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五十八)

写在更新前:因为5月份有事业单位考试,时间紧迫,所以这次更新完后本文又要停更了,一直停到5.12考试结束,中间清明的时候会参加一个群里的搞事活动,届时会有短篇掉落。在这里向大家道歉。


另外再提一事:烦请大家帮忙填写以下蠢作者毕业论文的调查问卷,没参加工作的旁友可以自行编:https://www.wjx.cn/jq/21652936.aspx(PS:最后的工作性质尽量不要选其他,前五个选项随便填一个就行)


————————————————————————————————————————————————

第五十八章:《石头记》开拍


一群人住在大观园里,一直被培训到了最热的时候,石头记终于正式开拍。

伟晋饰演的贾琏是SpeXial里最后一个被公布定妆照的人,引起了热议。由此可见,至少在男性角色里,伟晋的戏份绝对不轻,他同演宝玉的吕鋆峰一样,每日都在进行连轴转的拍摄。

Evan的戏份相对较轻,在原著中只有几场重头戏。他的第一场戏就是戏装。这一场戏讲的是贾府的下人赖大家中也造了园子,请了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姊妹等来赖大的花园中吃酒,薛蟠、贾珍、贾琏、贾蓉也在;而柳湘莲与赖大的儿子赖尚荣交好,因此也在受邀之列。因着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又最喜串戏,且串的都是生旦风月戏文。于是贾珍等人便求柳湘莲串了两出戏。

Evan已经画好了妆,站在了戏台子上。按照书中布局,薛蟠等人应坐在台下的酒席上,但是因为拍摄机器的限制,这会儿易恩、伟晋等人都坐到了摄影机后头,好让导演专心拍戏台上的Evan。

Evan的身段极好,加之这段时日恶补戏曲课,这会儿装扮上,只要不开口,倒也有模有样。只是他一开口唱词——

“噗!”易恩捂住嘴,躲在经纪人身后狂捶自己大腿。

导演在摄像机后看了一遍Evan的表演,果不其然喊了卡,然后叫了Evan的戏曲老师也是本剧的戏曲指导过来,三人一起讨论。

其实这段戏戏曲老师私下里已经给Evan排练过很多次了,但是带妆唱戏却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戏服和练习时穿的衣服感觉到底有差,Evan打折扇的动作略见滞涩。导演和戏曲指导给Evan讲了一通后,立马开始第二条的拍摄。

第二条,戏曲老师在镜头外做镜面动作,带着Evan。Evan很快便找到了感觉,但是因为之前瞧见易恩对他的唱腔喷笑,Evan这一条便有点收住,不太敢唱出来。

导演再喊卡,然后给Evan指出两个问题:“你的动作已经可以了,很熟练,看得出来是下了功夫的。但是你要注意一下你的眼神。这场戏是一个戏中戏,你不仅要把你自己当作柳湘莲,还要再把柳湘莲当成崔护,也就是你唱的这出戏里的人物。刚才黄老师在镜头外带你,我看你的眼神就老是要往黄老师的方向飘,感情都飘没了。小伙子要自信一点呀,你第一条没黄老师带着,动作也还是可以的。”导演说着,拍了拍Evan的肩膀,“再一个,你的词,你就放心大胆地唱出来好了,你的嗓音蛮不错的。这场戏是大戏,肯定没办法现场收音,杂音太多了,后期要配音。你先试着自己唱,找到那个感觉,把感情表现出来。”

Evan琢磨了一会儿,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重回戏台的路上似笑非笑地瞪了给他捣乱的易恩一眼。自知闯祸的小屁孩捂着嘴,笑眯眯地躲到伟晋身后去。

第三条,戏曲指导不再在镜头外带着了,Evan的整体状态也比前两条都要好,而导演觉得Evan的唱词还可以更好一点,于是坚持再来一次。渐入佳境的Evan在第五条的时候,终于把这场戏过了。

导演很满意,看了一遍回放后补了几个众人入镜的大镜头,然后让Evan去卸妆。

把繁复的戏装卸下,顺便还拍了一幕卸妆的镜头,直到换上普通的衣衫,Evan也不知是轻松还是遗憾。这段时间他每晚都上戏曲课,练身段,练唱腔,练动作,一把折扇简直要被他练出花儿来了,连听的歌都从英文换成了古风戏腔,就是为了这一场戏。如今这场戏拍完,他总算可以从咿咿呀呀的耳鸣声中解放出来,Evan却有点怅然若失。

其实,中国古风的戏腔曲,真的还蛮好听的。Evan如是想着。

卸完了妆,再看了会儿剧本,很快便到了Evan与易恩的第一场戏。

易恩虎视眈眈: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调戏马马了,哦耶!

