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无花无酒过清明】情兽(番外)

你们相信我,这真的是一篇甜回来的番外!!!


    中~下

————————————————————————————————————————


【番外】


正月初一,起了个大早出城预备去走亲戚的几个百姓发现了祁山脚下的熊猫尸体。


“哟,这不是食铁兽吗?从宫里头跑出来的?”


“我说你这个老婆子没见识,宫里守卫森严,哪能这么容易跑出来?再说了,宫里养的食铁兽,各个毛光皮亮,哪会像这只一样瘦?这只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跑来的吧。”


“作孽哦,大过年的。”


“各位,各位,”其中一个男人发言,“你们看这只食铁兽眼睛上是不是长了什么虫子?”


“好像是的……呀,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


那男人道:“把这畜生丢在这里也不行啊,你们看他眼睛长得这些东西。要我说,干脆把这尸体给烧了吧,免得到时候烂掉发臭,说不得还会染病。”他回头望望城门口的方向,“这儿离城里也不算远,我是怕……”


此语一出,那些围观的百姓顿时都消了怜悯之心,七嘴八舌地附和——


“对对对,还是烧掉吧,烧掉好。”


“老天保佑哦,好不容易才熬过了雪灾,快点烧掉吧。”


在这一片赞同声之中,另一个男子走了出来。他背着一个大背篓,里头装了不少年货。


“这样罢,”这男子说道,“我正好要上山去扫墓。这在官道边烧也不太好,不如我把他弄到山上去烧了再埋掉吧。大过年的,也是可怜。”


有人主动揽了这个活儿,大家自然乐得当甩手掌柜,毕竟纵使怜悯,也不是谁都愿意沾染这个晦气。


那男人把年货从背篓里取出,然后一个人将这熊猫提起,放入背篓。随后他提着年货、背着熊猫上山。


到了山腰处,齐之侃的剑庐的对面不知何时也搭起了一间屋子。那男子熟门熟路地进了屋,放下年货和背篓,然后去打了水来。


“将军。”男子一开口,便道破了齐之侃的真实身份。他拧了块布仔细替这具早已僵硬的尸体擦拭。“待属下帮您弄干净了,就带您去见王上。”


原来这一身平民打扮的男子,正是齐之侃从前的心腹斥候。斥候跟随齐之侃多年,除了蹇宾,他是全天下最了解齐之侃的人。阿胃假扮齐之侃或许能骗过其他人,却绝对骗不过斥候。


斥候擦了擦眼泪,然后继续为齐之侃洗着身子:“天下人都不知道,王上就埋在将军的剑庐后头。王上他……属下这么多年看下来,王上看着性子急,对将军却是真的好。将军,王上至死也没有辜负将军。只是属下没想到,将军居然真的千里迢迢地找回来了。”


斥候帮齐之侃擦洗干净了,随后抱着齐之侃进了内室,那里摆着一副两人多宽的棺椁。


“这副合葬棺,自从遖宿王把王上葬到这边后,属下就准备了,还以为会用不上。没成想将军您到底还是回来了。”斥候哽咽着,把齐之侃抱进了棺中。


斥候把棺椁推到剑庐后,那里立着一座孤坟。无字碑前,斥候跪下来,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王上,小人冒犯了,还请您忍耐片刻。”语毕,斥候又磕了一个头,而后起身,用铁铲一点一点挖开了坟茔。斥候忍着眼中的湿意,为蹇宾整理遗骸,而后放入合葬棺。


蹇宾躺到齐之侃身侧的那一刻,一道白光闪过。斥候眨了眨眼,只见棺中的齐之侃,已然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一身白衣胜雪,面容一如生前,还带着恬淡的微笑。


斥候一怔,旋即猛地跪下,朝着棺中二人叩首。


“王上,将军,你们此生为国为民操碎了心,这以后的日子,小人替你们看着这天下。望你们来世莫要再这般多的负累,一生相伴。”


棺木合上,坟茔重起。


……


很久以后,在中垣大陆上流传着一个传说:天玑古国的祁山上世世代代住着一户人家,是为守庐人——守着一个剑庐、一座坟。若是盛世便隐居不出;若是乱世,则必然派出勇武男儿平定四方,待天下定了,便再度归隐。


……


……


……


……


……


……


……


……


……


……


“啊啊啊啊!”穿着一身熊猫睡衣的易柏辰趴在床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猛捶着枕头,“熊猫那么可爱,这个作者怎么可以把熊猫写死掉!”


马振桓刚吹完湿嗒嗒的头发关掉吹风机,一时没听清,拎着电吹风走出来问:“什么把熊猫写死掉?”


易柏辰猛地起身,朝马振桓一递手机——马振桓往后躲了躲,因为某小孩差点直接把手机拍到他的脸上——然后易柏辰气呼呼地向马振桓告状:“你看就是这个作者,叫什么馨旎的,她居然在清明节的时候写小齐将军被国师跳大神变成了熊猫,最后在去找蹇宾的路上死掉了!啊啊啊啊啊!我们清明发了那么多的糖给她们,结果她们全在写刀!全在写刀!”


