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五十四)

这章纯剧情线,集体戏,mapo感情互动在下一章。

—————————————————————————————————————————

第五十四章:入住大观园

“啧,这一届的学生,数学基础普遍不行啊。”蹇宾翻看着孟章批完的试卷,感叹,“小苹果小叶子和谔儿居然是最高分,那些十来岁的居然都考不过他们。”蹇宾忧心忡忡。

“啧,药丸!吃枣药丸!”小陶诗趴在蹇宾膝头,学着蹇宾的模样摇头晃脑,故作哀叹。

蹇宾不轻不重地拍了她一下:“小孩子不要学大人讲话。”

小陶诗装作被打痛的样子,“嗷”了一声,然后冲蹇宾龇牙咧嘴。蹇宾宠溺一笑,伸出手揉揉小陶诗的脑袋。小陶诗欢快地爬上蹇宾的双腿,舒舒服服地坐到了蹇宾怀里。

齐之侃带着刚扎完马步的小陶谡和小齐谔进来了,他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同时吩咐宫人:“去取热水来,预备更衣。”

蹇宾抱着小陶诗,笑着起身迎他们:“今日第一回习武,滋味如何?”

小陶谡抬抬眼皮,累得不想说话。

小齐谔一改之前的兴奋,怏怏地道:“爹爹没教我们功夫,只让我们扎马步。”言下之意,就是无聊得紧。

齐之侃腾出手敲了敲他的脑袋瓜子:“今个儿只是让你们先知晓武课一开始会教什么,还没下狠功夫让你们练呢。”

小陶谡猛地睁眼:“以后还要蹲更久?”

“对啊!”

小陶谡:生无可恋.jpg

小陶诗却很感兴趣:“爹爹,我明天也要和齐叔叔一起练。”

蹇宾当然不会反对:“待明日下了课,你还想同齐叔叔一起练的话,就一起去罢。”

说话间,宫人已经取来热水巾绢,侍候着小陶谡与小齐谔擦身更衣。

齐之侃遂问蹇宾:“今日御学情形如何?”

蹇宾抱着女儿,坐回御座上,指着桌案上的两叠试卷答:“分班考试的结果在这,数学不太好。孟章和仪华给他们分了班,又见了几位老师,还领着他们熟悉了一下宫室。”

“数学不尽如人意,慢慢教便是,阿蹇莫急。”齐之侃安慰道,“我今日都在军营,未曾赶回,这些孩子中午歇觉时可有闹?”

蹇宾摇摇头:“小齐多虑了。”

齐之侃微微颔首:“这便好。”

蹇宾道:“可没那么好,如今还不知他们品性如何,待日子长了,方能看出来。”

§

蓟姷(音同“计柚”)回府后,先同其余三个兄弟姐妹一起去给老太太磕了头,嫡母商氏也在,便一同给她问了安。此时父亲蓟初名派人来唤嫡兄蓟丰礼与庶兄蓟丰仪去书房问话。

两位兄长告退后,蓟老夫人果然也问起了今日进学之事。

蓟姷的生母高氏坐在商夫人的下首,闻言,微不可见地朝着蓟姷摇了摇头。

蓟姷小小的身子端坐在椅子上,低垂着脑袋,仿佛十分木讷。

果然,蓟姷的嫡姐蓟姀(音同“禾”)出声了:“今个儿一去,便有宫人领我们进了宫,迎我们的是两个老师,一个说是王上的义弟,姓张,教我们数学;另一个是……仪华县君。”

“仪华县君?那个亡国公主?”蓟老夫人眉头一皱,苍老的面皮抖了几抖,露出几分不屑,估摸着心里头在骂蹇宾糊涂,但面上到底不敢说出来。抿了一口茶后,她才问:“县君教什么?”

蓟姀乖巧地答:“不知,县君只说她是教务老师,孙女儿不懂。”

商夫人开口道:“既是务,想来也就是管些学务,王上仁慈罢了。”

蓟老夫人“嗯”了声,点点头:“你说的对,这仪华县君不过比礼儿大一岁,能教些什么呢?只不过到底身上还带着孝……”言谈之间,仍是不太满。

蓟姷倒是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大姐姐,但碍于祖母,只能垂着头一言不发。

蓟老夫人又问:“其他老师可见过了?”

