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下)69

中秋假痛了两天痛经,终于滚来更新~~~


前文指路:(上)1~(下)56  (下)57  (下)58  (下)59  (下)60  (下)61  (下)62  (下)63  (下)64  (下)65  (下)66  (下)67  (下)68


——————————————————————————————————————————


第六十九章:见家长


Evan把身上的肥皂泡冲掉以后,擦着身子走出浴室。待他把衣服都换好了,正想着易恩怎么还不来,敲门声刚好响起。


Evan心算了一下易恩离开的时间,挑了挑眉。


门还没全开,头发湿哒哒的易恩就一侧身地挤了进来,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这不是公司自己的剧组,小心为上。”易恩如是说道。


Evan心里的小人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你为了我一个烫伤都不远万里地从台湾飞过来了,你还想怎么小心?


大概是Evan鄙视的表情太明显了,易恩脱口而出:“对外就说我是来迪士尼玩的,顺便探班。”是的,Evan新戏的拍摄场地在上海。


Evan闻言,默算了一下这家酒店到迪士尼的距离,发觉易恩在这里下榻竟也说得过去!


“好吧。”


易恩顶着湿漉漉的脑袋,钻进浴室,像招呼自家毛毛过来一般朝Evan勾勾手:“过来过来,你易哥哥给你洗头。”


Evan再一挑眉,看着某人嚣张的模样,脑中冒出最近在粉丝那边看到的一张表情包。于是他环臂于胸前,鼓出胸肌和肱二头肌,“气势汹汹”地走到易恩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


易恩:“……”高3公分了不起啊!有肌肉了不起啊!


……好吧,就是很了不起。


Evan笑笑不说话。


水池的高度对于这两个男人来说实在是低了点,尤其是Evan,要长时间维持弯着腰把头伸到水龙头下的动作。等他直起身时,都感觉自己的腰不是自己的了。


易恩看着Evan扶着腰往外走的模样,不知道脑海里又浮现了什么不能过审的画面,乐得在床上打滚。


Evan冷笑,上前把易恩拽了下来:“好了,你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睡了。”


易恩大惊,手捂着脸,仿佛世界名画《呐喊》:“你要赶我走?我千里迢迢过来找你,你居然要赶我走?”他又转成了琼瑶剧女主风,一指Evan:“你这个负心汉!”


Evan扶额:“我现在换男朋友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某人理直气壮。“所以你真的要赶我走吗?”


Evan摊摊手:“是你自己说的,会被剧组的人看到。”


搬起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易恩内心一阵酸爽,最后磨蹭着帮Evan吹干了头发,才依依不舍地从他房间离开。


§


说出去的解释泼出去的水,第二天易恩果然去迪士尼玩了一圈,等给家里人买好了礼物回到酒店,易恩发现已经下戏的Evan看到自己后,一脸心虚。


易恩上前撩开Evan的袖子一看,好嘛,伤口破了。


易恩气极反笑:“谁跟我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小心来着的?”


桃花眼开始在房间里瞟天瞟地就是不瞟人:“那什么……我忘了,就顺手挠了一下……就一下,没想到就破了……”


易恩气结,半晌无语,最后认命地拿过昨天在医院开的碘伏和棉签,给Evan消毒。


Evan“嘶”地倒吸一口冷气。


易恩一边轻轻涂抹着药水一边絮絮叨叨:“我看你真的是要老年痴呆了,昨天烫的今天就能忘,还上手去抓,你怎么不干脆把这整一块都给抓掉算了?抓破这一块以后留的疤会特别深,你还要不要做偶像了?有偶像包袱一点OK?”


