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五十一)

前情提要:蹇宾意识到了自己对待儿女上的偏心,与小陶谡温情谈话;是夜,蹇宾与齐之侃讨论成立学堂一事,小陶谡做噩梦前来敲门,蹇宾与齐之侃便和小陶谡一同睡了。

—————————————————————————————————————————

第五十一章:跳槽

第二日清晨,小陶谡是被身侧的动静惊醒的。

他脑中还惦记着昨夜自己是胆怯地来找蹇宾的,没想到他的爹爹很温柔地把他抱上床,真的答应了他一起睡。小陶谡总担心着这又是自己的一个梦,于是身侧稍有些大的动静,他便一反常态地惊醒了,努力睁开眼往旁边瞧。

齐之侃看见小陶谡揉着眼看自己时,还愣了一下:“小叶子今日怎么醒这般早?”

“齐叔叔……”小陶谡软软地叫了声,再转过头去看另一边——嗯,爹爹还在。

小陶谡不由自主地露出安心的眼神来。

也不知是不是早起时人因着尚未全然清醒故而特别容易心软的缘故,齐之侃瞧小陶谡的样子,心里头软得似甜糯糕一般,恨不得把人抱在怀里好好疼宠。他遂俯下身,给小陶谡拢了拢被子,柔声问:“是不是齐叔叔吵醒你了?”

小陶谡很是乖巧地摇了摇头。

齐之侃温和一笑。除了他起身的动静,还有什么能让这小睡神这会子醒的?齐之侃愈发心疼小陶谡了,心里对他的懂事熨帖不已。

“齐叔叔,你去干嘛呀?”小陶谡压着稚嫩的声音轻声问。

“齐叔叔要去练剑啊。小叶子你陪爹爹再睡会儿罢,到了时辰会有人来叫小叶子起床的。”齐之侃说着,小心翼翼地跨过睡在最外侧的蹇宾,下了榻。

这时蹇宾也醒了,迷蒙着一双泛水的桃眸呢喃:“小齐这就去练剑了?”

“嗯。”齐之侃披上外衫,顺便嘱咐蹇宾,“阿蹇你陪小叶子再睡会儿罢。”

蹇宾迷迷瞪瞪的,这才想起昨晚好像是和儿子一起睡的。一偏头,果然发现小陶谡把眼睛睁得圆溜溜地看着自己。

蹇宾忍不住朝着小陶谡露出一个微笑,顺手轻轻拧了拧他的小脸蛋儿:“小叶子可还困?爹爹抱着你再睡一会子罢。”

“好。”小陶谡求之不得,翻了个身,往蹇宾的怀里拱着。

蹇宾长臂一揽,捞过小陶谡让他睡在自己的臂弯里。嗯,儿子软乎乎圆滚滚的,抱着真舒服。

齐之侃看着父子二人这温情一幕,不由欣慰一笑,悄声退出了寝殿。

§

小陶谡跑来柏熹殿睡了一夜的直接后果就是:小陶诗生气了。

一早醒来发觉少了个弟弟,小陶诗吓了一跳。她是长姐,纵使多得娇宠,素日里大人们还是会教导她要照顾好两个弟弟。醒转的小陶诗发现小陶谡不见了,第一个反应便是:我把弟弟弄丢了?

小陶诗赶紧跳下床钻进床底去找,见床底没有,她又去翻柜子箱笼。

“公主这是作甚呀!”宫人们吓得赶紧把人抱回床上盖好被子,然后拿来衣裳准备给小陶诗换。

“弟弟呢?小叶子不见了!”小陶诗很急。

小齐谔也醒了,听到这个,差点从他的小床上弹起:“小叶子不见了?”

