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四十六)

边修文边更新的产物,依旧是现代篇。


——————————————————————————————————————————————————


第四十六章:再见故人


“好——Cut!墓王之王第二季,楼满风杀青!”


随着导演的话音落下,一群人朝着Evan拥了上来。Evan接过花束,笑吟吟地向剧组人员温柔致谢。摄像大哥扛着摄像机,尽职地拍下杀青花絮。


“Evan,粉丝已经在外面等咯!”助理小姐匆匆地跑过来通知。


“好,我马上就过去。”


大冷天的,Evan不忍粉丝在外头等太久,连妆也没卸,只在外头裹了一件长款羽绒服,确定把身上的古装都遮住了后,直接去了应援处。


“Evan!”


“马马!”


等候已久的粉丝看见Evan后,尖叫声此起彼伏。


Evan温和地向大家打招呼:“你们好,你们好,辛苦了。”他毫不意外地在粉丝群中看见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


“不辛苦!”


冬天的粉丝应援是挂了应援横幅的餐车,粉丝先给Evan送上一杯温度适中的可乐姜茶。


Evan用吸管喝了几口,嗯,虽然味道有点点怪,但是很暖和。


“谢谢你们啦。”周围不断响起的拍照声把Evan带点腼腆又感激的笑容拍了下来。


小木马们一边说着“应该的”,一边在心中疯狂嚎叫:为什么马老师每拍一次古装就更美貌一层?颜值暴击啊啊啊啊啊啊!


喝完了姜丝可乐,马马接过粉丝们送的花束,然后和粉丝们聊起来。


“马马,这次拍第二季楼美风会换造型吗?”


“马马,什么时候可以再出个单曲?”


“马马,杀青后还有没有别的戏剧计划?”


粉丝们一个接着一个提问。


Evan颊边浮出一个小梨涡,他温柔耐心地一一回答粉丝的问题:“楼满风的造型肯定会有变啦,衣服换了也算变造型对不对……Emmm,单曲这个要看公司安排啦,我个人现在比较期待SpeXial接下来的新专辑,大概三四月份的时候吧,你们也可以期待一下……别的戏剧的话,重心应该暂时先放在新专辑上啦,不过戏剧也有在谈……Popo哦?Popo还在拍戏,但应该在年前大家都会杀青啦。”


有粉丝追问:“那接下来的戏剧会比较倾向古装还是时装?马马你这两年就只接了墓王的这两部古装诶。”


Evan笑答:“是时装啦,刚拍完一部古装,我也想换回时装试试。不过如果古装剧有好的机会或者邀请的话,我还是会接……这个现在都说不准啦。”


“啊,那也很期待!”


Evan笑笑,没有再接话了。这两年里,如果不是因为墓王之王是和易恩一起的双男主,他可能连一部古装都不会接,这也是他的心理医生贺医生给他的建议。贺医生说,Evan陷在自己的“梦”里太久了,他需要一个清醒的认知:Evan是个现代人。


Evan听从了贺医生的建议,在拍摄完《终极三国2017》后,基本都跟着团体活动跑,自己也休整了一段时间,随后接的戏都是类似于《终极一班5》之类的现代戏;后来他刷微博,看到许多粉丝都在期盼他和易恩能够一起出演墓王之王,算是延续双白的念想。Evan看了看《墓王之王》的动画,基本都是在“地下”的戏份,并不会太让他联想到天玑王宫那一年的生活,于是便接了下来。如今过了两年,他的状态正在慢慢恢复,虽然经纪人帮他谈的下一部戏还是时装,但他想,或许可以多尝试古装了。


——也省得粉丝们写文剪视频时,都吐槽我的古装角色不够分,哈!


§


约莫二十来分钟后,小助理来催Evan。粉丝们和Evan拍了几张合照后,依依不舍地与Evan告别。


Evan回到化妆室卸妆,洗去眼线,拆掉头套,镜中的古装男子逐渐变回了Evan熟悉的那个现代男人的模样。


“马老师回酒店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助理也喜欢跟着粉丝叫他一声老师。


“我不是Dylan,叫Evan就可以了啦。”Evan略感无奈的第N次纠正,“先回酒店吧。”


去和还在片场的易恩等人打了声招呼,Evan坐上保姆车,带着一车的礼物和食物,回到酒店。


“我这边没事了,你去忙别的吧。”Evan很爽快地给助理放了假。


助理走后,Evan把收到的杀青礼物给整理了一番,然后又给粉丝送的杀青蛋糕拍了照,预备晚上发微博感谢。


蛋糕等popo晚上下戏回来后一起吃好了,不过现在要不要放冰箱里呢?Evan歪着脑袋想了想,又看了看吹着热气的空调,还是把酒店房间配备的小冰箱给打开了,拿出一些饮料腾出位置,把蛋糕整个塞了进去。


归置好了东西,Evan拉上窗帘,脱得赤条条地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时,他的手机充着电,正在床头响得欢。Evan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去捞起一看,是子闳发来的微信。


子闳:嘿,bro,听说你今天杀青。我在东阳横店这边,有空的话要不要过来聚一聚?我请你吃饭,我找到一家水煮鱼,超级棒。


Evan放下毛巾,给他回讯息。


Evan:你这几天不是休假?怎么跑横店这边来了?