Evan听得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明明一身肌肉却一脸无比乖巧。


易恩却不再相信这副乖巧的天使面孔下的记性了。他决定从明天开始,以探班的名义,牢牢看住某人。


至于现在嘛……


“好了,现在,去洗澡。”易恩一指浴室。


Evan:“……”


行吧。


事实证明,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第一次让易恩帮忙Evan捂着伤口洗澡,两人都起了反应,反应还挺大;等到第二次,易恩已经能比较习惯了,Evan也只是略放不开;后头的第三次、第四次……两人最后全都习以为常,易恩还饶有兴致地评价Evan的肤色差,结果被Evan踹了一脚。


“哎,说认真的,我明天就要回台湾了,”易恩假期的最后一天,他替Evan吹完头发,赖在Evan的床上不肯走,“后面就是大陆的国庆节了。内地的剧组的话,国庆会放假吗?”


Evan知道易恩的意思:“导演有说,因为拍摄任务不算太紧,所以可以给大家放一天的假。可是也只有一天啦,我飞去台湾找你的话,根本呆不了多久就要回来。”


易恩一脸失望:“我倒不是想叫你回来陪我啦。我妈一直在说,我们两家人要不要找一个时间吃个饭什么的。本来我想说如果国庆剧组可以多放几天的话,可以约上伯父伯母,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蛤?什么吃饭?”Evan一脸惊诧地看向易恩,“为什么要吃饭啊?”


易恩愣了愣,旋即有些忐忑地看着Evan:“就……我妈说的啊。我们交往也快有八个月了,两家人也差不多时候可以坐下来吃顿饭,认识一下什么的……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Evan想了想,摇头:“也不是啦,就是你突然提起要见家长,我总感觉好像有点快……但听你一说,八个月了,好像也是差不多了……”Evan一叹:“时间过得好快,原来都八个月了,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总觉得好像才刚刚和你在一起。”


易恩眉眼弯弯,从Evan背后扑上他,像只大型犬一般挂在身上:“你这话我喜欢听。这说明我们还在热恋状态。”


Evan斜睨他一眼,故意唱反调:“是吗?可是我听说只有年纪大了,生活没有激情了,才总爱回忆从前,好像活在从前的日子里。”


易恩一下子松了手臂:“马振桓。”


“怎么了?”Evan见易恩突然严肃,扭头看他,心下忐忑。是不是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伤人了。


哪知易恩突然露出奸笑:“生活没有激情了?你是在暗示什么吗?嗯?”


“……”


Evan索性彻底转身,面对着易恩。他发现,易恩这次来上海看他,似乎放飞自我了不少啊。


Evan脑海中的小人开始摸着下巴思考原因。哦,对了,这应该是自从穿越的心结解开后,他们第一次分离两地,所以易柏辰这是……小别胜新婚了?


这几个字从脑海里一浮现,Evan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什么新婚,他们还只是在交往!交往!


“马马,你脸红了诶……”Evan回神时,被面前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地回:“你、你的耳朵不也一样!”身子却诚实地没有往后躲。


行了,距离这么近,不亲不是男人!易恩二话不说,再往前伸伸脖子,碰上Evan的唇。


Evan发现,虽然已经交往了八个月,但是易恩的吻技真的是一点进步也没有。主导权若是交到他手上,易恩就真的像只狗狗一样,对着自己的嘴又啃又咬,每次都非要把嘴唇亲肿了才肯罢休。这大概是天蝎座的占有欲的某种表现方式。


同为天蝎座的Evan虽然理解,却不能放纵——毕竟易恩明天拍拍屁股就回台湾了,他还得去剧组。若是肿着一张嘴,他还要不要见人?


于是放任小狼狗啃了几下,Evan便毫不留情地把人拍开:“OK,stop,我明天还要拍戏。”


易恩一脸的意犹未尽:“所以这就是你要的激情?就这么简单?”


还来?Evan拧拧他的腮帮子:“乖,真的激情了,你明天就回不了台湾了。”


What?易恩反驳:“不是吧?我觉得如果激情了,应该是你明天去不了剧组了。”


Evan皱眉,觉得自己的小男友的某种认知好像出现了偏差:“是你明天不能回台湾。”


易恩坚决反对:“是你去不了剧组。”


“你回不了台湾!”


“你去不了剧组!”


