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下)67

终于来更新的我~~~~


前情回顾:Evan为解开穿越之谜,单独和陶灼华回了加拿大;易恩吃醋,找子闳排解分析;陶灼华否定宏正当初的“时空说”。


另外更改一个bug:

【原文】

陶灼华勾勾唇角:“我来给你解释吧,因为根本从一开始,你就不是在易恩进入《超级王爷》剧组后才穿越的!”

“什么?”Evan露出了极为震惊的神情,几乎要站不稳,“这不可能!”他惊叫。那些记忆,都是那么真实,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怎么可能有问题!

【更改为】

陶灼华勾勾唇角:“我来给你解释吧,因为根本从一开始,蹇宾就不是在易恩进入《超级王爷》剧组前才穿越的!”

“什么?”Evan露出了极为震惊的神情,几乎要站不稳,“这不可能!”他惊叫。按照兄弟们说的,那些记忆,都是那么真实,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怎么可能有问题!


至于为什么要改,看了今天的更新就明白了。


前文指路:(上)1~(下)56  (下)57  (下)58  (下)59  (下)60  (下)61  (下)62  (下)63  (下)64  (下)65  (下)66


——————————————————————————————————————————————


第六十七章:潘洛斯阶梯


易恩在桃园机场接到Evan之前,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剧本——


首先,他一定要绷着脸,绝对不能笑,绝对不能笑,绝对不能笑!重要的事说三遍!


然后,马马一定会问自己怎么了;这个时候,必须要惜字如金,用一个冷冷的“哼”字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接着,要赶在马马继续追问之前,拎起马马的行李就往外走,以实际行动表示自己并不想和他多说话。马马肯定心里有很大疑惑,可是他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追问自己,所以,他一定会跟着自己走。


等上了车,自己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车门锁死,再之后——亲他!往死里亲他!不把马振桓的嘴巴亲破了不准停!


嘿嘿嘿~


易恩压低了帽檐,舔了舔嘴唇。


冷静!冷静!易柏辰你不可以被“美色”所迷,你的剧本还没完呢!


易恩收回舔嘴唇的舌,接着往下回忆。


把马振桓的嘴亲破之后要怎样?哦对,马振桓一定会被自己这一前一后的反差弄懵了,就要趁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用理直气壮的语气问他:和“前妻”单独出去,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不和自己商量?


马振桓会怎么回答?嗯,他说不定觉得这只是朋友之间的正常往来。所以,自己一定要抢在他开口辩驳前,给他分析分析:陶灼华是谁?是你的前王后!她生的一儿一女管你叫爸!这个关系怎么也不是“朋友”就能概括滴!就算没有暧昧,也是很特殊滴!所以,你跟人家出去,总要考虑一下自己这个男朋友的心情吧?


啧,有理有据,掷地有声。


易恩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一个赞。


好的,分析完后添一句“算了,回去再说”就开车,给马马一点时间整理。等到了家,自己就可以好好跟马马谈谈这件事了。


子闳说了,自己之所以会出现这个不爽,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正处在从兄弟转变成情侣的这个过程。自己可能比马马适应得快,马马比较慢热。所以啊,解决了这个“不爽”,等于帮马马开了一扇门,让他真正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是情侣了,是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而不是哥儿们!那么接下来,为了增进感情,他们也该做一些兄弟之间不会做、只有情侣才会做的事了。


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观摩的影片,易恩脸红。


嘿嘿嘿~


“叮叮叮——”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易恩脑海中的旖旎。易恩如梦初醒。尽管没有人在注意他,他还是甚为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


易恩看了看来电人后接起手机:“喂,老妈?”


“儿子啊,你接到你家Evan没?”