宫人们松了口气,一边服侍两位小主子更衣,一边答:“昨儿晚间王子梦魇了,所以去寻王上一道睡。见公主和公子睡得沉,便没有叫公主和公子一道。”

“弟弟和爹爹齐叔叔一起睡觉?”小陶诗惊愕地睁大了那双凤眼,小齐谔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服侍穿衣的宫人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是啊。”

叛徒!小齐谔握拳。

坏人!小陶诗撅嘴。

于是,下了朝的蹇宾和齐之侃一回到宫里,就看到一只披头散发的低气压苹果。

“为什么弟弟可以和爹爹还有齐叔叔一起睡,我就不可以?”宫人们一退下,小陶诗就从蹇宾的御榻上蹦了起来,踩在被子上,叉着腰,愤怒地质问面面相觑的蹇宾和齐之侃,“我还是不是你们最爱的小苹果了?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阿蹇又教了小苹果甚么表情包语言了?齐之侃斜了蹇宾一眼。

蹇宾干咳一声,转移话题,以眼神询问齐之侃:小苹果今日怎么没去上课?

今个儿是他们的休沐日。齐之侃用眼神回答。

哦,那惨了!蹇宾朝着齐之侃露出无奈的目光。

蹇宾上前去抱小公主,小陶诗虽然生气,但还是乖乖地让蹇宾抱了。

“小苹果乖~”蹇宾的声音轻柔得不像话。他用手捋着小陶诗散乱的头发,顺毛。

小陶诗哼了一声,高高地撅着嘴别过头去。她以为蹇宾看不到,葡萄一般的眼珠便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心中得意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蹇宾见状,悬着的心放下了大半。看来女儿不是真的生气,只是闹了别扭想要大人哄哄罢了。

于是他道:“小苹果乖啊,弟弟昨天晚上做噩梦了,觉得害怕,所以来找爹爹和齐叔叔睡。对吧,小齐?”蹇宾拉上齐之侃作证。

齐之侃倒了半盏温水走过来,道:“是啊,小苹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来,喝点水罢。”

“哼唧!”小陶诗头一别,把脸藏进蹇宾的怀里,拒绝了齐之侃递过来的水。

“小苹果。”两个大人都有一些无奈。

想着既然不是真的生气,蹇宾便要好声好气地同她讲道理:“小苹果,不可以这样子啊。小叶子是弟弟,同你一样,都是爹爹的宝贝,你不能不许他同爹爹一起睡啊。”

听了这话,小陶诗一下子就从蹇宾的怀里抬起头。若说方才的生气还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在里头,这会儿小陶诗却是真的恼火了。

“我没有不许弟弟和爹爹齐叔叔一起睡觉!”出离愤怒的小陶诗冲着蹇宾大叫,“爹爹冤枉小苹果!”

“好好好,你没有你没有。”蹇宾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投降。

小陶诗却觉得蹇宾在敷衍自己:“没有没有没有!小苹果没有!”小公主气得快哭出来了,连连咳嗽。

齐之侃忙搁了茶盏蹲下身,同蹇宾一起轻拍着小陶诗的背:“好好好,没有便是没有,小苹果莫急。你瞧你一急便要闹咳嗽。”

蹇宾也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自己方才的那句话,意识到了不妥,忙向小陶诗道歉:“小苹果对不住啊,是爹爹不好,爹爹说错话了。我们的小苹果是全天下最好的姐姐了,不小气的。”

小陶诗一边咳嗽一边辩解:“是的……咳咳……小……咳……小苹果很、很大方的!”

小陶诗终于咳完了,嗽出的泪珠要掉不掉地挂在她如小扇子一般的睫羽上。她委屈巴巴地道:“小苹果没有不让弟弟和爹爹齐叔叔一起睡。可是小苹果也好久没有和爹爹还有齐叔叔一起睡了,为什么弟弟可以小苹果就不可以?”