二人互瞪,火花四溅。


最后,Evan低头,抬手打断了这眼神的交流,挂起免战牌:“我觉得我们这样吵下去是没有结果的。”


易恩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我们来用事实说话吧。”Evan举起手臂,“我,大你4岁,高你3公分,还有肌肉。”


易恩嫌弃地看看他的肌肉:“你这段时间忙着拍戏,已经瘦了很多OK?”他卷起自己的袖子,“相反,我有在健身哦。”


易恩的肌肉不如当初的Evan健硕,只有不厚不薄的一层,但是线条却很漂亮,不会给人与他的脸蛋完全相反的夸张之感。Evan得使劲忍住,才能让自己不多看两眼——不对这是我的男朋友,我为什么不可以看?


于是Evan再看两眼。


易恩堪破男友的小心思,洋洋得意。


可是好看归好看,原则问题,Evan表示决不让步。


易恩有些苦恼:“不是吧,都在一起八个月了,难道我们这对‘团内模范情侣’,要为了这个事情打一架?”


Evan:“???你确定你能打过我?”


易恩立马改口:“吵一架?”


Evan:“你确定你能吵过我?”


易恩:“……”


智商碾压武力碾压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易恩“啊”了一声,成大字型赖倒在Evan床上:“明明年下小狼狗攻什么的,就很萌啊。”


Evan一挑眉:“矮攻?”


一击正中红心。


“马振桓!”易恩从床上跳了起来,“你到底有没有看过粉丝写的IE文?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别嫌年下矮边……”易恩看着Evan,突然卡壳。


Evan一脸莫名:“别嫌年下矮,然后呢?”


易恩的眼神从Evan脸上往下移,明明Evan穿着整齐,易恩却愣是在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这几日帮Evan洗澡时的场景——


他最爱看水珠滑过Evan的肌骨的样子:从蝴蝶骨滑下时,随着背脊的抽动,水淋淋的后背性感无比;换到前面时,水滴从白皙光滑的胸膛滚落,更是色气。


还有、还有因为水太热时,Evan在热气蒸腾间若有似无的喘息……


“易柏辰你可以回去睡觉了!”


呯的一声,易恩捂着鼓鼓囊囊的裤裆,被Evan踢了屁股,一脚从床上踢了下去。


“走!”Evan满脸通红,跟个交警似的笔直地一指房门。


易恩自知理亏,怂溜溜地跑出了房间。徒留Evan一人在房间里扶额。


96年的小男友,不到十月底23岁都没满,真的是年轻,所以精力这么旺盛?


§


虽然易恩离开上海前的那一晚,两人离题万里,但是到了最后,马家和易家这两家人还是一道吃上饭了——不是在国庆,而是在春节。那时正是1月底。


“两个孩子在一块也快一年了,我们两家人现在才见到,真是不容易啊。”易妈妈笑着说道。


马妈妈温柔地笑答:“两个孩子的工作性质都特殊,这也难怪他们,不到过年都没有一样的档期。”


易妈妈道:“我就经常和我们家小辰说,他和Evan跑来跑去地拍戏,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异地,要好好维系感情。Evan是个好孩子,我们小辰不懂事,倒是给他添麻烦了。”


易恩一脸郁闷。


马妈妈忙说:“你们小辰活泼,性子好;不像我们Evan,从小就内向。我都怕他太闷,小辰嫌他无聊。”


Evan一脸无辜。


酒店包厢,一桌子的酒菜,两家妈妈你一言我一语,完全顾不上吃东西,两个爸爸倒是开了瓶酒对饮起来,易家的小妹和小弟倒是一直埋头苦吃。Evan和易恩只有面面相觑的份。


Evan以眼神询问易恩:为什么我们的妈妈都不停地在对方面前说自己小孩的缺点?


易恩回道:这就是中国式家长啦!


——中国式家长?


——你就这么理解吧:如果对方能接受自家小孩的全部缺点还对他十分满意,那说明这桩婚事靠谱了。


Evan不动声色地在桌下踢了易恩一脚:吃饭就吃饭,和结婚有什么关系啦!


易恩瞪圆了眼睛:都见家长了,还不用谈论婚事吗?