“还没啦,这边广播通知,航班可能要晚点。”


“哦。那你接上人后要不要带回来吃个饭?你爸今天买了螃蟹回来。”


“吃螃蟹哦?那很麻烦诶,人家飞了十多个小时,很累的啦。下次吧。”易恩直接做主回绝。


易妈妈也不失望,反正也只是随口一问:“行啦,那你好好照顾人家,听到没有?螃蟹我们就给你留一只。”


“好的,谢谢妈咪~”小甜豆朝妈咪撒娇撒得甜兮兮,然而挂掉电话后,小甜豆瞬间变身回了小狼狗,继续在脑中把某个不听话的男朋友酱酱酿酿。


桃目鹅颈,猿背蜂腰,翘臀长腿;眉间若蹙,肤若凝脂,吟哦婉转。真真是、真真是……啊呀呀呀呀呀呀!


“哧溜——”古文词汇告罄的易恩不自觉地吸了吸口水。他赶快往旁边看了看,呼呼,还好没人在拍自己。易恩未免自己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思考春天,果断从包里掏出口罩戴上。


好了易柏辰,停止脑海中的基情小剧场,继续你的剧本。


易恩托着下巴想:小剧场结束后该干嘛?唔,身为一个好攻,是不是应该要给马马做顿饭什么的?


“哼!”→解开误会→送入洞房→晨起早餐。完美剧本,完美收官。


易恩脑海中的小人“啪”地打了一个响指:以后老子不做演员,还可以转行做编剧嘛,哈哈哈。


在机场晃荡了一个小时,Evan的航班终于抵达。易恩远远地就在人流中捕捉到了那个熟悉身影。


Evan也看到了他。帽檐之下、口罩之上的桃花眸立刻笑得眉眼弯弯。


易恩下意识地扬起嘴角——


等等!剧本的第一幕怎么安排的来着?不能笑!不能笑!不能笑!重要的事再说三遍!


于是易恩硬生生拉平了口罩底下,嘴角弯起的弧度。


可惜某人忘了,Evan并不能看见他被口罩遮住的下半张脸,只能读到露出来的一双杏眼里流露出的喜意。于是Evan完全不照某人的剧本走,上来就拍拍小男友的肩膀,说:“走吧。”


易恩:“???”


等等!我没笑!我在不高兴!马振桓你个没头脑的!


Evan见易恩没跟上来,疑惑:“popo?”


易恩回过神,决定把剧本给拽回来。


他上前一步,夺过Evan手里的行李箱,然后朝着Evan重重地一声:“哼!”接着拖着行李往外大步走。


Evan:“……”


小孩吃错药了?


Evan打了个呵欠——他半夜起飞,又素来浅眠,在那么多人的飞机上根本休息不好;加着心结解开,想着快要见到自己男友的兴奋之情,Evan的这一趟飞程基本就没睡。这会儿见到了最想见的人,Evan紧绷的心神一松,倒是泛起了困意,只想快点洗了热水澡,然后躺到柔软的大床上,抱着甜呼呼的小男友好好睡一觉。


Evan又打了个呵欠,勉强睁着眼,用仅剩的一些思维思考了一下易恩的反常表现,旋即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主动帮自己提行李呢,易恩一定是心疼自己飞了十几个小时这么累,想要关心自己,但又很别扭,所以才表现成这样。


Evan在心中把真相安排得明明白白,轻快地跟上去,搭上易恩的肩:“谢啦,popo!”


嗯?谢什么谢?谢什么谢!林北在生气你是看不出来吗?


对于再一次跑偏的剧本,易恩郁卒。


拖着行李到了停车场,易恩开了后备箱,预备把箱子拎上去——啊咧?


易恩瞟了一眼去开车门的Evan。还好他没发现。


深呼吸,提气——


易恩憋红了脸,摇摇晃晃、颤颤巍巍、哆哆嗦嗦地把行李箱抬离了地面。


靠北!马振桓你说,你的行李有没有超重?