一声“Action”过后,易恩饰演的薛蟠面带酒色,在大门处冲着小厮们乱嚷:“小柳儿呢?谁放了小柳儿走了!”

易恩在陶叶蓁和其他的红学老师的指导下,对薛蟠这个人物已经有了立体的见解。薛蟠其实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他出身富贵,又是父母独子,自然深受宠爱;奈何他偏偏没有一个和妹妹薛宝钗一样聪明的脑袋。原著中薛姨妈对宝钗道她哥哥不如她,想来薛蟠从小就是活在聪慧的妹妹的“阴影”下,所以,薛蟠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一种自卑感在的。这也是后来宝玉挨打,宝钗疑心是薛蟠说漏了嘴,略问了几句,薛蟠便炸了,甚至撒疯要去打死宝玉的根由。他很骄纵,纵仆打死了冯渊;但他对家人也很好,虽然从小活在妹妹的聪慧之下,却并未生出妒恨,对母亲对妹妹都是极好的。

薛蟠此人,很难用善恶来简单界定他。要把薛蟠演活,必须抓住的一点是:他坏而不恶,自卑却又骄纵,归根结底,是一个被宠坏的、容易失了分寸的大孩子。

易恩带着这个理解去琢磨薛蟠的戏份。薛蟠很多戏份都体现了他的好色,但是易恩认为,这种好色绝不能往猥琐的方面演,毕竟薛家的底子摆在这儿,再者自己的妹妹已经是世间极美,薛蟠不可能像个八百年没见过好模样的人的色中饿鬼一般。

于是在这场调戏柳湘莲的戏中,易恩在开拍前抿了一小口酒,找着感觉后再站到镜头下。他拦在大门那儿嚷问着柳湘莲在哪,口气很急,又带着理所当然;眼神是气鼓鼓的,立出了薛蟠“被宠坏的孩子”的形象,不至于让人觉得他猥琐讨厌。从总体上而言,这便是个借酒撒疯的好色少爷。

Evan饰演的柳湘莲此时已被薛蟠的轻佻气坏。他喜欢串戏不过个人所爱,却万万见不得他人把他堂堂世家子弟看作娼伶般轻贱,更别提是薛蟠这般急色。柳湘莲眼内火星乱迸,恨不得一拳打死薛蟠,复思酒后挥拳,又碍着赖尚荣的脸面,只得忍了又忍。

Evan走出去,正面对上易恩。易恩扮演的薛蟠忽见他走出来,眼神一亮,又惊又喜,原本带了些怒的面色立刻展颜,笑得如得了珍宝,忙趔趄着上来一把拉住Evan的手,笑道:“我的兄弟,你往哪里去了?”

Evan演着柳湘莲,眼中闪过一丝不虞,仿佛仗着功夫般甩开眼前这人的爪子,而后道:“走走就来。”

易恩演的薛蟠丝毫没察觉对方的不快,还涎着脸凑上去,笑道:“好兄弟,你一去都没兴了,好歹坐一坐,你就疼我了。”

易恩拿捏得当,这段话还带了点酒后撒娇装憨的卖乖语气。Evan此时要躲着易恩的亲近,在他刚开口时便侧过身去;在听了薛蟠的话后,心中又恨又愧。

此时,易恩的语气又变,带了几分自以为是的豪气接着道:“凭你有什么要紧的事,交给哥,你只别忙,有你这个哥,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

如此不堪,Evan饰演着柳湘莲回身去看薛蟠,那一瞬间,眼中露出一点计较。

“卡!”导演喊了停,“很好,两位演员相当默契,这条过了!”

