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无花无酒过清明】情兽(上)

一句话简介:国师跳大神把小齐变成了熊猫,于是蹇奶爸和齐滚滚的甜蜜生活开始啦!


本次【无花无酒过清明】活动公告点这里,其余文请认准#天玑国包产到户增产六成#tag


中篇与下篇明晚7点左右放。


——————————————————————————————————————————————————


————上篇————


【1】

天玑国最近出了两件大事。

头一件,天玑国的战神上将军、天玑王的心肝宝贝齐将军齐之侃,称病赋闲在府,并谢绝了一切闲杂人等的探望。

——嗯,谁都知道,在天玑王眼里,除了他自己,任何人对于那座将军府而言,都是闲杂人等。

第二件大事,天玑国那个成日上窜下跳的国师终于栽了。据不可靠消息,国师在天官署祭常祀,却不慎从祭台上跌落,至今昏迷不醒。于是天玑百姓人心惶惶,天玑王手舞足蹈(?)。不过再据可靠消息,天玑王下令让国师安心将养,转头便雷厉风行地夺了国师与天官署的权,颁发政令,安抚百姓。

至此,天玑朝堂虽然缺了两位“重臣”,却依然有条不紊,甚至焕发生机。

 

【2】

蹇宾在殿中批着折子,难得的,没有批一本扔一本。待批完了一叠,蹇宾放下笔,按按有些酸胀的手腕,正待再换另一沓开始批阅时,倏地感觉到脚边有只小东西在拱着自己。蹇宾朝下一瞧,遂捞起趴在他足侧的一只黑白团子,抱在怀里狠狠地揉了两把。

那只黑白团子发出“嘤嘤”的两声叫唤。

“小齐可是饿了?”蹇宾垂下头,温柔地询问。

团子小心地收起爪子后,伸出小掌搭上蹇宾的腕。

蹇宾莞尔一笑:“好罢,齐将军就算变成了这食铁兽也仍记得让本王按时用膳,如此用心,本王岂敢不领?”说罢,蹇宾扬声朝着殿外吩咐:“来人,传膳。”

熊猫齐之侃发出了愉悦的欢叫。

 

【3】

话说这天玑国堂堂的上将军如何竟会变成一只食铁兽呢?此事便要从头说起了。

原来齐之侃在朝堂之上有一死对头,便是那国师若木华。天玑信奉巫仪蛊礼,国师若木华在天玑的位置便举重若轻;奈何当今天玑王蹇宾是个不喜被神权掣肘的,因此颇看若木华不顺眼,索性将自己的心腹侍卫齐之侃提拔成了上将军,与若木华分庭抗礼。

齐之侃生平第一次领军便连下天玑隔壁的天枢五城,逼得天枢求和,若不是若木华施计说服蹇宾停战,齐之侃只怕还能再下个五城。饶是如此,齐之侃已凭借如此惊人的战功把那些怀疑他和王上的人狠狠打脸,在军中威望颇高,渐渐传出“战神”之名,远比若木华更得蹇宾的心意。加之齐之侃素日里虽瞧着沉默寡言,但一旦到了朝堂上对上他若木华,往往牙尖嘴利,怼得若木华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大半辈子都顺风顺水的若木华到了晚年居然还玩不过一个不及弱冠的愣头青,国师大人心里苦啊。于是恨齐之侃恨得牙痒痒的若木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扎个小人什么的,在天官署中的祭祀中于轻声念祭词之际向神明诅咒上齐之侃一两句更是家常便饭。没成想啊,这诅咒的话有时候真不能乱说。

那一日蹇宾命人在将军府移栽了一片极为珍贵的龙鳞竹。这龙鳞竹是玉衡郡献上的贡品,若木华早早地便看上了,只等寻个法子昧下;哪知蹇宾也为他的宝贝疙瘩相中。于是竹子一进王城,连进宫登记都不曾,便直接拉到将军府。得到消息的若木华气得肉疼。这不,那一日的常祭中,国师便念念有词:最好能把齐之侃这厮变成吃竹子的畜生,让他吃一辈子的竹子去罢,等吃不到竹子了就饿死他病死他!

谁都觉得这不过是若老爷子又在发牢骚,哪知,一语成谶!

听说龙鳞竹已经栽好的蹇宾怀着雀跃的心情,熟门熟路地摸去将军府串门儿。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今日造访的理由:赏竹嘛!哪知竹子倒是赏见了,可是想一起赏竹的人却遍寻不着。

怒了的蹇宾直截了当地命人把将军府翻了一遍,最后下人只在竹林里找到一只不知打哪儿来的黑白团子,可是他们的将军却愣是没找到。

蹇宾瞪着那只又像熊又像猫的黑白团子,面色阴沉,如外头狂风暴雨的天气。

在竹林中被雨淋得湿哒哒的黑白小团子在接到蹇宾的眼神后,怂成一团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4】

听完暗卫回禀的蹇宾掀了御案:“若木华这老贼竟然这般咒小齐!着实可恨!”