蓟姀答:“见了几位,倒是未曾见到王上与那位齐将军,怕是政务繁忙。”

“那可曾与公主说上话?”

听到这个问题,蓟姀到底年纪小,面上便带出了几分不快来:“孙女儿愚笨,未曾与公主说上话。”她虽是嫡女,奈何蓟初名的品级低,小陶诗身边有的是名门贵女围绕,哪轮得上她?

蓟姀又瞟了瞟蓟姷,心中不服气,但到底把那句“排队的时候公主倒是与二妹妹说了一句话”给压住了,免得这个庶妹入了祖母的眼。

蓟老夫人虽然失望,但也安慰自己的孙女儿道:“你进学的日子还长着呢,总能与公主说上话的。”

蓟姀称是。

随后,蓟老夫人再问了分班事宜,知道两个孙女在一班,两个孙子在另一班后,也没了别的,遂传了饭。蓟老夫人坐首位,商夫人蓟姀与高氏蓟姷依次坐下首。用罢了晚膳,商夫人与高氏告退,各自领着女儿回了院落。

蓟姀果然把没同蓟老夫人说的话一股脑儿地告诉了商夫人,商夫人安慰自己六岁的女儿:“不过一句论个头高矮的事儿,你何必同她置气?你得记着,你是嫡她是庶,同她置气,没得落了你的身份。你且记着,咱们这个王上是最恨乱了嫡庶之人,此番进学虽然允许庶出的一道进学,也不过为了个‘有教无类’的美名。姀儿放心,她总归越不过你去。”

另一边,高氏也在叮嘱蓟姷:“老师说的什么不论身份只看成绩,你且听听就罢了。这嫡长庶次、高门低户,如何能不看?今日公主虽同你说了一句话,你也莫自傲起来,须知在御学里,多得是名门闺秀,你在里头什么也算不上,只安分过日子罢了。”

蓟姷低低地应了一声,心里头已经歇了再给娘亲讲讲宫里的景致,还有午觉时睡的那有趣的双层床的心思了。

高氏一叹:“儿啊,这都是你的命啊,谁让你命不好,托生在了我的肚子里。”

蓟姷低低地唤了声“娘”,被高氏揽进怀中。

§

淘风娱乐要拍摄《红楼梦》的消息,终于对外公布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负面评价几乎排山倒海而来,有坚决抵制的,有表示只认87版的,还有把10版的青雷梦拎出来痛批一顿后表示以此类推,87版之后拍出来的都是渣渣雷雷,跪求淘风娱乐放过《红楼梦》。

当然也有表示中立的,比如有的粉丝就觉得87版之后小戏骨版的红楼梦也不错,虽然小演员的演技有瑕疵,但总算能看出诚意,能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现如今淘风娱乐不过说了要拍,其余的未见一二,不如先中立着观望,别急着下结论。

这些舆论反应都在陶灼华的预料之中,热搜都不用她花钱买,话题量噌噌噌地就上去了。而营销号方面,在陶灼华的授意下,网上开始扒淘风娱乐以及其背后的淘风集团,这其中自然也免不了再提到集体跳槽的SpeXial,十二人搭了顺风车,再刷一波热度。而陶灼华的身高年龄体重还有学历也全部“被”爆了出来。面对这样一位年轻貌美高学历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CEO,网友们的讨论点开始奇怪地转移,有觉得陶灼华背后必然是有神秘家世的,有觉得陶灼华是个天才的,还有网友认为陶灼华这样的才是女人的人生巅峰要把陶灼华作为榜样的;当然,网上也免不了一些直男癌的言论,比如女人这么能干有什么用啦,还不是要嫁人啦,嫁人了偌大的公司就是夫家的啦,不过这些言论无一幸免,统统都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网络上的大舆论便是如此了,而SpeXial内部的粉丝舆论却大不相同。

“啊啊啊啊红楼啊!我要奶一口我家秀!”