Evan和易恩面露喜色。

助理小姐姐在一旁看得捂眼:Evan的第一场戏拍了五条才过,易恩的第一场戏也拍了三条才OK;没想到两人合在一起的第一场对手戏竟然一遍过关。哦,这该死的、狗粮味的酸臭默契!

接下来的情节是柳湘莲要算计薛蟠,于是拉他到避人处。拍摄场景换好后,开拍。

Evan此时便笑得有些意味:“你是真心和我好,还是假意和我好呢?”尾音轻挑,恰恰拨到易恩心弦,惹得易恩心痒痒,面上便不自觉地带了出来。易恩扮演的薛蟠斜着眼忙笑道:“好兄弟,你怎么问起我这话来?我要是假意,立刻死在眼前!”他顺势用手一指两人面前的地。

于是Evan接下去道:“既如此,这里不便。等坐一坐,我先走,你随后出来,跟到我下处,咱们另喝一夜酒。我那里还有两个绝好的孩子,从没出门。你可连一个跟的人也不用带,到了那里,伏侍的人都是现成的。”说罢,Evan唇角微扬,眉梢挑起,眸中却尽是冷意。

易恩露出喜出望外的神色,仿佛酒也醒了一半,反问道:“果然如此?”

导演在机子后面看得直点头。这两个演员不错啊。

于是Evan扮演的柳湘莲假作微恼:“如何!人家拿真心待你,你倒不信了!”说着便背过身去。导演示意摄影给Evan一个面部特写,很好地捕捉到了Evan眼中的嫌恶。

易恩忙跟着绕到Evan面前,Evan的表情收敛,变成了十足的傲娇矜持。易恩急笑着说台词道:“我又不是呆子,怎么有个不信的呢!既如此,我又不认得,你先去了,我在哪里找你?”最后一问,易恩拿出他特有的狗狗眼,一副欢喜的模样,眼巴巴地看着面前的人。

Evan仿佛是沉吟了一会儿,方道:“我这下处在北门外头,你可舍得家,城外住一夜去?”

于是易恩的狗狗眼一下子变得晶亮晶亮,又想去拉手,还笑道:“有了你,我还要家作什么!”

Evan按照对戏时排练好的动作,不着痕迹地避开薛蟠的咸猪手,然后道:“既如此,我在北门外头桥上等你。咱们席上且吃酒去。你看我走了之后你再走,他们就不留心了。”

易恩频频点头,喜上眉梢,得意忘形,言辞愈发轻浮:“好人儿,我都听你的。”这句台词便非出于原著,而是剧本改编。此时二人一个欢天喜地一个暗暗冷笑,在镜头前形成鲜明对比。

“好!卡!”导演喊了停。Evan和易恩便一起到镜头后看回放。导演越看越满意:“年轻人看得出来下了功夫啊,一镜到底。很好,这一条过了。”

诶?又过了?Evan和易恩对视一眼,不敢相信这么轻易便又过关。

在一旁的陶叶蓁便笑道:“你们俩的默契还真不是盖的,对手戏看起来很流畅。”

被夸赞的二人组不好意思地笑笑,谦虚地道谢。

§

石头记剧组拍摄期间的宣传手段是让年轻演员每隔2到3天进行一场一小时的直播。第一场的直播是宏正和伟晋二人,第二场便轮着今日的Evan与易恩。

晚上七点,直播准时开始。

“Hello,大家晚上好。”易恩读着弹幕,“晚饭吃了吗?我已经吃过了,而且吃得超级饱。”

“吃的是什么?还挺丰富的,这边有专门的厨师给剧组做饭,所以不用担心我吃得不好。”

“拍戏累不累?还好诶,我觉得呆霸王这个角色蛮有意思的。”

“马马呢?马马在洗衣服,马上就过来。要不要带你们去看看他?”

于是弹幕刷过一片“好”。易恩拿起手机,往卫生间走去,路上还接着读弹幕:“为什么感觉我的背景是现代化的房间啊?你们不是住在古代的屋子里吗?哦,之前是住在楼上的厢房里的,但是现在上面需要拍戏,所以我们所有演员都已经搬到地下来了。”

“地下怎么晒衣服?放心有专门的地方晒,这里还有烘干机。”

“那易恩还是和马马住一间吗?当然啦,不然你想让他和谁住?他又老又笨,还是个蠢货~只有我能照顾他好不好?”