暗卫垂眸不语。

“那齐之侃人呢?找着没?!”蹇宾怒气冲冲地问。

暗卫摇摇头,然后在蹇宾火星乱迸的目光中硬着头皮答道:“启禀王上,齐将军素日里去的几处属下等都找遍了,就连几个城门的守城军也查问过,未见齐将军出城。属下以为……”

蹇宾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

“说!”

“属下以为,将军府少了齐将军,但不知……有没有多出什么来?”暗卫说完,惴惴不安。

嗯?多出什么?蹇宾想了想,旋即脸色大变,脱口而出一声“荒谬”。

“属下知罪!”

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蹇宾终于有了动静。他沉声丢下一句“此事不可外传”,暗卫应喏,行礼告退。

 

【5】

“齐将军府上的那只黑白兽呢?”蹇宾在自己殿中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哦不,是兽——于是气急败坏地问殿外的宫人。

被问到的小内侍心惊胆战地回禀:“启禀王上,那小兽淋了雨沾了尘土,已送去衔宝坊照料了。”衔宝坊便是宫中豢养猫猫狗狗之类的玩宠之处。

“……混帐!”蹇宾怒喝一声,撇下被吼懵了的小内侍,拔腿就往衔宝坊跑。于是整宫的宫人目瞪口呆地见证了他们尊贵的王全无形象地飞奔的一幕。

 

【6】

一路疾赶至衔宝坊,那只黑白小兽刚被强制洗完了浴,浑身还湿嗒嗒的。蹇宾直接把伺候的人全部赶出去,然后蹲在那小兽面前。

蹇宾仔细端详着小兽。这黑白团子却仿佛很怕对上蹇宾的目光似的,扭过头,意图用屁股对着蹇宾。

小团子转到左边,于是蹇宾跟着转到左边。小团子又转到右边,蹇宾也跟着到右边。如此几个来回后,这只黑白团子索性用爪子捂住眼睛,趴在盆子里装死。

蹇宾直接伸手到这小兽的胳膊下,把团子举了起来,和自己平视。

他严肃地盯着团子,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小齐?”

黑白团子整团都僵了。

蹇宾忍不住“啧”了一声,这都从团子变成硬块了,小齐素来不信这些,可知这会子吓成了什么样。

团子毛上的水滴滴答答,弄湿了蹇宾的袖子。蹇宾瞧着这样不行,忙把团子抱到熏炉边暖着,然后取了块布巾给团子擦毛。

大布巾把这团子整个都给包住了,蹇宾隔着布揉啊揉啊揉啊揉,总算把这小东西重新从硬块揉回了团子。

手感不错。放下布巾的蹇宾如是想着,险些没忍住顺手拍拍它圆滚滚的小屁屁。

蹇宾重新举起团子,低声道:“你莫担心本王会怕,本王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下的毒手。你若果真是小齐,便叫唤一声。”

黑白团子犹豫半晌,终于轻轻“嘤”了一声。

“小齐!你果真是小齐!”蹇宾惊呼。

 

【7】

“本王的小齐啊~!”

一人一团抱头痛哭。

 

【8】

于是若木华被召进宫了。

蹇宾反手就是一个镇纸砸过去。

“国师自己惹出来的祸,自己解决。否则,别怪本王抄了你若家满门!”蹇宾又摔了一个砚台。

若木华看看蹇宾脚边的那只团子,战战兢兢:“王上,老臣真不知会如此啊!”

蹇宾冷哼:“齐将军于我们天玑可是有不世之功的,如今国师把他变成了这样!”蹇宾一指齐团子,齐之侃适时地朝着若木华呲了呲牙,若木华的满是褶子的脸皮一抖。

“国师若是不能让小齐恢复,那么国师这辈子也别想踏出天官署一步!”蹇宾恶狠狠地说。

若木华满头的冷汗,磕头谢恩。

若木华退出殿之际,蹇宾阴测测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国师,若是此事传了出去,本王可不知本王届时会做出何事来……”

若木华浑身一激灵。

他是位高权重,可是再位高权重他也想活着享受啊!俗话说横的怕不要命的,齐将军变成了这样,若是他再动什么歪脑筋逼急了王上,王上当真发起疯来……

啧!