正准备上车的Evan往车后头随意地瞟了一眼,见状,硬生生地把打了一半的呵欠憋了回去,然后走到车尾,手托在行李箱底部轻轻一举,十分轻松地就把行李塞进了后备箱。


Evan拍了拍手上看不见的灰尘,带着困意的声音有些闷:“popo你的后备箱又该整理了,乱七八糟的。”


易恩:“……”


易恩很肯定,刚才那一个举行李箱的动作,他绝对没有看错自家男友身上的T恤衫下暴起的肌肉。


马振桓到底是去解穿越之谜了还是去举铁了?!


易恩目瞪口呆。他看看自己空荡荡的T恤衫,顿时满腔心塞。


和男朋友的绝对力量差距有点大,怎么办?在线等,急!


“好了,上车吧。”关了后备箱的Evan坐上了副驾驶,调了调座位,脑袋一歪,闭眼就睡。


易恩生无可恋地跟着上车,点火,起步。等开出了一段距离他才意识到:Wait a minute!说好的把马振桓的嘴亲破呢?说好的委屈巴巴的质问呢?都被某人的肌肉挤出自己的脑子了吗?


正值红灯,易恩差点气呼呼地捶了一记方向盘,却在看到身侧睡得正香的Evan停住。


呐,其实Evan肌肉虽然发达,但是如果只看脸的话,真的很好看内~嘴巴好小,睫毛好长。


好了好了,看在你这么累的份上,就让你好好睡一会儿吧。


果然,我事先替马马推掉老妈的午饭邀约是正确的。就马马现在这个状态,他能把螃蟹壳给嚼吧嚼吧咽下去。


易恩脑海中的小人把一叠剧本“嚓嚓”两下撕碎,一个三分球,准确扔进垃圾桶里。易恩又想象了一下Evan把螃蟹壳连同肉一起吃进去的场景,忍不住勾起嘴角。


绿灯亮,易恩启动车子,平稳地朝着Evan的家开去。


§


Evan进了家门,稀里糊涂地冲了一个热水澡,随后一头栽进柔软的大床,一口气睡到了傍晚才醒来。当然,他也不是自然醒,而是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加之总有一股诱人的淡香在他鼻间萦绕,Evan的大脑和身体便同时命令他醒来了。


把拉到胸口的衣服放下来,Evan趿上拖鞋,走出房间。


戴着大手套正往外端砂锅的易恩看见Evan露在外面的手臂肌肉,眼角抽了抽。


“醒了?”


“嗯,饿醒的。”Evan一边说,一边往餐桌上放了三块小桌垫,摆成品字型,让易恩稳稳当当地把砂锅放在上面。“好香啊。你做的?”Evan眼神微妙地看着易恩。难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易恩撇撇嘴:“怎么可能?不过有我的功劳就对了啦!”


Evan又想了想:“你叫的外卖?”


易恩翻白眼:“我阿嬷做的啦!你下午睡着的时候我回了一趟家,我阿嬷正好在,和我妈一起顿鸡汤。我有帮忙切生姜。她们让我带一锅来,热热就可以吃了。”


“哇塞,赞内!”Evan吸了吸鼻子。瞌睡虫正式跑光,馋虫攻略了所有细胞。Evan笑得眉眼弯弯。


“赶快去弄一下过来吃啦!”易恩把人推进卫生间,一转身却嘟嘟囔囔:以“哼”开头,以做了顿饭结尾,这样七弯八拐的剧情最后还能合上剧本的最后情节,也是没谁了。


Evan从卫生间收拾妥当出来时,易恩已经把饭给他盛好了,还舀了一碗汤放在他手边:“快吃啦。”


Evan尝了一口:“伯母和外婆的手艺很赞哦,一点也不油腻。”


“……”那是因为我撇油撇了一下午!干!


