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展御猫和杰瑞鼠(1~3)

CP:《开封奇谈》展昭x《终极游侠》童英杰Jerry

有灵感就填坑系列


————————————————————————————————————————

第一章:姑娘还是美男?

五月的时日,正值仲夏,浓荫低树,清溪通云。杭州城外的官道上,一个红衣少年正策马而行。但见这个少年:身背一把宽刃宝剑,腰间别着一把只有小臂长短的短剑及一排鱼骨刺;浓眉微拧,杏目不转,薄唇轻抿——端得是一副正气少侠的模样。

官道上的行人见了,忍不住纷纷猜测:瞧这人的模样,莫不是有急事要进城?

于是便有从杭州城出来好心人给他提醒了:“少侠,前头的官道被堵了,若是要进城,恐怕要绕路。”

展昭一勒缰绳,询问:“官道被堵了?”

那人仰着头看他,答:“是啊,有两位大户人家的马车在前头冲撞了,那里现在又是女眷又是护院的,乱糟糟的一团,怕是一时间清不开。少侠若急着进城,喏,那条小路可行,绕一段,也可到城门。”

展昭听了,点点头,旋即朝着这位好心人一拱手:“多谢大伯相告。”

“无妨,无妨。”那老伯看着这个俊朗少年,觉得自己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展昭驾着马,改行小路。小路曲径通幽,倒比官道凉快了不少,沿途更有潺潺溪流。

展昭心中盘算着:要不要下河里去捉条鱼来?也不知道那楼外楼能不能用客人自带的鱼做西湖醋鱼啊?

正想着,展昭便往这河流中望去,却见一人背对着自己,正往那河底下沉去。就这么一瞬间,那河水已然没过那人的头顶。

展昭心道不好,杏眸圆睁,来不多想,当即使出轻功飞起至那人溺水处,右手成爪状伸出,探入水中,摸到了一个肩膀,便用力一提,想要把人拉出水面。孰料水花溅起,展昭的右手反被拽住——这溺水之人竟是个有身手的!

拍起水花击向展昭的脸,展昭被水糊了一脸,心知不妙,却已来不及。他被狠狠扯入水中。

“咳咳咳咳咳……”两阵咳嗽声响起。展昭钻出水面,抹了一把脸,甩掉碍事的水珠,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人:一头乌黑的青丝披散,凌乱地沾在修长的脖颈以及圆润的肩头上;一双桃花眼水波潋滟,眼尾微挑,眸含薄怒;因被呛了水而不住地掩唇轻嗽,隐约可闻那喘息,露出水面的胸脯微微起伏着。

好漂亮的人!展昭觉得这是他行走江湖以来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人了!嗯,比包大人喜欢的名伶还漂亮!

“你干嘛呀?!”美人咳够了,放下手,怒瞪着展昭,红润的樱唇开开合合,吐出的声音也好听得紧,细润清亮。

展昭回神,忙肃了颜,郑重劝道:“若有冤情,可至开封府去伸冤,何必轻生?”

“轻生?”童英杰觉得眼前这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小鬼简直脑子有坑,弄得自己以为遭人偷袭不说,还呛了水,哦,还被人看到洗澡,“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自杀?我岸上摆着衣服你没看见吗?”

咦,衣服?

展昭扭过头,果然岸边的树荫下铺着一张布,上头整整齐齐地码着衣裳鞋袜等物。

原来这个漂亮姑娘是在洗澡,不是轻生啊。

展昭松了一口气。

嗯?等等!

……洗?澡?

洗!澡!

童英杰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在一秒钟之内红透了整张脸以及耳朵和脖子,然后迅速转身背对着自己。

还挺纯情的么。

童英杰决定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这个事了,毕竟人家也是好心,以为自己溺水了才来救人的。唔,看在他湿透了的份上,待会儿赔他一身衣服,就算扯平。

童英杰打定主意,正要开口,却听眼前的少年出了声。

展昭缩着脖子,简直羞成了一团:“是在下未曾看清,打扰了姑娘洗澡,并非故意唐突,还请姑娘见谅。”

童英杰眨眨眼,啥?

姑娘?

姑娘!