惹不起惹不起,他还是回去诚心向神明祈求,让齐将军恢复原样吧。

 

【9】

于是,齐将军因病赋闲在家休养;而国师若木华也因为从祭台上摔下来而昏迷不醒,于天官署内闭门不出。

 

【10】

蹇宾把黑白团子状的齐之侃抱至膝头,温柔地安慰:“小齐莫怕,本王一定让你恢复原身。”

齐之侃“嘤嘤”了两声,安慰似的拍了拍蹇宾的胳膊,然后又不安地仰起头,再冲蹇宾“嘤”了几下。

蹇宾轻笑:“既是小齐,本王有何好怕?本王说过,只要小齐在我身边,不论是何模样,我就安心了。”

团子齐之侃格外感动,黑溜溜的眼珠子都蒙上了一层湿。

蹇宾忙哄道:“小齐可莫哭,这毛才擦干呢。”

齐之侃一呆,旋即羞愤地用爪子捂住眼。铮骨男儿不轻易流泪,他真没想哭,可是这畜生的身子就是忍不住!

蹇宾见状,烦恼了一天的心情终于放晴,忍不住偷笑。

 

【11】

事实证明,即使变成了黑白团子的齐之侃,也还是那个一心一意操心蹇宾的齐之侃。

晚间蹇宾抱着他批奏折时,齐之侃把黑乎乎的熊掌“啪”地按到蹇宾的金丝砚台中,结果没控制好力道,把墨水全给溅了出来,奏折上、桌布上……到处都是。于是齐之侃格外心虚地仰脸去看蹇宾,见蹇宾一脸浑不在意,才低下头,艰难地开始用熊爪在纸上写字。

孰不知蹇宾在齐之侃背后捂脸:啊啊啊啊啊!变成团子兽的小齐好可爱啊!

看着小团子撅着屁股认真划拉的模样,蹇宾终于没忍住,朝着齐之侃圆滚滚毛茸茸的小屁股伸出了“罪恶之指”——

戳!

正在努力写字的齐之侃动作一僵。怎么感觉屁股被戳了?

他操纵着笨重的身躯回过头,只见蹇宾正微微颦眉,一脸严肃地看着齐之侃用爪子划拉出来的东西,口中还道:“小齐这是在写字?”

齐之侃“嘤”了一声,转了回去,一边继续写一边想:王上素来端庄,不是那般的人,大约是自己还没熟悉这畜生的身子,故而有了错觉罢。

蹇宾在齐之侃脑后捻着指尖,意味深长地一笑——

小齐的屁股软乎乎圆嘟嘟还富有弹性,真好玩,下次再找机会戳一戳,嘿!

 

【12】

齐之侃终于写完了。蹇宾把下巴搁在齐团子毛茸茸的脑袋上,凑过去看了半晌:“收……权?”

齐之侃努力用自己豆子大的眼睛表达出严肃的情绪。

蹇宾的手仿佛无意识地在齐之侃毛乎乎的背上揉啊揉:“小齐说的不错,这倒是个好时机……”

齐之侃的严肃破功,开始挣扎:王上您别揉了!

蹇宾假装没感觉出来某团子的反抗,抓紧时间再撸了两把毛,随后把齐之侃举起来,严肃地盯他。

“若木华这老匹夫的权自然是要收,不过本王现在倒是有件更重要的事须得弄清楚。”

听了这话的齐之侃也不由地紧张起来:还有何事?

蹇宾端详齐之侃半晌,终是疑惑地开口:“又像熊又像猫,小齐,你变的这是个什么东西?”

 

【13】

蹇宾不知道齐之侃变的这黑白团子是什么生物。

齐之侃也不知道自己变成了啥物种。

于是蹇宾只好写信向另外三国王上求助。他在信中把这黑白团子的模样描述了一番,然后不耻下问。

天璇王陵光和天枢王孟章很快回信。孟章的信先到,然而并有没什么卵用,因为天枢王表示他也不晓得;随后陵光的回信也来了。陵光在信中提到,他也不知此兽为何,但他身边的公孙钤倒说曾在古籍上读到过类似的,按蹇宾的描述,像是食铁兽。

食铁兽?

蹇宾看看趴在榻上撅着圆敦敦的屁屁正在睡觉的小齐团子,上前去给他盖好小被子,顺手再戳了一下屁屁,然后皱着眉想:难不成要去小齐的剑庐弄点还没拿来铸剑的铁来喂小齐吃?

 

【14】

姗姗来迟的天权王回信拯救了小齐将军即将以铁为食的杯具。

执明毫不客气地在信中嘲笑了一番蹇宾的没见识,顺便信誓旦旦地说另两个王肯定也不知道。把蹇宾气得差点掀桌子。

嘲笑完,执明还是正儿八经地解答了蹇宾的疑惑。这兽在天玑天璇天枢难得一见,但在天权却是特产。此兽果然名叫食铁兽,破坏力挺强的,长成后若真发起怒来,绝对可以致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于死地。不过好在基本上只要不惹他们,这种食铁兽的个性还是温顺的。顺便一提,执明觉得食铁兽这个名字太土,觉得这兽长得像熊又像猫,于是给起了个名叫熊猫;后来他又发现这熊猫素日里感觉笨手笨脚的,经常滚来滚去,索性就顺嘴一点,叫“滚滚”了。

蹇宾看看翻着肚皮呼呼大睡的齐之侃,忍不住再上手戳戳,然后摸摸下巴:齐滚滚么?