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那你就多吃一点。”


Evan大约是饿狠了,很快便抛弃形象狼吞虎咽起来。易恩却用筷子一粒一粒拨着碗里的米。自己现在的状态让易恩想起了当初和Evan正式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在Evan表白之前,易恩知道他和某个女孩子在外头吃饭,心里也是这么的别扭、不得劲。心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但到了嘴上,却忍不住把自己所有的糟心思藏起来,努力表现出一个懂事的样子。说实在的,易恩讨厌这样表里不一的自己。如果说当初是因为两人还没在一起,所以他不能名正言顺地表现出吃醋;可他们现在已经是情侣了,易恩却还是不敢把心中的不爽直接表现出来。这是为什么?真的只是因为Evan看起来很累,所以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提吗?那么易柏辰,一会儿Evan吃完了,也睡够了,你敢提吗?


易恩戳了一下米饭——他不敢。即便在心中写了再多的剧本,模拟了再多的场景,到了现实,他还是不敢。


如果把这段故事放到网上去,可能很多看官会觉得奇怪:明明是对方先表的白,怎么最后患得患失的反而成了被表白的那个呢?


易恩低头苦笑。是Evan先表白的没错,可是易恩就是因为太知道Evan的个性了,所以才怕。Evan是个十分理性的人,他所有的规划都井井有条。在Evan的心里,重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他的事业,他的家庭,甚至还有天玑国、陶灼华,以及那两个孩子。易柏辰作为恋人,能在他的心里占得几分?他们的感情在Evan心里,是不是也是被理性规划着,不管爱不爱,合适就谈着,不合适就分手?


都是占有欲极强的天蝎座,可偏偏易恩就是看不出Evan在自己身上的非理性占有欲,倒是易恩自己,戏里戏外喝醋喝到饱。


是不是因为,其实在这段感情中,Evan远没有自己那样爱的深,所以他才那么理性地能和陶灼华单独出去一礼拜?


易恩感觉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子闳当时劝解他的话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易恩固执地认为:如果真的爱得深、足够在乎,那么做任何事情前必然都会为对方考虑一番。但是,Evan没有!


易恩从来都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他最怕的,其实是Evan当初的表白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好感——瞧,易柏辰为了他吃了一大缸子的醋,辗转反侧;他又刚好对易柏辰有好感,那就谈个恋爱看看合不合适咯!


一想到这种可能,易恩就觉得心脏都像是被勒紧了,血淋淋地疼。


如果、如果Evan真的没有那么爱自己,要怎么办?


“铛!”Evan放下碗筷的声音拉回了易恩的心神。


被打断了思绪的易恩一脸茫然,在看到Evan面前的空碗后,他回神,脸上已经露出了Evan熟悉的笑容:“你吃完啦?这么快?要不要我给你再去盛一碗。”


Evan看着易恩,淡淡地笑着:“我吃饱了。你呢?”


“我?我也快吃好了。”易恩说着,三下两下地扒完碗中索然无味的白米饭,然后抄起餐具就去厨房收拾,动作麻利得不可思议。等他全部弄完出来时,Evan已经在客厅沙发坐好,好整以暇地等着易恩了。


“易恩,我们谈谈吧。”


易恩一窒。


是了,Evan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对自己的异样毫无所觉。


易恩忐忑不安地走到Evan对面坐下,端端正正的姿势仿佛乖巧的小学生。


Evan对易恩落座的位置皱皱眉。他索性自己起身,走到易恩身旁,挨着他坐下。不等易恩说话,Evan便伸手抱住了他。


“马、马马?”易恩有些懵。


Evan深吸了一口气,却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抱着易恩。过了良久,他才松开易恩:“对不起,这次走的匆忙,没有事先和你说。”


易恩怔住。


Evan伸手拧拧他腮边不剩多少的软肉,温柔地道歉:“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应该要和你说的。这几天,你心里应该很不舒服吧?”


易恩吸了吸鼻子,摇摇头:“不难受了,真的,我现在一点都不难受了。”原来,马马并不是不在意自己的心情的……


Evan失笑:“你怎么这么好哄啊?”


易恩的声音微带了点哽咽:“我知道的,我们都是第一次和男人谈恋爱,我们都需要学习和适应,这一定会有一个转变的过程。你都道歉了,我就一点也不难受了。”


Evan揉揉他的脑袋:“道理一套一套的……那我和你保证,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可以吗?”