“你眼瞎吗?!我是男的!”童英杰大怒,气冲冲地朝着展昭吼。

诶,男的?

展昭条件反射地转过身。童英杰明显被气得不轻,双颊泛红。眼见展昭上下打量,眼中那意思分明就是“怎么可能是个男的”,童英杰气昏了头,索性站直了腿,露出了掩在水下的赤裸胸膛。

展昭便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看:哦,果然是个男的。

童英杰被盯得十二万分不自在,暗骂自己刚才的行为简直脑残,又不肯欲盖弥彰地缩回去,只能凶巴巴地瞪回去。

哼!超凶.jpg

白玉一般的胸膛轻微起伏着,晶莹剔透的水珠从细腻的肌肤上滚落,这让展昭想起了那最为鲜嫩肥美的小白鱼从水里撩起来时的样子。于是展昭忍不住对着童英杰的胸咽了一口口水。

童英杰顿时炸了。嘶——原来是遇上变态了!

童英杰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隔空一掌拍向展昭,溅起一大片水花,又糊了展昭一头一脸。展昭闪避不及,待再能看清时,童英杰已经飞身上岸,一袭白衣罩在了身上。

站在岸上的童英杰微微侧身,斜睨还在水中的展昭,冷哼一声,一闪身,眨眼就没了踪影。

展昭一愣,随即惊叹:好快的身手,连自己都没看清!

不过多想无益,追根究底是自己闹了乌龙。展昭在河里看了看,也没见着一尾大鱼,垂头丧气地上了岸,换了一身衣服,重新背好剑、暗器等物,上了马,继续朝着杭州城的方向而去。

展昭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童英杰重新出现在这条小河边,脱了衣裳,踩着木托下了水。

开玩笑,澡还没洗完呢!

————————————————————————————————————————

第二章:穿越,又见穿越

八百年前,有个叫司马昭的人想要篡位,于是民间便有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句俗语。

八百年后,有个叫襄阳王的家伙同样想篡位,不过他可比司马昭聪明多了,没弄得人尽皆知,只有一句:“襄阳王之心,王室皆知。”

童英杰觉得就很气啊,为什么他摊上的都是这样以搞事为乐的直系长辈?(︶︿︶)

话说遥远的21世纪,在剧恒、剧云、童英杰等人与童定川的大战结束后,童定川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解了逆脉之蔑的童英杰毫无争议地碾压了童家其他人,接手了蓝海集团。童英杰“大义灭亲”,将蓝海集团旗下的一些不法机构该关的关该举报的举报,整整翘了一个月的课,才把童定川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干净,让蓝海集团重新走上正轨。什么?你问蓝海大学的蓝鲸会怎么办?童英杰哪还有空管这个!蓝鲸会的事只有让蓝波这个不着调的副会长赶鸭子上架挑大梁。蓝波忙成了菠萝头,天天到处抓壮丁,连女神萧敏被童英杰强制送回美国去念书的事都没空管。

就这么过了一年,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归了正常,童英杰这才松了一大口气。此时年关将近,剧恒和艾丽丝这一对你侬我侬闪瞎旁人,母亲童亦男的病情也因为剧云的归来而大有好转,于是童英杰不禁在想:他是不是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比如陪妈出去旅行一次?

事实证明,老天爷可能看不过有钱人闲下来享受生活。就是那天傍晚,童英杰接到艾丽丝的电话,咋咋呼呼地要他帮忙去接那个东联会叫普普的小丫头然后送去xx商场,她们几个女孩子约好了要去血拼。翻了个白眼的童英杰在接上普普后,刚冒出要放假的念头,昂贵的布加迪便迎面撞上了一辆从拐角处突然冲出来的大货车——

——然后童英杰就成了一千年前北宋时期襄阳王赵爵的嫡子,赵祗。

Emmmm……

作为襄阳王有且仅有的儿子,童英杰在不得不接受这个穿越的现实后,其实还挺满意。因为他的娘虽然早逝——虽然这么说有点不人道,但是童英杰确实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心中的母亲只有现代的童亦男——但是这襄阳王赵爵却一直没有再娶,更没搞出一些庶弟来碍童英杰的眼。不仅如此,赵爵对于童英杰也是真心疼爱,反正童英杰觉得,他在这北宋的童年,可比当初在现代的要好多了。

……如果没有他的双胞胎妹妹赵祾告诉自己,这便宜爹将来是个造反失败的反派货色的话。

童英杰觉得自己心好累,刚搞定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爷爷,转眼又出来一个想要造反当皇帝的爹爹。

哦,啥?你问为毛赵祾会知道将来赵爵要造反?