Evan撇开头,躲过易恩的目光。


易恩扁嘴,手在桌子底下“啪啪啪”地按手机,向早就在一个月前过了见家长环节的子闳求助。


【我觉得Evan好像有结婚恐惧症,怎么办?】


子闳半天没有回复。


想也是,今天是除夕,这个点大家都在吃年夜饭,哪有时间回复他。


易恩觉得今晚的心情稍稍down了一点。


不过在服务员端上了螃蟹后,易恩的心情又恢复了过来——他最喜欢看Evan帮他拆螃蟹了。


但是今晚两家大人都在,他只等着Evan帮自己剥蟹,是不是不太好?


易恩想了想,也伸手拿了一只螃蟹。


易恩回忆着平时Evan剥螃蟹的步骤,先摘掉刺人的蟹钳,再掀开蟹壳,此时蟹黄的香气已扑鼻而来。易恩拿的刚好是一只母蟹,蟹黄蟹膏极厚。他摘掉不能吃的部分,把剩下的蟹肚从中间一掰为二。易恩掰的并不完美,蟹黄大多到了其中的一半蟹肚上。于是再用小勺子把金黄油亮的蟹黄和乳白胶粘的蟹膏全部挖出来,放在蟹壳里,然后倒上姜醋。这样,连着蟹腿的蟹肚便只剩雪白鲜嫩的蟹肉了。易恩把蟹壳蟹肚以及散落的两只蟹钳按形状摆在盘子里,擦了擦手,随后满意地把这一只拆开的螃蟹往Evan的方向一递。


Evan恰好也在此时推过来一只处理好的湖蟹。


“噗嗤——”不知是哪家的家长先笑了出来,紧接着剩下的人全笑了。


“就算是异地,小俩口的感情也好着呢,看来我们是不用操心了。”易爸爸爽朗地笑道。


马爸爸颔首笑应:“他们两个都会照顾人,都是好孩子。”


易家小妹调笑:“哥,人家都是喝交杯酒,你们这算‘交盘蟹’吗?”


两位当事人双双闹了个大红脸。


易恩龇牙威胁:“吃你的螃蟹去啦!”


易家小妹故作叹息:“我也想啊,可是又没有人帮我剥。”


易恩再递过去一个威胁的眼神。哪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Evan却想到了,今天这样的场合,易恩只表现对自己的关心,落在他的家人眼里,会不会觉得易恩只顾自己不顾他们了?于是Evan赶忙再在桌下踢了踢易恩。


接到指示的易恩顿时没了脾气,拿过自家妹妹的螃蟹,好声好气地道:“好,哥哥帮你剥,这样行了吧?”


“嘶——”易家小妹夸张地倒吸一口冷气,抖了抖满身的鸡皮疙瘩,然后同易家小弟咬耳朵说:“看到了吧,以后要制住老哥,就要找嫂子。”


易家小弟一脸迷惑:“你上次还说是哥夫。”


易家小妹笑得贼兮兮:“咱哥明显是气管炎,肯定是嫂子啦——嗷!易柏辰你干嘛啦!”


易恩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吃你的螃蟹啦。”


易家小妹看看摆盘摆得乱七八糟的螃蟹——区别对待!我要抗议!


易家小弟赶紧把盘子递了过去:“哥我也要。”


易恩好想扶额:怎么别人家的弟弟妹妹都是助攻,到了他这就全是捣蛋的?


Evan闷笑。


胡乱帮弟弟把螃蟹掰开,易恩这才腾出空来享用Evan帮他拆的螃蟹。因为知道易恩怕麻烦,Evan拆蟹可拆得比易恩细致多了,不仅蟹黄蟹膏单独舀出放在壳里,就连蟹肚上的蟹肉也被他用银签子仔细剔出,堆在小碟里,淋了姜醋。易恩拿着筷子,一小撮一小撮搛着吃,满脸都是享受。


易小妹和易小弟一脸鄙视:秀恩爱什么的,切!


TBC


————————————————————————————————————


下章,嗯,七十章,凑到整数了,那就争取开个车_(:з」∠)_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