下一秒,直播间里的小伙伴便听到了Evan的声音:“易恩你是不是又在说我坏话?我都有听到哦。”

“我哪有!”

弹幕飘过一片“哈哈哈哈”。

【哦哟,小孩讲他哥坏话,被抓包咯!】

【马马我作证,易恩说你又老又笨还是个蠢货。】

【蠢货~】

【马振桓,这你都能忍?打他啊!】

【话说易老师说他哥坏话能不能换一个新的词?】

“新的词?Emmmm,又懒又out怎么样?”易恩答着,走进了卫生间。他上下打量了一下Evan,觉得自家男朋友并没有什么暴露之处不能出镜,于是很爽快地切换了镜头视角:“来,给你们看一下马马。马振桓你要不要跟粉丝打招呼?”

“诶?hello!”镜头里的Evan满手肥皂泡泡,穿着卫衣外套,袖子高高卷起,“不好意思我正在洗衣服,马上就好,大家可不可以等我一下?”

弹幕自然是一片“可以”。

Evan对易恩笑道:“我刚刚有听见你说我又懒又out哦,拜托你确定我懒?”

“懒汉~”易恩从镜头后不怕死地怼他哥。

【懒?一个邋遢要别人帮忙收拾房间的人没资格说别人懒233333】

【易柏辰,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马马都在洗衣服了你居然还说他懒?】

Evan一边搓衣服一边回怼:“喂!拜托!我现在洗的可是你的衣服诶!”

“威!你闭嘴啦!”

【等等!Evan洗的是popo的衣服?】

【惊天巨糖!】

【卧槽卧槽卧槽!我听到了什么!】

Evan对着镜头爆料:“我跟你们说哦,易恩今天下午没戏,在房间里!床上!吃火锅!结果光顾着玩手机,把碗里的菜还有汤全部打翻了,弄得床上还有衣服上到处都是,手机也坏掉了。”

易恩不依:“喂,这是我一会儿打算自己跟粉丝讲的诶。”

【天呐!popo没事吧?】

【易柏辰你有没有被烫到?】

易恩把镜头切换回来后忙回答粉丝:“安啦安啦,是已经凉掉的菜和汤,没有被烫到。但是那下子真的是被吓到了。”

Evan的画外音传来:“我也被你吓到好不好?差点以为要帮你叫救护车。我换被子换床单搞了一下午,怕你洗完澡来不及做直播现在还要帮你洗衣服。我告诉你,下次再酱紫你就自己洗!”

“好啦,我下次注意啦。那你需要我在这边陪你吗?”

Evan想了想:“你先去做直播吧,我洗完就过来。”

“好的,那我先回房间。”

“不许把被子弄脏!不许在床上吃东西!”

【噗哈哈哈哈哈感受到了马马扑面而来的紧张。】

【嫌弃~】

【马马人妻属性鉴定完毕,IE党头顶青天!】

【咳,温柔人妻攻了解一下,谢谢。】

【喂喂喂,你们不是要在弹幕里撕攻受吧?】

【马马今天发糖好猛哦!】

【易大手地位不保啦!】

【马老师就是马老师,佩服佩服。】

【他哥到底大了四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颗惊天霹雳!】

易恩飞快地扫过这些弹幕:哼,我平时发了那么多糖你们都不夸我,马振桓才偶尔发一次你们就夸他厉害,到底是不是粉丝啊!

【只有我一个人奇怪为什么popo会在床上吃火锅吗?】

“为什么会在床上吃火锅?因为这里的床有配那种小桌子,就像中国古代的那种炕一样,所以可以在上面吃饭啊。”易恩说着,举着手机回了房间。他上床的时候直播镜头飞快地扫过床铺,眼尖的粉丝已经发现了——那是一张双人床!