咳咳,忘了说,穿越的不止童英杰一个,那个和他同一车的普普也穿过来了,还好死不死地穿成了童英杰的龙凤胎妹妹。

身为来自现代的腐女,林普普怎么会不知道猫鼠&鼠猫这一经典中国耽美CP呢?所以当知道自己穿成了大反派襄阳王的闺女儿后,普普的第一反应便是——

来人,给姑奶奶拆了那个姓冲的违章建筑!(#`皿´)

童英杰:……妈的智障。(= _ =)

兄妹俩的相认过程其实很无语。那时两人刚能流利说话没多久,乳母们抱着两人闲聊时,不经意间终于让俩兄妹知道了他们王爷爹封号襄阳王,童英杰没什么反应,普普直接目瞪口呆。在乳母们走后,普普的一句“Fuck”让童英杰差点呛口水。

小姑奶奶你注意点好不好?你面前还有个婴儿!婴儿!

“Language!”秉承着不能说脏话的教育的童英杰反击教训妹妹。

于是,来自现代的两人就这么相认了。

§

终于搞清楚现况的兄妹俩甩开下人,找了处秘密基地开会。

“Jerry,我觉得我们得为自己留好后路,顺便监督老爹,拆了那个叫冲霄楼的违章建筑。”普普严肃地说,然后往嘴巴里塞了一片苹果。

“干脆重建蓝鲸会,有个秘密的江湖势力,以后要脱身什么的也容易一点吧?”童英杰说着,咬了一瓣橘子。

普普含着苹果,含糊不清地说:“那好,我们可以分头行事,你建蓝鲸会,我建东联会,效率高点,到时候拆了那个违章建筑。”

童英杰吐出橘子籽,怀疑地看着她:“你又不是东联会的会长,你搞得定?”

普普鄙视地看了童英杰一眼,抢走他手边碟子里的梨子:“你以为我跟着春丽是每天都在买买买吗?”

童英杰反抢了普普的柚子:“你们不买买买,我能穿越吗?”

“哼!”

“对了,咱爹他兄弟是不是就是那个签了檀渊之盟的宋真宗?”

普普算了算辈分:“没错,传说中的杨家将七子去六子回就是被这货连累的。要是穿越成他的女儿,姑奶奶就不拆违章建筑,改拆他了。”

“他现在好像还在当政?”

“……好像是的。”

童英杰擦擦手上的水果汁,然后用肉呼呼的小手摸摸下巴,像背课文一般地说道:“真宗御驾亲征,宋辽签订澶渊之盟,开创了以输岁币求苟安的恶例。他在位的后期,大兴祥瑞,东封泰山,西祀汾阳,粉饰太平,又广建佛寺道观,伤民伤财,导致社会矛盾激化,使得宋王朝的内忧外患日趋严重……”

普普鄙视地嗤笑一声,拿起一颗葡萄:“历代东封泰山的帝王里面,就属这位最不合格——Jerry你别以为只有你历史好。”

童英杰若有所思的叉了一块苹果:“东封泰山好像是景德五年,就是我们出生前一年;西祀汾阳那会儿我们两岁。既然如此……要不我们还是帮爹把位篡了吧?不过其实他儿子还是可以的,仁宗啊。”

普普一脸无所谓,嘴里含着橙子肉:“只要拆了那违章建筑,我都OK。”

童英杰咽下苹果,继续思考篡位的可能性:“赵光义不就是这么抢了赵匡胤的皇位的吗?再来一次应该也见怪不怪了?”

普普提醒他:“那个刘娥还虎视眈眈地搁那儿盯着呢。这个伯母可不简单哦,从唱戏的一路蹿到皇后,日后还是个掌握朝政的太后。”

童英杰摇摇头:“赵祯也挺可怜的……”

普普掰了一瓣橘子:“所以说,篡位要趁早,你看咱爹有这个觉悟?”