“不用奶,现在淘风娱乐旗下的艺人就这么几个,就算要启用新人,也不至于一个角色都不给我们秀,吼吼吼,有种我们秀要终于要红的感觉!”

“可是完全无法想象我秀演红楼梦的样子……”

“同,想不出来他们能演什么角色。”

“北静王让马老师上啊!多适合!”

“咳,本木马其实并不太希望马马演北静王,毕竟马老师已经演过王了,再演会角色定型吧?”

“不过如果真的演了,我还是会超级支持,疯狂舔屏~~奏素这么有原则!”

“其实如果整体制作还行,估计也就几个主角比较容易被diss,我们秀应该不会演……贾宝玉吧?”

“咳~”

“咳咳~”

“咳咳咳~”

“很显然,光是外形,我们秀就无法演贾宝玉。【悲伤辣么大.jpg】”

“其实我觉得Te爷可以啊,他最近胖了!白白胖胖贾宝玉。”

“Emmmm,混血贾宝玉?”

“……当我没说。【乖巧.jpg】”

“红楼里的男性角色好少哦,都不晓得我们秀能演啥。”

“比起我们秀,我其实更好奇钟羽小姐姐和太阳小姐姐会不会演?略担心,总觉得红楼里演女性角色会比男性角色diss得更惨。/托腮”

“就怕被骂捧新人。”

“卧槽捧新人怎么了?不捧要怎么出名?公司是新公司,刚起步,自己做项目捧自家人怎么了?”

“红楼梦啊红楼梦,感觉离开可米后我们小哥哥的资源开始溜啦!/开心”

“希望淘风娱乐给点力啊,不求拍成87版那样,哪怕像黛玉传我也ok,只求不要拍成群嘲的青雷梦!/拜托”

“行啦行啦,奶着吧,一切都等官宣。”

官宣?当然没可能这么快。胃口,总是要吊着来的嘛。

不过淘风娱乐也不是毫无动作。等网上的负面舆论发酵得差不多了,淘风娱乐注册了一个名为“石头记_淘风”的官微,发布了第一条微博——

“惜曹公之红楼,不敢污名,唯以拙心,诚拍石头记也。初次见面,请各位多多指教啦。”

随后,淘风娱乐官微、陶灼华的微博分别转发。

不出所料,石头记的第一条微博扭转了不少网友对这个项目的看法。从时间上来说,最初的愤慨已经发泄得差不多了,许多网友也能冷静下来看待此事;从内容上来说,官微和公司把姿态摆得很低,直言不敢称自己拍的是《红楼梦》,只用“石头记”一名,怕万一拍毁了玷污了红楼之名,这样谦虚的态度,让不少网友心生好感。

过了一些日子,石头记官微再发一条微博。这次的微博内容是一个视频。网友们点开后,瞬间炸了——

卧槽那是大观园吧?淘风娱乐在国外活生生造了一个大观园出来?!

这个消息迅速在网上传开。而石头记官微和陶灼华的微博也迅速贴出澄清:不是他们自己造了个大观园,而是陶灼华的一个外国朋友因为特别喜欢红楼文化,所以耗时三年,把自家的庄园改造成了大观园。

不过这份澄清并不能减少几分网友眼中的淘风集团的“壕”。视频的点击量一路上涨。视频拍得很美,完全是按照《红楼梦》书中宝玉随着贾政等人游大观园的路线,一路拍下来,将这个美轮美奂的中国风园子一点一点地展现在大家面前,再配上古琴演奏的bgm,可谓是很有意境了。

网友很满意:看起来和北京大观园很像,的确是中国味儿的园子,总算不是10版的那种影楼风了。

SpeXial的粉丝也很满意:公司壕气不减,用心更佳,看来这个资源差不了了。

与此同时,业内已经收到了风声,淘风娱乐要征集贾宝玉以及其他红楼女性角色的演员。

吃瓜群众对这一行没什么了解,但这些业内人士的消息可是灵通得很,他们知道陶灼华的来头绝对不是表面上的白手起家这么简单,淘风娱乐虽然是刚涉足娱乐行业,但后劲绝不会低,不趁现在淘风娱乐还没拿得出手的女艺人的时候分一杯羹,还等什么时候?