【等等!双人床?我没看错吧?】

【啊啊啊啊双人床双人床!我要炸!】

【原来是双人床,难怪马马那么生气了。】

易恩看着各种双人床的弹幕刷过去,思考:如果解释了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于是思考了三秒的易恩决定无视。哼,本大手暗戳戳地发糖就好,你们光明正大地吃。

他挑了一条弹幕:“我的手机坏了现在在用谁的手机直播?当然在用马振桓的啊。”

“什么时候回台湾?唔,现在还不知道。”

“在哪个国家拍摄?Emmmm,你们猜?反正我们这边现在没有太热。”

易恩和粉丝闲聊了十分钟的样子,Evan终于洗完衣服回来,在镜头前熟门熟路地掀被子上床。

【似曾相识的一幕23333】

【我突然想到了cklz期间的那次直播。】

【打赌:这两人马上就要开启结界模式了。】

Evan坐到床上后,把卷起的袖子放下:“房间里好冷哦,你是不是把空调打得很低?”

“诶?我开了空调之后就没管温度了。”

“你别又像上次一样感冒。”Evan说着,越过易恩去拿他那一侧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结果不小心碰到床上的小桌子,震翻了手机。

“啊——Sorry!”Evan赶紧把手机扶好,“诶这不是我的手机吗?”

“对啊,我的手机没法用……Sad。”易恩看着直播屏幕里的自己,一脸悲伤。

【艾玛!这是马振桓的手机易柏辰随便可以用的意思吗?】

【popo知道马马的手机密码?!】

【新人围观,瑟瑟发抖,薛蟠和柳湘莲的感情这么好?】

【咳咳咳咳,请新来的旁有们自行搜索spexial,你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这两人和上次直播的贾政贾琏是不是一个团的?上次那两人也是看起来感情超级好的那种。这个团画风略迷啊。】

弹幕刷得人眼睛都看不清了,两位蒸煮却完全没有管,还在继续上个话题。

“你先把遥控器递给我一下啦!”Evan说。他拿到遥控器后立刻把温度上调到26度,然后把遥控器放在自己这边,最后舒舒服服地将半个人都缩进被子里。

“加拿大人不是不怕冷?”易恩怼他。

“可是我怕你会感冒。”Evan微仰着脸,笑答。

两人相视一笑。

“好啦好啦,我们赶紧看弹幕。”

Evan直起身,开始正式和大家打招呼:“Hello大家好,我是SpeXial的Evan马振桓,今年二十七岁。我在《石头记》中饰演柳湘莲。那柳湘莲呢,他是一个世家子弟,但是偏偏喜欢唱戏,所以是一个具有叛逆精神的人物。”说完,他看向易恩:“OK,换你了。”

易恩朝镜头挥挥手:“大家好,我是SpeXial的易恩易柏辰,今年……二十三岁。我在这部剧里扮演呆霸王薛蟠。”

Evan看他:“没了?”

易恩摊手:“没了。”

“可是你不需要介绍一下这个角色吗?”Evan问,“我之前有看到你的粉丝在ig上留言说你为什么要演薛蟠。”

“因为我想演这个角色所以我就演了这个角色啊。”易恩像说绕口令一般地解释了一通。

“你可以说得再具体一点。”

“好吧。”易恩看着镜头,开始认真解释:“因为我在上课的过程中发现很多观众对于薛蟠这个角色都有刻板印象,就是觉得他是一个很坏的好色肥猪,但是我上完课后感觉不是这样的。其实用老师的话来说,人性是复杂的,曹老先生塑造《红楼梦》的成功之处的其中之一就在于,他的每个人物都是立体的,不能单一地用好或者坏来形容。就像薛蟠,他打死了冯渊,还逃掉了官司,放到现代来的话他可能要被人肉;但是薛蟠身上并不是完全没有优点的。所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演好这个角色,让观众在看了之后对薛蟠这个角色有新的认识。”

【厉害了popo,这是要往演技派的方向走啊。】

【淘风娱乐本来就是要把他们培养成演技派啊。】

【再次感谢陶总把我们湿背秀的小哥哥们解救出来!】

【红楼迷一枚,刚才还以为这又是个跟风卖腐的剧组,但是现在听了这个小哥哥的,觉得小哥哥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我要去再读一遍红楼,仔细研究呆霸王。】

二人的宣传直播继续。二人默契地开始挑选和剧有关的弹幕回答。

易恩:“这么热的天拍古装辛苦吗?还好,我们这边不热。而且上面是拍摄场地,下面就是睡觉的地方,超级方便的。”

Evan:“马马看得懂古文吗?我现在都能看得懂,《红楼梦》这本书真的是越看越有味道,推荐大家去看。”

易恩补充:“划重点,看前八十回曹老先生写的就可以了。我们这边上课都是让我们精读前八十回。”

【哈哈哈哈这是在嫌弃高鹗的狗尾续貂吗?】

【高鹗的续哪算续?那压根就是一ooc的同人。】

【马马居然给我推荐了红楼梦?book思议!】

【厉害了word马。】

易恩读弹幕:“马马和尤三姐的对手戏拍了吗?”