童英杰泄气:“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没有了。”

嗯,赵祗。祗,敬也。

赵爵还没准备好篡位,他们两个小鬼是剃头担子一头热,没用!

童英杰和普普对视一眼,敲下此次会议的结果:暂弃篡位,保命为上。

“还要拆了那个违章建筑!”普普补充。

童英杰抽抽嘴角,不想理这个便宜妹妹。

“世子——郡主——您在哪儿啊——”

远处传来下人们寻找的声音,躲在假山之中的童英杰和普普擦干净嘴巴,然后把果盘丢进池子里,毁尸灭迹。

§

大中祥符七年,襄阳王世子与郡主五岁生辰之际,襄阳王府来了一位游方道士,为二人批命“富贵早夭”,惹怒襄阳王,斥之为妖言惑众;奈何随后批命一一应验,赵祗落水,赵祾发热。襄阳王赵爵不得不忍痛割爱,将一双儿女送走,拜某两位江湖人为师,出去游历学艺,并勒令过了十八方可回京。官家此时正值多病多思之际,未免一同伤感了一回,还赐了两块令牌与赵祗赵祾,以示恩宠。

八年后,乾兴元年,宋真宗赵恒驾崩,留下遗诏,让年仅十二岁的太子赵祯继位,皇叔赵爵与太后刘氏共同辅政。

—————————————————————————————————————————

第三章:全鱼宴事

展昭拿着从自家大人手里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俸禄,扒拉掉住房的钱后,剩下的堪堪够在楼外楼点一顿西湖醋鱼。

真贵!

等待的时候展昭戳着筷子百无聊赖地想。

不过这楼外楼贵也有它贵的道理。能在杭州城成为领头的酒楼,其饭菜滋味自然不消说,据不可靠消息:楼外楼的三大主厨都曾被点为御厨,但这三人却因不喜宫中约束的生活而集体婉拒了,情愿留在杭州,让百姓能一尝手艺。此话一出,便是官家也不好再计较,否则弄得好似与民争利一般。就这么,楼外楼的名气更上层楼。此外,楼外楼的装潢在这杭州城也是首屈一指:一共建了四层,一二层接待散客,三层是雅间,四层是贵宾间。雅间与贵宾间的区别便在于,雅间不过格出厢来供客单独用膳,贵宾间却还置了床榻、文房四宝等物,可供小憩或玩乐。不过不论是在哪一层,冬日皆有上好的炭盆取暖,夏日皆有冰鉴供凉。

展昭的位置便靠近冰鉴,凉丝丝的冷气沁入肌肤,让他舒服地长出一口气。

贵点儿就贵点儿吧。

“欢迎光临!”楼外楼门口的四位迎宾姑娘又齐齐喊了起来。展昭下意识地看过去,却是一愣——是方才在河中沐浴那人!

思及半个多时辰前的那场乌龙,展昭顿时俏红了一张俊脸,埋下头,祈祷这人别看见自己。

奈何——

埋着头的展昭只用余光瞥见一抹白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扣扣。”

童英杰伸手在展昭的桌边敲了两下。

展昭抬起头。童英杰身着一件银绣竹林虎纹锦缎素衣,一头长发用同色白玉冠简单束起,让展昭一时间有些看呆:真好看呀!

童英杰面色不善地又在桌上敲了两下,声响比方才重。“喂!”

“呃,这、这位公子……”展昭发现自己对着这个被自己错认成姑娘的人,总有些心虚气短。他干咳一声,赶紧摆出素日的冷面模样:“这位公子可有事?”

哟,刚才还害羞,一下子就理直气壮了?童英杰挑起右眉,平直地道:“方才之事虽是误会一场,但你总归是存了救人之心。我不喜欢欠人人情,既然在这里遇见,我便请你吃顿饭,此事就算揭过。”

虽然是个很诱人的邀请,但展昭自认无功不受禄:“这位公子也说了是误会一场,再者方才在下也无礼,多有冲撞。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展昭难得讲了这么多话。

童英杰另一边的眉也挑起了,一脸不悦:“那随你吧。”

正好此时跑堂的伙计来给展昭上菜,然后看了看展昭桌上的点单,与自己手中的一核对:“客观,您的菜上全了,请慢用。”

展昭动了动鼻子:好香啊!