易恩用力点头。


Evan笑了笑,凑上去,给了易恩一个湿漉漉的吻。


易恩被吻得迷迷糊糊时还在想:马马和自己道歉,说明马马在乎自己的心情;他在乎自己的心情,说明他是爱自己的。还有比这个推论更能抚平易恩这一个礼拜以来的郁结吗?


两人分开时,易恩看着Evan已经红掉的耳根和微颤的睫羽,眨巴眨巴眼睛,突然道:“马振桓。”


“嗯?”


“我有没有正式地和你说过:我爱你。”


Evan的双颊泛起桃粉:“其实我也没说过。”


“所以你要说吗?我觉得你之前的那次告白真的很含蓄了。”心头的阴影挥去,某小孩又恢复了阳光健气的模样,仿佛身后有条毛绒绒的尾巴摇得正欢快。


Evan一挑眉,从这句话里品出了那么点意味:“易柏辰,你该不会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没说这三个字,就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吧?”


易恩张口结舌,满眼心虚:“呃……这个……啊!我突然想起来!我刚刚没有好好吃饭!我饿了!我要去吃东西!”说完,跳下沙发就往厨房跑,结果被一只孔武有力的手臂硬生生拽回来。


靠!马振桓你肯定是健身去了!


被按在沙发上的易恩拼命挣扎:“马振桓你干嘛!你行不行我去告你家暴哦!”


Evan一挑眉:“戏里已经‘家暴’过了一次,也不在乎再多来一回了。”说完,他一巴掌拍到某人的翘臀上。


易恩呆住了。刚刚发生了什么?马振桓他打了自己的屁股?打了自己的屁股?!


放肆!有你这么对老攻的吗?


Evan见易恩把脸埋在沙发里,一动也不动,暗暗叫糟:难道自己这下子太过火了?可是看那些小说写的,打屁股不是情侣间的情趣吗?


自觉被粉丝写的同人文坑苦了的Evan只好俯下身去,预备好好安慰一下某小孩,结果冷不防小奶狗一下子变身小狼狗,翻身把自己反压在沙发上。


什么嘛!就算去举了铁,还不是被自己偷袭成功了!易恩小狼狗十分有成就感,身后的尾巴摇得愈发欢乐,还美滋滋地冲着Evan龇牙:“该我了!”说完,低头,张嘴,啃上Evan的天鹅颈上性感的喉结。


“喂!易柏辰!你……”


§


混闹完了,两人直到七点才开始说起正事。


“所以陶灼华早就建了研究室在研究穿越?”易恩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可你不觉得这是完全说不通的吗?你的穿越,见证了陶灼华的难产去世,然后她才穿越到了现代,结果穿越到现代的她却遇见了还没穿越的你——什么鬼?这简直就像那个什么什么楼梯!”


“潘洛斯阶梯?”大学霸准确说出了学渣想要表达的意思,“四条楼梯,四角相连,但是每条楼梯都是向上的,因此可以无限延伸发展,是三维世界里需要在一定角度下才能看到的楼梯。”


“对!就是这个!”


Evan点点头:“其实你这个举例很恰当了。潘洛斯阶梯本来不可能实际在三维空间构造出来,但是因为我们观看二维图时的角度会造成错视,也就有了这个死循环的阶梯。陶灼华和我的这个问题也是一样,仅在三维空间里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必定还有一个额外的条件。”


易恩想了想,遂随口猜道:“四维空间?有另一个时空?”