Evan答:“暂时还没有诶。”

Evan读弹幕:“这个演薛蟠的小哥哥真的只有二十三吗?看起来很成熟啊。噗哈哈哈哈,易恩你自己解释。”

易恩无奈:“威~我哪有?!我真的只有二十三岁,我只是因为拍戏而变得沧桑了。”

易恩读弹幕:“马马今天超级帅。”

Evan:“谢谢~”

Evan读弹幕:“易恩易恩,宝钗小姐姐漂亮吗?”

易恩答:“薛宝钗诶!我妹妹诶!看我就知道了吧!”

说到这,易恩突然一拍手:“对,这个有必要说一下,这次我们剧组的女演员普遍年纪都比较小诶,特别是演十二钗的,98年、99年、00后……都有。”

Evan转过头去对他说:“因为导演是按照你的年龄在选啊。”Evan又转回来对着镜头爆料:“易恩是这批主角里的年龄标杆啦,因为易恩的刘海放下来,少年感就很足。所以选角组在选角色的时候都是以易恩为标杆的,按照他的年纪往下压。或者像钟羽还有大峰那样,看起来比易恩小的。”

【卧槽这是什么缘分!87版的时候宝钗小姐姐是年龄标杆,这回换成了宝钗她哥。】

【刚才谁说我们popo成熟的?人家明明是年龄标杆。】

【其实这样的年纪蛮好的,我一点也不想看中老年妇女版红楼梦。】

这个话题结束,直播继续。

Evan:“马马是不是要拍唱戏的戏?是的,定妆照大家都有看到。我这段时间一直都有在上戏曲课,然后今天已经把柳湘莲唱戏的镜头拍完了。”

易恩:“那易恩和马马是不是有对手戏?对的,今天除了拍马马唱戏,还把接下来薛蟠调戏柳湘莲的镜头也给拍了。”

Evan:“求家暴?不不不,没有家暴。”

易恩:“不是删掉了这段剧情,是因为柳湘莲打薛蟠的戏是外景,要等到回国后才会拍,我们现在拍的都是室内或者园内的景。”

Evan:“很期待……期待什么?期待我暴揍易恩吗?”

易恩:“OK我就知道你们都很期待我被Evan揍对不对?”

弹幕飘过一片“对”,Evan装模作样地朝着易恩挥挥拳头,易恩佯装心碎。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专心宣传新剧,该保密的保留悬念,该爆料的说出来增加花絮。二人默契十足,尽管他们已经在克制了,但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感情还是甜得cp粉们嗷嗷直叫。因剧进来看直播的红楼迷们也有不少被安利到的。一小时的直播很快过去,到了末尾时来了个惊喜——

【——吕鋆峰V进入直播间——】

【吕鋆峰V:看我看我,今天结束得早,大家在上面自己弄烧烤撸串,你们两个做完了直播来不来?】

“诶诶诶?刚才那条弹幕是大峰吗?”易恩眼尖。

窥屏直播的吕鋆峰干脆刷了个礼物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弹幕顿时炸了。Evan和易恩却不管粉丝们了,几乎没有男生能拒绝烧烤,两人异口同声地道:“去!”

【吕鋆峰V:快来快来!林妹妹宝姐姐都太能吃了,我抢不过他们!】

【吕鋆峰V:啊啊啊探春刚刚抢了我的肉串!】

Evan和易恩:“我们还有1分钟结束,给我们留点肉啊!”

【吕鋆峰V:快!】



TBC


——————————————————————————————————————————————————————————


家暴戏份和双白的打天下就留到5月份的更新啦~~~

评论(3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