他朝伙计微微颔首:“多谢。”

童英杰瞥了一眼。啧,就一盘糖醋鱼加一碗饭?

童英杰的一双桃眸中泛出几点狡黠。他对着招呼自己的伙计说:“六号贵宾间,老样子,再加点一席全鱼宴。”

全鱼宴!

展昭的杏眼“噌”地一下就亮了。

童英杰转向展昭,勾起唇角,扬起一个完美无瑕的微笑:“既然这位少侠坚持,那在下就不打扰少侠用膳了。”说罢,他一甩衣袖,施施然上楼。

他是故意的!

展昭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人的用意。长得这么好看,心眼怎么这么小?

展昭用筷子戳着米饭,委屈地在心中碎碎念:全鱼宴,全鱼宴……

唉,算了,有条糖醋鱼也可以了。

……不过,他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喜欢吃鱼的?

§

童英杰前脚进了贵宾间坐定,后脚这楼外楼的徐掌柜就上来拜见了。

“公子。”徐掌柜恭恭敬敬地行礼。

“嗯。”童英杰抬抬眼,淡淡地应了声,面无表情,喜怒不形于色,与方才楼下那个狡黠使坏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童英杰这副不冷不热地态度并未让徐掌柜不悦,反而愈发恭敬:“公子今日前来,可要查账?”

童英杰微微颔首:“一会儿待我用罢了饭,你便将这个月的账送来。”

“是。”徐掌柜应喏。他的年纪比眼前这人大了一轮有余,却丝毫不敢看轻这位年纪轻轻的东家。但凡是看轻这位童公子的,呵,他的上一任俞掌柜,就是前车之鉴。

徐掌柜退下,酒楼中的伙计先给童英杰上了饮子与凉菜。其中一道拍黄瓜蘸着醋吃,正是开胃。童英杰怕热,这样爽口的小菜便格外合他心意。

等了一会儿,片成片儿的烤鸭、银丝豆芽、豆腐火腿、炒三鲜等菜就陆续呈上,而后便是十二道鱼菜的全鱼宴,最后摆上来、置于桌子中央的,是一锅老鸭汤。

童英杰起筷时顿了顿。方才为了逗那人,顺口便这样点了,如今看来,这一桌的席面,自己肯定是吃不完的。他两世都是养尊处优地长大,日子过的虽然奢华却不奢靡,浪费食物什么的,童英杰还是有些犯难。

想了想,他点了个小伙计:“你。”

“公子有事吩咐?”

“你去下头悄悄瞧方才那红衣少侠还在不在。他若是在,你便将这几盘鱼端给他。”童英杰用筷子点了点其中六道,“若是不在,悄悄回来别惊动人。”

那小伙计想了想,壮着胆子问:“那若是那位少侠在却不领公子好意……”

“不领?”童英杰冷笑了一声,“不领便拿去后院喂猫!”

小伙计赶忙应喏退下。

§

展昭点的糖醋鱼是用草鱼所做。盘中鱼还保持着鱼的模样,整整齐齐,鱼皮炸得金脆,整盘鱼的表面还浇了一层雄黄色的浓汁,闻起来便是一股酸甜开胃的味道。展昭迫不及待地下筷,夹了一块鱼腹的肉。草鱼的肉质鲜嫩而不腻,且毫无腥味,想来是做的时候加了特制的料酒去腥。展昭吃鱼这么多年,竟然分辨不出这料酒的配料。鱼皮嚼得嘎嘣脆,满是香气。汤汁浓稠酸甜,甘咸可口。

食指大动的展昭一筷比一筷快,吃得风卷残云。不到一刻钟,一条鱼就被展昭卷入腹中,鱼骨被啃得晶莹剔透,整齐地码在桌子上。

展昭抹抹嘴,意犹未尽地感叹了声:真好吃!