“因为小叶子是男孩子,爹爹和齐叔叔也是男孩子;但是小苹果是女孩,而且长大了,所以不可以再和爹爹还有齐叔叔一起睡了。”蹇宾解释。

某个蹲在殿外种蘑菇的小团子听到这话,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旋即赶忙捂紧嘴。

殿中的两个大人心思全放在了哭闹的小公主身上,全然未觉殿外的动静。

“那为什么男孩子和女孩子就不可以一起睡?”小陶诗很倔犟地刨根问底。

“呃,这个……”蹇宾和齐之侃对视一眼,齐齐脸红。

蹇宾从现代回来,在现代的时候也看了不少儿童性侵的新闻,知道孩子的性教育宜早不宜迟,这也是为何他于宫中办学堂的计划里定下了生物一课;但他毕竟在保守的古代长大,这会儿让他一个大男人向年幼的女儿解释这个,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待小苹果日后上了生物课就会懂了。”蹇宾只好敷衍地答了一句。见小陶诗仿佛还要追问,蹇宾忙转移话题:“不过今日中午,小陶诗可以同爹爹还有齐叔叔一起睡午觉。”

一听这个,小陶诗果然忘记自己的疑问,开心地拍手:“好哦!”

齐之侃重新端起那半盏温水,坐到蹇宾身侧,对小陶诗道:“那现在小苹果乖乖喝水,然后让齐叔叔给小苹果梳头,好不好?”

小陶诗笑眯眯地提要求:“那要编小辫子哟。”

“可以。”

听到这里,殿外的小团子悄咪咪地溜走了。而中午的时候,小陶诗如愿以偿地和两个大人在一道睡了个舒服。本以为此事到此结束的蹇宾齐之侃双双松了一大口气,没成想到了晚间两人在榻上忍不住要黏糊一番时,殿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咚咚咚。”小拳头捶在门上,十分有力。

“爹,伯伯,我做噩梦啦,我是男孩子,要和你们一起睡!”小齐谔喊得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做了噩梦惊醒后害怕的小孩。

蹇宾:“……”

齐之侃:“……”

这小子什么时候偷听的!还有点规矩没有!(♯`∧´)

“爹!伯伯!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们在家。开门啊!开门啊!”

蹇宾和齐之侃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长吁一口感慨:为人父,果真不易啊。

最后是齐之侃去开了门,揪着人衣领把儿子给拎了进来,丢到榻上。蹇宾连忙扶了一把。

小齐谔安全着陆,一骨碌地就钻进了蹇宾和齐之侃的被窝,大剌剌地横在二人中间。

蹇宾和齐之侃再度对视。

——所以,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也很绝望啊!

§

易恩舒舒服服地睡到了八点半,闹铃一响,他便一个鲤鱼打挺地从床上弹了起来,飞快地冲去洗手间洗漱。

“诶诶诶诶诶!哥你干嘛啦!”被易恩强行拎出洗手间的易家小弟一手端着漱口杯一手拿着牙刷,不满道。

“拜托啦你哥我一会儿有个视频要连,让我先洗。”易恩毫不留情地拉上了门并上锁。

所以这就是你把刷牙刷一半的我赶出来的理由?我还是不是你亲弟弟了!

易小弟扭头就朝着厨房告状:“老妈,你看哥!”

厨房里的易妈妈翻了个白眼。和我告状有什么用?儿大不由娘,儿大不中留哦。遂探出头来喊:“别管你哥,来厨房水池这边刷牙。”

母上大人发话,易小弟只能妥协,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还不忘嘟嘟囔囔骂几句哥哥。

自动屏蔽外界一切的易恩花了一刻钟把自己打理得神清气爽。看了看镜子中把刘海放下来的自己,妥妥的阳光健气大学生一枚,易恩忍不住冲自己树了个大拇指:“帅!”

又花了一刻钟吃早餐,最后把嘴给漱干净,九点整,易恩准时坐到了手机前。

Evan恰好发来了视频请求。易恩赶快塞上耳机,接通视频。

“马马!”