 

【15】

不得不说,执明靠谱起来还是挺靠谱的。他在信中直接把滚滚的饲养注意事项全给列了一通,然后说看蹇宾的样子估计他那里只有一只熊猫,于是执明就在王宫的兽园里挑了几只,配上伺候的人,连同回信一起打包给蹇宾送来了,好给蹇宾的那只熊猫作伴。这也是为什么天权的回信来得最迟。

蹇宾如获至宝,忙把饲养相关给抄录了下来,然后宣了天权使者看执明送的滚滚。

蹇宾想得很好,他的小齐又不是真的熊猫,玩伴什么的,不需要!不过他倒是可以挑一只和小齐现在差不多大的来试着养养,免得出甚么岔子。

哪知那些还没长成的熊猫从笼子里放出来后,不知是不是因为蹇宾身上沾着浓重的同类气息,一个两个的,争先恐后地朝着蹇宾的方向爬去。

蹇宾:……

被熊淹没,不知所措。

终于睡醒的齐之侃齐滚滚一睁眼,就看到他家王上站在一片黑白团子中间,其中还有个特别胆大包天的,已经抱上了他家王上的腿。

……

放肆!

 

【16】

事实证明,即使变成了黑白团子的齐之侃,也还是那个战力超群的齐之侃。

只见齐滚滚一翻身就从榻上骨碌碌地滚下来,到了地上还滚了几下。随后齐之侃立马立住,喉咙里不自觉地发出低沉的咆哮,龇牙,然后开始往那堆黑白团子的阵营里冲锋。齐将军一滚当先,左手一记糊熊十八掌拍开一只小熊猫,右手一个空毛拳揍翻挡路的中熊猫,然后一出滚滚功成功怼开一只大熊猫。齐之侃一路势如破竹,直冲蹇宾,最后一记吸崽大法扯下那只抱着蹇宾腿蹭啊蹭的熊猫崽,以一滚当关,万滚莫开之势,横在蹇宾面前,厉眸恶狠狠地扫过那些已经东倒西歪的熊猫们,其英勇之姿,有诗为证:

蹇宾身侧熊正旺,万里阴云无日光。

滚滚满殿黑白乱,纷纷遍地寻上王。

兽来扑王似黏毛,齐去迎兽如破防。

熊掌落时坠飞炮,利爪扇处难躲藏。

近看千钧势未休,远观八面威风敛。

身横人前气不消,此王我家志猖狂!

 

【17】

蹇宾目瞪口呆。

 

【18】

赶走了闲杂熊等,齐之侃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方才都干了些什么。看了一眼笑得打跌的蹇宾,齐熊猫忧郁地背过身去,坐在地上,思考熊生。

难不成他从人变成了兽,连人性也变成兽性了?

蹇宾简直笑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他走过去直接抱起齐熊猫来了个举高高:“听说这小兽比人直白,没想到小齐变成这番模样后,果真比从前直接了不少。”

齐熊猫的毛盖住了他通红的脸和耳朵,然后在半空中拼命划着两条小短腿,嘤嘤直叫。

“好好好,本王这就放小齐下来。”蹇宾笑眯眯,却直接把齐之侃整只都抱进了怀里:“小齐走,本王带你去外头晒太阳。”执明的信上说了,要给年幼的滚滚多晒晒太阳。

齐之侃熊猫脸埋在蹇宾颈间,表示自己没脸见人了。

蹇宾坐到石凳上,把齐滚滚从自己颈间扒下来,放在腿上,把团子摊平,然后揉背毛,揪尾巴,戳屁股,捏耳朵,挠肚皮……一套做全。

好了不用说了,上回戳末将屁股的肯定是王上了,王上居然还假装正经,差点骗过了末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上。

齐将军生无可恋,两眼望天;天玑王迷撸熊猫,无法自拔。

 

【19】

蹇宾突然低声轻呼:“原来真是只公的!”

齐之侃:“……”

垂死病中惊坐起!齐熊猫格外大不敬地一把拍开某王的爪子,挣扎着跳到地上。

不是公的,王上你以为是母的吗?!

 

【20】

腹黑王上与萌宠滚滚.avi的生活便这样欢乐地继续。


————上篇·完————

评论(69)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