于是试镜简历像雪花片一样飘向淘风娱乐的高层,高层们的手机几乎是从早响到晚。

陶叶蓁去看了那些简历,抽了抽嘴角,拿掉了一沓当红小花的简历。

“这些全不要!要么就是专拍抄袭剧的烂口碑,要么就是毫无演技!更何况她们已经红了,但她们的演技完全不足以让观众在看剧时忘掉演员的名字进入她们所扮演的角色,出戏感太强!我宁可用新人或者十八线二十八线的,演技过得去,面孔也生,可以慢慢调教。”

选角组理解了陶叶蓁的意思:“就像87版那样用新人?”

陶叶蓁点头:“还有,动过大刀子整过容的不要!”

选角组表示可以。

于是,石头记官微再发微博,这次微博乃是公开征选演员。官微小姐姐把陶叶蓁的要求一条一条列了上去,包括那条没有大整容的。官微小姐姐着重说明了这一条:咱并不是歧视整容的,毕竟人都有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的权力;但是一些比较大的整容的确会影响面部的细微表情发挥,为了精益求精,除非你整完后还能毫不受影响地发挥出出神入化的演技,不然,就sorry啦~

这一条也得到网友的附和:终于不用看整容脸的面瘫式演技辣眼睛了,真好!

由此,网友也愈发满意淘风娱乐的态度。精益求精,看来的确是想认真拍的啊。

而这一切,都与SpeXial暂时无关,因为这十二只,除了执与Dylan进了之前签的剧组拍戏,剩下的十只已经同陈雨成、韩钟羽、蒋蕊泽、陶家姐妹等人先行一步,飞去了国外,入住大观园,开始了体验课程。

§

“哇塞,这也太酷了吧?”易恩摘掉墨镜,看着眼前的凸碧山庄,发出惊叹。

“这应该已经是在大观园里面了吧?”伟晋问。

陶叶蓁点头:“我们刚才是从北门进的,这里已经是大观园了。再往里头走,一会儿大家就可以看到顾恩思义殿了。”

一行人于是便拖着行李,跟着带路的管家往里头走,一路参观起大观园来。男生们很绅士地帮着三个女孩提行李,陶叶蓁的自然是归子闳,陈雨成帮韩钟羽拿,蒋蕊泽的则是麻烦风田,而陶灼华的行李,最后还是明杰自告奋勇——都是兄弟,他可不想老幺吃醋、環環为难。

宏正仰头看着牌坊:“省——亲——别——墅。真的好还原诶。”

陶灼华站在陶叶蓁身边,闻言便道:“其实也没那么还原。当初艾伯纳规划的时候,原本是只想造一个大观园的,没想到造完之后地皮还有不少多余,于是他就仿着荣国府的格局,也就是中国式的院子,在大观园的后头造了一个五进的四合院。这样一来,整体布局反而和书中反了。”

Evan听了,暗中思量:就他从前穿越的经验来看,住所这样的问题,必然是泾渭分明,例如他居前朝,陶灼华等人居后宫,他所住的柏熹宫,除却陶灼华作为王后可以来,其余的后宫众人,按照规矩,若没有他的传召,是不允许出后宫范围跑到前朝来的(当初阮七子送汤到柏熹宫以争宠其实已经是坏了规矩);而现在,大观园是贾宝玉和那些女孩子的住所。Evan觉得,就算是体验,估计他们几人也是住陶灼华口中的四合院,而非大观园。

……有点遗憾。

哪知陶灼华道:“虽然大观园不是你们选的角色住的地方,不过既然是体验,不住大观园也太遗憾了。潇湘馆这些女孩子们将来会住进来的地方就算了,你们先住怡红院吧,贾宝玉住的地方。到时候正式选了演员,再看着安排。钟羽和蕊泽可以直接住秋爽斋。”韩钟羽报上去的角色是薛宝琴;而蒋蕊泽,大胆报了探春一角。目前角色都还没最终确定,但是陶灼华倒是允许蒋蕊泽先去秋爽斋住着,找找探春的感觉。韩钟羽是与蒋蕊泽说好了住在一块作伴,不然的话,她想去住蘅芜苑也是可以的。