视频一开便是小孩奶声奶气的一句“马马”,Evan觉得自己也被易恩称呼中的喜悦感染,分隔两地的失落之心被安抚。

“易恩。”

易恩也爱死了Evan带着点ABC口音喊着自己名字的语气和声音。

“你今天很准时哦。”Evan表扬他。

“那是。”易恩得意洋洋,随后反应过来,连忙呛回去:“喂,我平时哪有不准时?”

Evan不置可否的“Uh ha”一声。

“喂,马振桓!”

“平时住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叫你你都要赖床啊。”

“那是以前啦,拜托我现在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演员好不好!我今天八点半就准时起床了,还吃完了早饭才跟你视频的。”易恩无不得意地道。

Evan顺着他点头:“嗯,看来你现在不仅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演员,还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男朋友哦。”

“喂!”易恩又是甜蜜又是脸红。

话是自己说的,但在感情上素来腼腆内敛的Evan还是有些羞赧,耳根泛起嫣色。

Evan只好赶紧转移话题:“你说你八点半才起来,然后又吃了早饭。那房间呢?你有时间收拾房间吗?”

易恩笑容一僵,傻住:“呃,好像没有。”他迅速扫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辩解:“可是我也没有把房间弄很乱啊,不用收拾的啦。”

“Really?”Evan对易恩的说法表示怀疑,“那你介不介意向我show一下?”

“所以这是男朋友要检查我的房间?”易恩抓住机会调戏回去,然后脸蛋更红。

“Popo,你是脸红了吗?”Evan凑近镜头。

“哪、哪有!”易恩被Evan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立刻反驳:“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两个超过二十岁的成年人相顾无言,旋即同时笑出声。

矮油,怎么还是这么像早恋的感觉啊。

“厚啦厚啦,”易恩又冒台语来掩饰尴尬,“给你看啦。”

易恩把镜头换成前置的,于是Evan第一秒就看到了堆在床尾的一坨衣服。

Evan的眉毛抽了抽。

镜头往右转,扫到了书桌。书桌左边是书,右边是灯,中间是文具。

“看吧,我说了还比较干净的。”易恩无不得意。

Evan的眼角抽了抽。一眼看去是蛮干净没错,但为什么书一本正一本反地堆成一堆还堆得一点也不整齐?为什么笔都在桌子上拢到一块却不放进笔筒?为什么白色的台灯看上去灰……算了,他就不指望他家小男友还能擦灯罩了。

镜头还在转动,前置摄像头扫过满满的垃圾桶、团在椅子里的衣物、没待在架子上而是滚到了门后的篮球……Evan止不住地嘴角抽搐。

的确没有像住酒店时那样弄得一整个房间都是东西,只不过把东西全部堆到一起而已。

╮(╯_╰)╭

最后,镜头回到床头,床头柜上有一张易恩和Evan的合照。Evan心中一暖,正露出个笑来,却又发现照片另一边还散着好几团的餐巾纸。

又乱放用过的纸巾!

Evan正想提醒易恩,却在多看了一眼这些垃圾的位置后,猛地想到了什么,俊脸可疑地一红。

咳,算了,就当没看见。

“怎么样?我就说了我的房间不用整理吧!”易恩把镜头换回来,就见Evan正捏着他发红的耳根。

“马马你怎么啦?”易恩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追问。

“嗯?没事啦,就……房间空调打得有点热。”Evan掩饰,心中略微不自在地嘀咕:老幺长大了啊,可是再怎么样也不能对着照片……啊啊啊,我在乱想什么啦!

“是吗?加拿大现在很冷哦?”易恩又问。

Evan忙答:“当然啦,过年诶,怎么可能不冷啊。”

“去年就不冷啊,过年前内地下雪冷死了,结果过年那几天就回温。”易恩撇嘴。

Evan投降:“好啦好啦,我说不过你。”

Evan想了想,还是叮嘱道:“我看你房间的那些衣服还是要整理一下,大衣要挂起来不然会皱掉,别的衣服也叠起来比较好。还有篮球不要放在门后,不然门会卡住。桌子上的笔收一收,不要散着。不看的书就放到书架上,否则越堆越高。还有还有……”

“噗哧。”易恩笑了出来。

Evan一头雾水:“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没有!”易恩赶紧摇头否认。他才不会说,刚才他的马马这样唠唠叨叨的样子,让他想起了粉丝说的人妻人设。

Evan却了解他得很,桃花眼一眯:“快说!”