等了一分钟,见子闳没有回复,Evan放下手机,先去吹头发。等他花了五分钟把头发弄干,子闳的回复已经到了。


子闳:有私事过来处理,顺便玩一圈。你现在已经杀青了?


Evan:嗯,上午就杀青了,刚回酒店,顺便还洗了个澡。这两天没别的事的话我应该还是在这边呆着,万一导演有镜头要补拍什么的我也可以随叫随到。过两天易恩应该也杀青了,到时候一起回台北。


子闳:那你今天下午要待命吗?还是你比较想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


Evan:不用待命,不用睡觉。


Evan:地点?约几点?


子闳:午饭时间已经过了,要不约晚饭吧?这家店是新开张的,人还蛮多,我们稍微早一点吃,六点,怎么样?


子闳:[定位]


Evan:OK,六点见。


Evan:你现在就在那边?


子闳:这附近有个大商城,我在里面和朋友逛。


子闳:那就说定了,六点见。


Evan:好,拜噗。


子闳:……Bye!


关了微信,Evan揉揉自己因为耽误了午餐而咕咕叫的肚子,查了一下子闳说的那家店的附近,发现有各种餐馆小吃,有星巴克,还有电影院。Evan算了算从这里到市区的车程,发现他可以现在动身,在那边的星巴克吃点下午茶,逛一逛,然后差不多就六点了。


打定了主意,Evan换了身衣服,戴好保暖的毛线帽,拿了手机钱包充电宝等物就出门了。哦,横店的冬天简直能把满格的手机活生生冻没电,Evan之前就吃过亏,幸亏那时他身上还是带了现金的,不然的话连回酒店都成问题。更神奇的是,有一回Evan从横店的机场出发,要飞回台湾,手机在登机前被冻得只剩15%的电,结果上了飞机后没多久,居然又变成了47%的电量。神奇得Evan赶紧掏出充电线把电量充满。


打车去了市区,Evan一下车,就被冻成了懵逼状态。他赶紧进了商城,找到星巴克躲了进去。


呼,星巴克的暖气就是足。


这个点儿的星巴克很空,放眼望去,有不少空座。Evan便点了一份芝士蛋糕,一杯大杯的拿铁,然后拿着小票站在柜台边,一边刷手机一边等,嗯,微博上已经有杀青应援的图透出来了,还有动作快的画手上传了Q版应援图,看得Evan眉眼弯弯。


易恩发来微信。


易恩:马马,你的助理跑到片场来帮我这边了,她说你没叫她定午餐。你吃午饭了吗?


Evan暖暖一笑,正准备回复——


“一杯卡布奇诺,中杯,谢谢。”


清和的女声夹在星巴克的音乐声里,钻进Evan的耳朵。Evan打字的手下意识地顿了顿。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好像是……


背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Evan的双眼突然圆睁,猛地转过了身。


来人脚蹬一双8公分的牛皮长靴,身穿桃粉色高领线衫,外套一件象牙白的长大衣,看见Evan转过了身,对他友好地微微一笑。


Evan看着眼前女子的容貌,一脸震惊。


女子似乎是觉得Evan此刻的表情相当有趣,朝他歪歪头。柔顺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女子顺手捋起,别到耳后。


Evan很快反应了过来。不,这不是陶灼华,应该是像他与蹇宾、易恩与小齐、子闳与耿絜等人一样,只是在这个时空里的一个和陶灼华一模一样的人。


这个说法让Evan恢复了冷静,他正待回以一个友好致歉的笑,眼前这个与陶灼华一般容貌的女子已抢在他的前面开口。


只见她注视着Evan,笑吟吟地道:“看你这副好像见了鬼的模样,就知道,你还记得我。Right,‘好人’?”


§


直到取了拿铁和芝士蛋糕,跟着陶灼华找到一个靠里的双人座坐下后,Evan还处在晕晕乎乎的状态。


“你……”Evan嘴巴张了半天,只吐出一个音节,完全不知该说什么、怎么说。


陶灼华倒比Evan从容许多,甚至和Evan聊起了天:“我记得你今天好像是杀青来着。”


Evan不太懂为什么这种场合下他们的第一个话题会是……这么轻松的一个话题。“呃,对,上午杀青的……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陶灼华一脸“你是傻子吗”的表情看他:“你是明星,我follow你的微博,有问题?”