Evan摇摇头:“四维空间和四维时空是两个概念。我们所处的,所认识的,其实是三维空间和四维时空。你刚刚说的四维空间,也是日常生活中人们所误解的,它实际上是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提及的‘四维时空’概念。简单点来说,一个世界的构成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空间和时间。如果这两者之间任意一个不存在,那么这个世界就无意义,也就是不存在。所谓时空,其实就是在普通三维空间的长、宽、高三条轴外又加了一条时间轴,而这条时间的轴是一条虚数值的轴。由于我们在地球上所感觉到的时间很慢,所以不会明显的感觉到四维空间的存在,但一旦登上宇宙飞船或到达宇宙之中,使本身所在参照系的速度开始变快或开始接近光速时,我们能对比地找到时间的变化。如果你在时速接近光速的飞船里航行,你的生命会比在地球上的人要长很多。”说完,Evan目光灼灼地看着易恩。


易恩:“……”


“说人话!”小狼狗凶狠地瞪着Evan,“你不要给我搬学术名词,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穿越时间、蹇宾的穿越时间、还有陶灼华的穿越时间,三个完全对不上!”


“因为时间。”


易恩:“……”


易恩开始磨牙。


Evan看着易恩的脸色,赶快组织语言,然后尽量简洁地向易恩解释:“popo你还记不记得,小齐因为日食和月食的事,被国师陷害?”


“记得,往下说!”


“可是在我们的地球上,日食和月食根本不可能再同一天发生,对不对?”


“对,往下说!”


“……所以,你还没想到吗?”


“没想到,往下——靠!你该不会想说蹇宾和我们根本不在同一个星球上吧?!”易恩惊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不然你怎么解释日月同食这个问题?”Evan把两只手握成拳头,举起,“在宇宙的起源论里,一直有这样的一种猜测:最初的宇宙大爆炸,其实是由两个宇宙引起的。他们对撞,像这样,”他把两只拳头抵撞到一起,“然后‘嘭’——炸开了,生成了两个宇宙,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


“这两个宇宙就像是一对双胞胎,我们这个宇宙所有的,那个宇宙都有。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蹇宾和我长得一样,齐之侃长得和你一样。”


“但就算是双胞胎,内里肯定还是会有部分的不同。所以,那边的自然规律能出现日月同食,我们这里却不行。”


易恩瞠目结舌。他想象着在遥远的、另一个宇宙里,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生活着,他们明明有相同的样貌,却有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人生,易恩不由冷汗涔涔,跌坐在沙发上,半晌才吐出了一个字:“操!”


“所以,终极系列的分身说是成立的?”易恩思考良久,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种种迹象表明,是的。”Evan点头。


好吧,把这么宏大的时空说和可米越拍越烂的终极系列联系起来,仿佛也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易恩想了想,突然又猛地坐直身体:“不对!差点被你绕忘了!就算有两个宇宙,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和你们三个人的穿越时间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两个宇宙,还是不能解释你们的穿越时间问题!还有,如果按你这样说的话,你穿越,其实是跑到了另一个宇宙的另一个星球上去了。请问你是怎么过去的?坐飞船也不可能在有生之年到达的吧!”


Evan点点头:“OK,那我就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释给你听。首先是穿越时间的问题。《哈利·波特》系列我记得你都看过的,对吧?”


“是。”


“在第三部里,JK·罗琳写了一个魔法道具叫‘时间转换器’。为了救人,主角三人用时间转换器回溯时间,把当下的三人带到了几个小时之前。三个人躲在暗处,跟着几个小时之前的他们自己,找机会救了人,然后再使用转换器,把自己送回了几个小时之后。”


“我和蹇宾还有陶灼华的穿越时间也和这个类似。按照记忆里来说,我穿越的时间是在你进《超级王爷》的剧组之后,蹇宾的穿越时间是在你进组之前,陶灼华就更早了,她穿越过来直接是婴儿,也就是说是在二十多年前。这三个时间点看似大相径庭,但在整个宇宙,不,应该是说在两个宇宙的总时间轴里,其实是在同一个点上的。但是因为制造了这场穿越的人同时制造出了时间扭曲,造成了所有的时间差问题。就拿我和蹇宾的穿越来说,照我们记忆中的穿越日期来看,他的日期在我之前。假设蹇宾穿越到现代的时间点是A点,我记忆中穿越日期是B点,实际上,我的穿越和蹇宾的穿越应当同时发生在B点,但是因为时间扭曲,所以现代的时间被回溯,你们所有人等于都被删掉了和我一起真实经历过的AB段记忆,认为蹇宾是在A点穿越过来的。”