可惜没吃够。

展昭想起了方才那白衣男子说的全鱼宴。一条糖醋鱼都这么好吃了,如果是整桌的全鱼宴……

馋成小猫的展昭决定回去以后要好好攒钱,再也不随便借给包大人去买名伶杂志了,争取明年……嗯,后年吧,后年的时候能来这里吃一顿全鱼宴!

将盘中剩下的汁浇到米饭里拌了几下,展昭就着这“糖醋拌饭”几口扒完,正待起身走人,却见店中伙计抬着一张大托盘,上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六盘鱼膳。

“客观,您的菜来了。”

展昭愣愣地看着小伙计手脚麻利地把六盘鱼给他摆上。“我没……”

“这是方才那位公子请您的。”小伙计笑嘻嘻地对展昭说。他伶俐得很,方才听了这二人间的一番你来我往,便绝口不提什么人情功禄,另辟蹊径道:“相逢即是有缘,只当是与少侠交个朋友。还请少侠享用。”说罢,提着木托盘就溜。

展昭:“……”

不得不说,小伙计的这番说辞让展昭啊没了推脱的余地。他闻着各种鱼膳的香气,最后不争气地吸吸口水,坐回位置重新执起筷。

童英杰命人给展昭送下来的六盘鱼分别是双椒鱼头、酒烧鱼块、酥炸小黄花鱼、口水鱼、红烧鱼和银雪鱼。双椒鱼头一边红椒一边泡椒,红绿相衬,辣味从汤渗进到了每一丝肉理,展昭甚至觉得连剔出来的鱼骨都泛着辣味。酒烧鱼块,酒味苦中带甘,展昭不知这又是何种酒,浸在鱼的肉上,别有一番独特滋味。酥炸小黄鱼更是不必说,绝对找不出一处炸焦了的,嫩黄的色泽均匀,别出心裁地用荷叶衬着底,即便是油炸,也不会让人觉得炎炎夏日中此菜太过油腻。口水鱼则是加了油炸花生、熟白芝麻、豆豉、老姜、香葱、蒜末等物,炒至六成熟后和鱼加在一块,仿佛大杂烩一般,故名“口水鱼”;一盆子鱼上头还浇了一勺滚红的辣椒油,吃一口,仿佛整个人都同这菜是一个色儿的了。红烧鱼的花刀打得极漂亮,选用的鲫鱼的肉嫩,整道菜香嫩酥软。而银雪鱼比起前面五道来显得寡淡不少,银雪鱼的肉质鲜嫩且无刺,展昭一尝便尝出来,这必定是极难捕捞的深海鱼,他曾随包大人吃过一次御宴,只分到小小一盘,吃过之后展昭简直对那味道难以忘怀;不想如今在这杭州城再次尝到,据说这银雪鱼小小一盘便抵得上他一年的俸禄,眼前这盘分量绝对不少,价格绝对不菲。展昭有些咋舌,那位白衣公子的出手可真大方。他小心翼翼地搛起一筷放进口中细品,嗯,雪鱼切成小粒与山药放在一块勾芡出来,色泽清白,清淡爽口,入口即溶——嗯,果然是记忆中的味道!

展昭幸福地眯起了眼,像只满足又惬意的猫咪。

小伙计瞥见了这一幕,心知这是对方接受了,于是放心地再来到桌边给展昭呈上米饭。

“你帮我多谢那位公子。”展昭诚心诚意地道。

小伙计点头应下,而后去了贵宾间,向童英杰禀报。童英杰听罢,想着还清了人情,便将此事彻底抛去脑后。

“公子可要在城中歇脚?”他问。

童英杰慢条斯理地点点头。

小伙计遂道:“那公子可要小的派人去香格客栈安排?”

童英杰“嗯”了一声。他微微偏头,看向小伙计:“你倒是机灵,叫什么?”

小伙计被这般一问,喜笑颜开,露出两颗小虎牙:“小的徐茗,这里的人都叫小的阿茗。”

童英杰想了想:“你是徐掌柜的儿子?”

“公子英明。”

“倒是个能干的,”童英杰随手打赏了几个金锞子,“跟着你爹多学些东西。”

“谢公子。”徐茗笑。

评论(3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