陶灼华此言,对于男生来说无异于意外之喜。

出了大观楼,众人往凹晶溪馆的方向绕去,管家问了众人是想走路还是索性从此地船坞上船过到对岸。结果大家都想游园,便选了走路。一行人便过了蘅芜苑,往蜂腰板桥上过。过蜂腰桥时,陶叶蓁撞了撞子闳的胳膊,朝他挤眉弄眼,子闳会意一笑。

走在两人身后的以纶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蜂腰桥是贾芸和丫鬟小红的定情之地。

噫~辣眼睛!以纶捂眼,朝明杰扑去。金刚芭比被肌肉小王子扑了个趔趄。

“干嘛干嘛!”明杰很嫌弃他。

“嗷!我的偶像被抢走了!”以纶故作可怜,哀嚎。

“那你扑我干嘛?好荒唐哦!”

一行人嘻嘻哈哈,滚轮承载着行李的重量滚过青石板路,发出“骨碌碌”的响动。可是这噪音一点儿也没影响到众人欣赏美景的心情。过了紫菱洲缀锦楼,在到稻香村之前,众人先经过一片花圃,牡丹亭、芍药圃、木香棚等,都在此处。国内国外气候不同,也不知这庄园的主人艾伯纳用了什么方法,才把这些中国植物在园子里栽种成活的。

“真的好漂亮诶。”众人纷纷感叹。

“我记得看电视,大观园里好像有养仙鹤之类的动物。”晨翔左顾右盼,“这里有养吗?”

陶叶蓁答:“当然没有,那是国家级保护动物,没那么容易养的。不过开始拍摄后剧组会申请租借,到时候就养在凹晶馆那边,就是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的地方。到时候看能不能把鹤空运过来或者向当地的动物园借,行不通的话可能还得飞回国内专门拍这一部分。”

这岂不是很烧钱?这是众人的心声。不过公司那么壕,他们其实有种莫名的安心。

过了暖香坞,陶叶蓁兴致勃勃地给大家介绍:“这边是芦雪庵,这边是藕香榭,再往前头便是潇湘馆啦。我和姐姐从前受邀过来度假的时候就是住潇湘馆的,这回我们仍住那儿。再过去就是秋爽斋。钟羽还有蕊泽,你们就住那儿。”

于是行至潇湘馆和秋爽斋,四个女孩的行李分别放下,众人再一起往怡红院去。潇湘馆与怡红院果然离得近,过了沁芳桥便是。此时大家已经逛了半个园子了,兴致勃勃终见疲累。

陶叶蓁道:“剩下没去的‘著名景点’就是妙玉的拢翠庵,明天再慢慢看也来得及。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休息吧。”

于是在参观完怡红院后,四个女生结伴回去。十一个男生呼啦啦地拥进怡红院,基本两人一间,瓜分主卧与厢房。

自拍狂魔伟晋已经在凹姿势了;易恩拉着Evan教他正确的自拍姿势,结果被Evan提醒小心撞到花瓶;Teddy一阵景物狂拍,然后坏心眼地发给执和Dylan,眼馋他们;陈雨成在拍完自己的照片发给家人后,被请求帮SpeXial拍个合照。

大师兄:……没加团,怪我咯?

“一,二,三,茄——子——”


TBC


————————————————————————————————————————

饼饼的儿媳妇小柚子上线啦~~

然后这章mapo戏份较少,下一章就是两人共处一室发展感情线咯~~


PS:明杰叫Evan“環環”的梗来自果果姐微博。


PPS:另外因为刺客的背景架空,然后有春秋战国的味道。那时对女性的束缚没有宋明清那么严重,所以我私设婆婆嫡妻面前,妾室还是有位置可坐的,庶出也没有不许叫生母“娘”的规矩。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