“某(没)!”易恩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就是觉得你好唠叨哦。”

Evan的嘴角不高兴地往下弯:“拜托你要是自己能收拾得整整齐齐,我干嘛要唠叨你?”

“好啦好啦,”易恩赶快哄,“可是我就是喜欢听你唠叨我啊。哎,马振桓,我都给你看我的房间了,你要不要给我看看你的房间?我都还从来没见过你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诶。”

“可以啊。”Evan扫视自己的房间,嗯,果然整洁,也没什么东西不可以出镜的。

“我要看我要看!”易恩兴致勃勃。

Evan举起手机,开始给易恩展示自己的房间。

“我的房间比较简单啦,就这边是床,然后衣柜……电视机……书架……桌子……没了。”Evan干巴巴地介绍。

易恩不满:“喂,你镜头转太快了啦,我都没看清。”

Evan只好又给他慢慢展示一遍。

易恩不由感叹,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有差别啊。同样是这几种家具,不知道为什么,马马的房间就是比自己的有feel。

此时的镜头回到Evan的大床。易恩忍不住脸红一下:不知道和马马一起睡这张双人床会是什么滋味哟~

为了避免Evan发现自己的YY,易恩赶忙问:“诶你床两边的是什么?以前好像在微博上看到你po过照片,是手办吗?”
“是啊。”毫无所觉的Evan果然依言把镜头拉近了给他仔细看。

“酷诶!”易恩倒是真的被吸引了注意力,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发出惊叹。

“你可以看看你有没有喜欢的,到时候我给你带回来啊。”Evan道。

易恩激动:“好耶!马马你快让我仔细看一下!哦对了,我这边也新买了一个史迪奇,你要不要?我给你留着,等你回来后送给你。”

“好啊。”

于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大男生退化成幼幼班的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开始玩起交换玩具的游戏。最后还是Evan妈妈来叫Evan下楼,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段视频。

关掉手机的易恩瞬间down下去,往后倒在床上,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行吧,打起精神来,过个年嘛,很快的。

给自己鼓劲的易恩开始按照Evan刚才说的,勤快地开始收拾房间,等最后收拾到床头柜的时候,易恩突然想起Evan莫名其妙的脸红。

再看看床头柜上的那一团团纸巾……

啊!

易恩捂着脸倒到床上。

完蛋了,让马振桓误会了!

§

过完年回到台湾,SpeXial的几只又开始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在Evan向兄弟们转达了陶灼华那边抛来的橄榄枝后,陶灼华准备和SpeXial众人接洽面谈。

SpeXial九人以兄弟聚会的名义瞒过了公司,在饭店包厢里迎来了陶灼华。这一见面,当年曾在“梦中”见过蹇宾王后的风田差点吓到语言系统紊乱。

Evan站起来主动为双方介绍。

“不用介绍了啦,我是你们的粉丝诶,怎么会分不清你们谁是谁。”陶灼华笑道。

“你你你你你……”风田的手抖成了帕金森,“你是那个王后?!”

“王后?蹇宾的陶王后?”Teddy第一个领会风田的意思,震惊地看向陶灼华。

陶灼华见状,转向Evan:“你没和他们说?”