“嗯?呃,没问题。”Evan下意识地摇摇头,随即想起来,这不是重点,重点难道不是为什么陶灼华会follow自己吗?


陶灼华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答:“不止你,你们SpeXial的成员,我都有关注。”


Evan脱口而出便是一句:“谢谢你喜欢我们。”说完,他才反应过来眼前人的身份还有同自己的渊源,顿时一脸尴尬。


陶灼华忍俊不禁:“没想到你本人还挺可爱的。”


Evan:“……”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突然响起的手机提示音拯救了Evan——是易恩的电话。


Evan朝陶灼华比了个抱歉的手势,陶灼华抬抬手,示意他自便。Evan接起了电话:“喂,易恩。”


“马马,你微信刚刚显示正在输入,结果一直都没回我消息诶!”手机那头的易恩不满地发牢骚。


“啊!Sorry,我这边刚刚临时有点事。”Evan这才想起来自己回复了一半的微信,赶忙再三道歉,“抱歉啦。”


“好啦,没关系,谁叫本大爷大度呢?不过我差点以为你怎么了,吓死!”易恩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一点撒娇的味道。


Evan不由自主地柔下声线安抚他:“对不起嘛,我下次不会忘了。”


易恩听着电话里的响动,孩子气地皱起了鼻子:“你不在酒店吗?”


“呃,我在市区……子闳刚好来这边办点事,他知道我今天杀青,顺便约我出来吃个晚饭。”Evan解释。


“厚!你们居然背着我出去玩!太过分了啦。”易恩半真半假地抱怨。


Evan朝着对面的陶灼华歉意地笑笑,接着安抚易恩:“子闳说这边有一家新开的水煮鱼店不错,所以跟我约。我试试看好不好,如果好的话,等你过两天杀青了,我再请你来吃。今天晚上的话我不确定是不是吃完后直接回来,你如果回来得早的话,房间冰箱里有粉丝送的杀青应援蛋糕,你记得吃。然后下了戏就抓紧时间洗热水澡,不要只顾着玩手机,结果又拖到超级晚。”


对面的陶灼华一下子被咖啡呛到,咳出了声。她立刻捂着嘴撇过头去,不断地嗽。


易恩重重地拧起了眉:“马马,你旁边有人?”还是个女的?


Evan:“呃……碰到一个朋友。好啦,你还在拍戏吧?我先不和你说咯。”


“好吧。”易恩的声音听起来怪失落的,“那你尽量也早点回来,不然晚上超级冷的。”


“嗯,我知道。拜。”


Evan挂了电话后,陶灼华转了回来。她脸上已无调笑的意味。陶灼华认真地同Evan道歉:“抱歉,我知道你们是CP,但我没想到你们私底下的相处是……这样的。”


Evan有些不自在地道:“Emmmm,易恩是团里的老幺,所以……”他不自觉地做了几个手势,想说“你懂得”。


陶灼华盯着Evan看了一会儿,突然又露出那种带着善意的玩味的笑容:“Well,你可能还不知道,我除了是你们SpeXial的团粉,我还是mapo豆腐。”


Mapo豆腐?这不是墓王第一季拍摄期间他和易恩的双人粉探班时,他们给粉丝取的粉丝名吗?陶灼华是mapo豆腐?他和易恩的……CP粉?


Evan目瞪口呆,觉得这个世界都玄幻。


“不相信?”陶灼华咬着吸管笑,“我其实还剪了好几个你俩的视频,传在b站上。”


Evan:“……你的b站ID是什么?”


“咳,蒸煮,请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你们俩官方糖已经够多了,请给同人一点活路好吗?话说17年的时候你们常州的那次活动,唱《无名将》你们两个居然还给我抹脖子?你知不知道我们做同人的都想掐死你们俩啊?发糖发不过你们,发刀子都还不如你们!我们同人不要面子哒?”陶灼华的一双丹凤眼弯起。从未见过她这般随性的笑的Evan突然有种跨越时空的感慨。


闲话扯了这么久,Evan终于理清自己的思绪,回到正题。


他问陶灼华道:“你怎么在这里?”


陶灼华眨眨眼,避重就轻:“我和我妹妹约在这里啊,我等她逛完街,然后一起去看电影。”


Evan刚想说他的问题不是这个意思,却突然意识到陶灼华的回答里透露了某个信息——“你妹妹?就是那个,呃,我是说……”


“是她,”陶灼华的笑容收了那种随意自在,逐渐变淡,“阿蓁,不过,她没有在‘那边’的记忆。”


Evan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良久,他才问:“你们姐妹两人,在这里,过的好吗?”