易恩听得聚精会神,竟然理解了Evan的解释:“所以后来蹇宾穿越回去,你回来之后,那些被塞到我们脑子里的记忆……”


Evan答:“说白了,那并不是塞进我们脑子里、强迫我们接受的记忆。而是我们真真切切经历过了,只不过时间扭曲结束,所以这些记忆也被解封了出来。就和《哈利·波特》的主角三人一样,他们在同一段时间,拥有两段不同的记忆,而这两段记忆,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你们和蹇宾的相处是真的,和我一起参加过的四专签售会、直播等等,也都是真的。”


“简而言之,就是在时间回溯的扭曲下,时间的潘洛斯阶梯,在现实生活中,可以成立。”


“至于第二个问题,那就更好解释了。去了天玑国的又不是我的肉体,而是灵魂。对于灵魂这种抽象的东西,穿越宇宙需要什么样的速度,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Evan终于解释完,一气儿喝完了一杯水。


易恩用了整整一刻钟才消化完了。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是谁,用什么样的方式,制造了这场穿越?”


Evan哂笑:“目的性这么强的一场穿越,你说谁制造的?”


“经历了天玑亡国的人。”易恩锁眉深思,“蹇宾?不,看他穿越后的表现,不像是他。齐之侃?不对,也不是,小齐将军的心思没有这么复杂,天玑亡了,他只会想着追随蹇宾而去,想不到用这样的方法‘再来一次’。不是他们俩,更不是还在解密中的陶灼华,那会是谁?”易恩看向Evan。


Evan耸耸肩:“这个问题注定是一个谜了,毕竟天玑子民那么多,哪知道是谁想了这么一个主意。”


易恩却摇摇头:“天玑的子民虽然多,但是有这样的本领的人却少之又少。让我想想……一个宇宙一个星球都有它独特的文明,也许在那个天玑国,正是有这样的一种隐秘的文明,或者说力量,可以穿越宇宙,穿越时空,使得一切‘重来’……”易恩眼神一闪,一个猜测在心头猛地爆开,“四象和八卦,对不对?”


“那个制造了穿越的人,是八卦中的一个,或者说,至少是知道这个‘八卦’的人,对不对?”


易恩看着Evan浅笑的模样,眉头舒展:“看来我的推断没错。而且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的人了,是吧?”


Evan意味深长,笑而不语。



TBC


——————————————————————————————————————————


穿越之谜中最大的时间差问题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

其实设置这个时间差的问题,最开始是为了给mapo设置一个感情上的问题。就是马马心中始终存疑:他穿越回来的现代,到底是不是他之前待的那个时空?他的易恩还是不是他记忆中那个相处过的易恩?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人生,细想一下的话是个很可怕的问题。所以在和易恩的感情里,Evan一直是有所保留的,也因此让易恩的不安全感很重。但是就目前看下来,可能蛮多读者会觉得我这个时间差的设置比较多此一举,大概是我的笔力原因,没有写出这点给mapo的感情带来的冲击。其实原本前文就有想要展开详写,但那样情况下的Evan一直处在怀疑人生的状态,会很难写,两人的感情线也很难推进。于是我就改成了Evan虽然怀疑但是还是尽力说服自己的状态。所以到了最后,这个时间差的问题就显得比较鸡肋。等全文完结后我看看有没有空修文吧,到时候试着按原来的大纲写,那样估计小两口的感情线要坎坷不少。


至于穿越的制造者是谁,这个就留到番外吧。易恩的推断没错,Evan也的确猜到了是谁,但是正文里应该不会再写这一块了。后期该打天下打天下,该谈恋爱谈恋爱。


突然想起:mapo貌似还没上本垒!唔……

评论(1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