Evan:“呃,我以为你会不愿意提……”

“这有什么,没关系。”陶灼华优雅地耸耸肩。

于是众人花了半个小时接受这个陶灼华就是那个王后的事实。

这时,菜也上全了,SpeXial剩下的几人表示要吃点东西压压惊,众人一肚子疑惑,极想向Evan问个明白。不过大家都有分寸,没当着陶灼华的面表露出来。

压惊毕,自然开始谈正事。陶灼华向大家大致介绍了一番她的公司。陶灼华今日穿的是一身大红色女士西装,张扬又极富攻击,干练又极为美观,配上她不慌不忙地侃侃而谈,教Evan几乎以为当年在天玑王宫里的那个温婉的陶灼华,与眼前的不是一个人。

封建社会,害苦了多少女性啊!Evan忍不住开了个小差叹息。

而其他人也听得入神,一时间都忘了陶灼华的另一重身份,把她当作了现代人来平等交流——咳,毕竟这个古代人混得比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现代人还出色,没理由不尊重人家啊。

“这就是我们目前的大致情况,说说你们的看法吧。”陶灼华言毕,喝了一口汤。

能脱离可米这个泥沼自然是好的,更何况陶灼华的公司淘风集团即将上市,更有底气些。但作为SpeXial的老大哥,宏正唯一担心的就是陶灼华的公司的娱乐部也是刚成立的,比起可米,能否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平台。

“内地的娱乐市场正处在一个虚假繁荣的阶段,面瘫流量层出不穷,观众也是会审美疲劳的。”陶灼华胸有成竹,显然已经有了详细的规划,“娱乐部门,我这么和你们说,对于我而言,开始的三年,娱乐部门我压根就没打算赚钱;我要做的,或者是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三年内,把淘风娱乐的口碑造起来!要让市场和观众知道,淘风娱乐走出的艺人,是演员而不是明星;淘风娱乐出品的剧,是精品而不是砂砾。”

SpeXial众人震惊地张大了嘴,旋即他们便意识到:敢这么大口气放话三年不要利润只要口碑,陶灼华背后的资本,远比他们想象中的雄厚得多。

陶灼华给出的待遇很是丰厚,因为SpeXial是她第一批招收进来的艺人,恰逢公司上市,所以只要SpeXial答应签约5年,便可以直接有期权赠送;五年之后如果再续约一次,自然还有股份可拿。而在资源方面,因为淘风娱乐也是刚刚成立,一切都是未知的,陶灼华只能承诺他们内部资源优先权。

“我们已经挖来了不少编剧成立团队,不过一个好剧本的打磨需要时间,所以我们还会从晋江等小说网站购买网络著名作家的小说版权。当然,这些购买来的小说版权我们会经过调查,确定不涉及抄袭才会买,我不坐那种顺风车,更不会坏了大家的口碑。而这些资源,你们都是有优先出演权的。”

SpeXial众人互相对视,显然都已经十分心动。最后还是宏正出来发问:“那签下我们,是以个人还是……”

“团体,”陶灼华斩钉截铁地道,“就目前而言,我们双方其实都不太离得开SpeXial这块招牌。我会尽量把团名也给一起买过来。你们也不用担心组团会导致资源分布不均,我给你们的规划是单飞不解散,就像S.H.E一样,各自发展,但依然是个团体,每个人都有出演男一的机会。不过到了年末的时候会有自制周年剧,像TVB那样,那时是大家都会出演的一部剧。”

接洽谈判到了这,SpeXial的九人基本上都已经决定了,要接下淘风娱乐的橄榄枝。

陶灼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趁这个机会简单和你们讲一下公司目前的规划吧。淘风娱乐要打进市场,时间很紧张,所以第一炮必须是个大IP。目前市场上的大IP我看过,不是抄袭就是热度不够持久,所以我们经过商讨,决定了淘风娱乐推出的第一个项目——《红楼梦》!”

一言出,SpeXial九人第三次震惊了。


TBC


—————————————————————————————————————————

哦哦哦,王后把湿背秀挖走了,湿背秀的事业线即将展开233333

古代篇的话搞完蹇宾成立的学堂就开启事业线,要打天下了。

评论(4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