马振桓飞快地扫了一眼易柏辰的手机页面,然后拨开易柏辰的爪子:“我们发糖她们就发刀,这很奇怪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居!然!敢!把!熊!猫!写!死!掉!我要把她记到我的小本本上去!”易柏辰狠狠地扯了扯自己的熊猫睡衣,然后跳下床。


马振桓非常毁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好吧,那你赶紧记一记然后过来吹头发,明天早上还有班机,要赶快睡觉。”


易柏辰一边记一边和马振桓告状:“马马你知不知道这个作者有多过分?她居然写国师跳大神把小齐将军变成的熊猫,结果害得天玑亡国了诶!”


“变成了熊猫?好像蛮有趣的!”马振桓失笑,上上下下打量着穿着熊猫睡衣的易柏辰。


易柏辰毫无所觉,继续道:“啊!我就觉得她的ID眼熟!马马你知不知道你上次微博翻过她的牌子!”小孩转过头,一脸控诉地看着马振桓。


马振桓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极了:“我翻过很多粉丝的牌子。”


“下次不许翻她!”易柏辰恶狠狠地说。


“好好好!”马振桓举手投降,“那么请问易老师有把这个假粉的ID记好了吗?我们该睡觉了。”


“记好了。”易柏辰把本子一盖,转身蹦上了床。


马振桓关了灯后,在易柏辰的身侧躺下,易柏辰毫不犹豫地蹭过来。马振桓摸摸他毛绒绒的熊猫睡衣,觉得手感相当不错。


“马振桓……”适应了黑暗后再去看易柏辰,就会发现小孩的眼睛真是亮晶晶的好看。


“嗯?”


“如果我变成熊猫了,你会不会照顾我一辈子啊?”


马振桓认真地想了想:“我可能会把你上交到熊猫基地去。”


“……”


易柏辰狠狠地翻过身去:“老子要睡觉了!”


“喂,Ian?”


“……”


“生气了?”


“……”


“睡着了?”


“……”


“好吧,good night!”


“…………”


第二天一早,易柏辰睡眼惺忪地被马振桓叫醒,他坐在马桶上刷着手机醒神。


突然——


“马马马马!”


“怎么了?”


“昨天晚上那个作者更新番外了。”


“嗯?”


“你看!”


易柏辰把手机举到马振桓面前。看着易柏辰兴高采烈的模样,马振桓想着反正他提前了半小时叫起,不怕来不及,索性就顺着小孩看了起来——


【“小齐?小齐?小齐醒醒!”


齐之侃被摇醒,只见蹇宾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阿蹇?”齐之侃惊坐而起,紧紧拉住面前的人上下细看,忽而一把抱紧了他,“阿蹇……阿蹇……”


蹇宾被箍住,一时间有些愣神。小齐有多久未曾唤自己阿蹇了?


蹇宾小心翼翼地回抱住齐之侃,轻拍他已被汗湿的背脊:“小齐浑身都湿透了,本……我怕你着凉,故而喊你起来去擦洗更衣。小齐这是梦魇了么?”


梦魇?


齐之侃看看自己修长的十指,结实有力的双腿——他是人!


齐之侃问蹇宾:“阿蹇,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丑时了。”


“不,我是问具体的时日。”


蹇宾莫名其妙:“钧天历三百三十年六月十七。”


六月十七?


“那……一个月前,我可是下了天枢五城?”


“是啊。”蹇宾点点头,轻笑,“小齐这个上将军果真为本王长脸了。”


齐之侃怔怔地看着蹇宾,倏地再次抱住他,泪如雨下。


若是方才那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还未因为日食被国师算计得不得不闭门在府,阿蹇也不会为哄他开心送来龙鳞竹,他也不会因此被那若木华变成熊猫……一切都来得及,天玑国不会亡,他和阿蹇亦不会!


“小齐?”


“阿蹇!”齐之侃埋首在蹇宾的颈间,“是小齐不好,我该早点和阿蹇说明白的。”


“小齐……”


“阿蹇,我心悦于你。”


蹇宾怔愣。


齐之侃紧紧握住蹇宾的手:“阿蹇,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你先听我说。我从一开始在山间剑庐时便心悦你了,跟你回府,伴你至今,我说过,皆是因为,我心意如初。只是从前我怕阿蹇生气,觉得我龌龊,故而一直不敢说。阿蹇,我心悦你,此生我都会伴你左右,绝不会离开。”


终于回神的蹇宾回拥住齐之侃:“傻小齐,你怎么会觉得我认为你龌龊呢……若说有谁怀着见不得人的心思,那该是我啊……我的心意,一直便如小齐。”


“小齐,我亦心悦你。”】


……


看完了番外的马振桓心里有数:“所以你昨晚碎碎念了一晚上的内容只是齐之侃的一个梦,这算互相表白然后happy ending了?”


“当然!”易柏辰得意地一挑眉,“果然还是我的小星辰啊。不像某人,我变成了熊猫还要把我上交给国家。”


“……易恩。”


“干嘛?”


“你知不知道私自养熊猫犯法的欸,我可不想坐牢哦。”


“……哼!”


“毕竟如果我坐牢的话,还怎么照顾你一辈子啊?”马振桓温柔地笑,伸手揉了揉易柏辰的头发,“不如干脆就把你交到熊猫基地,然后我去当饲养员陪你啊。”


“……好啦好啦,算你过关了。”


“嗯,我过关了,所以易老师可以去把你的马桶冲干净了吗?”


“……马振桓你给我闭嘴!”


————全文完————


————————————————————————————————————————


就跟你们说了我是亲妈,文里的双白HE了,mapo也正甜甜蜜蜜地谈恋爱,不许说我是后妈╭(╯^╰)╮

评论(4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