陶灼华挑眉:“我还以为你会问为什么我会有那里的记忆,而我妹妹没有;我在那里,又为什么会认出你;还有,这边和那边,你的奇遇,究竟是怎么回事。”


Evan浅笑着摇摇头:“我心里确实有不少疑问,但其实想来想去,那都不重要了。我们现在都好好地活着,活在当下,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好好活着,”陶灼华的目光渐渐垂下,“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但又不敢……”


“你放心!”猜到了陶灼华心意的Evan急急出声,“你放心,我承诺你的,我都做到了。他们……虽然有一段惊险,但是最终都很好,他们很健康,很可爱。”


“那我就放心了……”陶灼华的声音几乎被店里的音乐盖了过去。


Evan犹豫了一下,递了一包纸巾过去。


“谢谢。”陶灼华拿了一张,轻轻按住眼睛。她低着头,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表情。


隔着时空,Evan何尝不思念他的小苹果和小叶子。所以对于陶灼华现在的情绪,他感同身受。他只能多说说两个孩子的情况:“小苹……玭儿很活泼,醒着的时候一定要有人陪她玩耍,不然就要闹;桉儿刚好和他姐姐相反,很安静,也很黏人,特别黏我,有好几次我都是把他抱到我的房间一起睡觉的。不过那样玭儿就会很不满,最后我得抱着他们两个一起睡。半夜还得爬起来给他们换尿布。哈,这绝对是我人生中绝无仅有的经历……”


“多谢你,真的,”陶灼华抬起头,眼眶还残留着些许红,声音也有点哽咽,“我生了她们,却没能……”


“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玭儿和桉儿会理解你的。”Evan安慰她道。


陶灼华喝了一口热咖啡,勉强平定了情绪:“对了,你会画画吗?”


“会一点。你想我把他们的样子画下来给你吗?”


“如果可以的话,”陶灼华点点头,“我知道这辈子我是见不着他们了,如果能有他们的画像,对于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来说,好歹也是一种安慰。”


Evan轻轻颔首:“事实上,我自从从那边回来以后,我就画了不少他们两个的画像。我很害怕等时间长了,我就忘了他们长什么样。我养了他们一年,你知道的,小孩子长开之后,几乎一天一个样,变得很快。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再画一份送你。”


“多谢你,你真的是个‘好人’。”陶灼华诚心致谢。二人相视,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You know,我们公司一开始就让我走暖男路线的。”Evan调侃自己。


“那也是因为你本身的性格就很暖,在那边和你那么短的相处,我就感觉出来了,你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人。”陶灼华笑笑,从包里拿出纸笔,写下一串号码递给Evan:“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Evan收下:“OK,回头我会把我的号码也发给你。”


陶灼华调笑:“我到时候一定把你的备注改成‘Goodman’。”


Evan以手扶额,作出无奈状——他事后想起来自己这么慢热的一个人,居然能这么快和陶灼华相处得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时,也觉得很神奇。或许是因为他和陶灼华真切地拥有过一段共同的异时空生活吧,emmmm,他还是陶灼华生的两个孩子的“爸爸”——关系好乱。


Evan道:“我感觉你真的变好多诶,在那边的时候,你从来都不会这样。”


陶灼华耸耸肩:“在那边,我是被按着‘标准’训练出来的;这边相对于那儿,对我,对我妹妹,还有对许许多多的女子,都实在友好太多。既然是这样,我干嘛还要压抑自己?”


Evan宽慰地一笑:“看得出来,你们的生活都很不错。”


陶灼华笑道:“是啊。你大概猜不到,我还很巧的,成为了你的师妹。”


“嗯?”Evan睁大了眼。


“UBC,我去年刚考上那儿的博士,也是金融系。”陶灼华向Evan伸出柔荑般的右手,“幸会咯,学长。”


Evan一愣,赶忙握住了陶灼华的手:“幸会——那你好棒哦,博士诶!那你以后是打算……”


“事实上,我是在一边工作一边读博。”陶灼华向他介绍起了自己的现况,“事实上,我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就注册了一家属于我自己的公司,一开始是互联网相关产业的,后来发展到3000人的规模的时候,又加进了科研方向的内容。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在香港上市。”她压低了声音,“不过这个你可帮我保密,不要在外头说。”


Evan晓得轻重,点头应下。“没想到到了这边,你原来可以这么厉害。”他由衷地为陶灼华能活得这般精彩而感到高兴。


“厉害的还在后头,”陶灼华咬着吸管,朝着Evan狡黠一笑,“话说,我们公司之后的计划可能会涉及文化产业,尤其是娱乐事业。”


“在我分析来,你们SpeXial有身高有颜值,会演戏的能唱歌的能跳舞的还有主持的……简直十项全能,就是遇上了一个不靠谱的公司,实在可惜。”


“所以……你们SpeXial剩下的人,要不要考虑跳个槽?违约金我们公司包了,来了之后,待遇从优哦~”

 


TBC


————————————————————————————————————————————————


评论(2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