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中秋贺文】退伍以后(主伟晋)

 @叶泳仪yyy 的脑洞和大纲,我只是一个代笔的。


——————————————————————————————————


参军给一个人带来的最大转变是什么?

是习惯了方便的板寸头,还是怎么敷面膜也白不回来的皮肤?

都不是。

对于伟晋来说,一年的兵役,让他想清楚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如今的可米就是一艘在大海上漂荡的船,船被海浪打得支离破碎,有的聪明人懂得明哲保身,早早地就跳了船,自己搏一条生路去了;有的人念旧情,不到最后关头,不打算离开;自然也有人想走,却因为在这条船上被养得不识水性,没有跳船的资本。

以上,为伟晋团外好友邱锋泽对他说的话。

“你不一样,你识水性。”邱锋泽弹弹手中的谱子,意有所指。

伟晋深以为然。

偶像出道,公司规划的路线自然是唱歌拍剧齐上。身为SpeXial的副团,伟晋的戏剧资源在团里还算可以,入伍前甚至还挑战过诸如毓埥这样极有反差的角色。粉丝们觉得伟晋的演技真的不错,但是伟晋扪心自问,比起拍戏,他还是更喜欢歌手的身份。

对于歌手,年龄的限制并没有演戏那么苛刻,但如今的网民喜新厌旧得很,又各个都是颜控,就算唱功不怎么样,一张好看的脸足以弥补所有的嗓音缺陷,也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滤镜”。可如果唱得好+长得好,只要找对了门路,那就是妥妥滴星光大道。

可是这年头,音乐市场不景气,蛋糕就那么点大,要找对门路,谈何容易。

还是邱锋泽给出的主意。同为音乐人,他不忍知音落得个蹉跎一生的下场。伟晋的声音,应该要被人听见。

“去参加这个比赛吧。”邱锋泽递给伟晋一张名片。

“选秀比赛?”伟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邱锋泽一口啤酒喷了伟晋满脸:“大哥,你服兵役服成了山顶洞人吗?这是内地的一个歌手比赛!”

伟晋愣了愣。

内地的蛋糕,绝对比台湾的更不好啃。

“敲门砖给你了,通过简历筛选没有问题,接下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邱锋泽耸耸肩,仰头饮尽罐中啤酒,然后把易拉罐捏扁,朝着垃圾桶投了个三分。

 

正如邱锋泽所说,在这个世上,敲门砖可比一张薄薄的优质简历好使多了。

收到参赛通知后,伟晋给邱锋泽说了一声,然后切换微信聊天主界面,往下滑了好久,才找到SpeXial的群。

群名是“SX一家亲”,点进去,群名后还缀着一个明晃晃的“(12)”。

伟晋看了一下上次在群里有人发言的时间,叹了口气,还是把自己参赛的消息打成繁体字,在群里发送。

等了一会儿,明杰第一个跳出来说“恭喜”,宏正紧随其后道了声“加油”,其他人这才零零落落地有回复过来,一直到凌晨3点,伟晋才凑齐了11个人的回复——最晚回复的是Evan,人在国外,时差十多个小时。

伟晋心里头有点闷。

他开始有点后悔参加这个比赛了。

最开始他出道的时候也是从台湾的歌手比赛出来的,那时似乎是理所当然地孤单一人打拼;可是在加入SpeXial之后,在有了兄弟们一起奋斗的经历过后,伟晋发现,他竟开始不习惯这种孤独感了。

明知道参加比赛是为了自己,可是就是很孩子气的,希望大家能像从前一般,帮他鼓劲。

伟晋不知道是不是这种“丧”的心态影响了他的发挥,第一场比赛,他忘词两次,跑调一次,高音没飚上去一次,毫无疑问地被淘汰了。

 

“你在干什么?”邱锋泽打电话来劈头盖脸地骂了伟晋一顿,“你知不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你自己不珍惜就不要浪费别人的心意好不好!”邱锋泽的火气出人意料地大。

伟晋也知是自己的问题,敛眉顺眼地给邱锋泽道歉:“对不起啦……”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是你自己!”

伟晋没有注意到邱锋泽话语中可疑的那个停顿。

伟晋知道自己辜负了邱锋泽的一片好心,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他难过,自责,沉默着不出声。电话那头的邱锋泽亦无声。

良久,手机里才传来邱锋泽无奈的声音:“算了,这次就当你去感受一下内地这种比赛的氛围吧。这个节目除了基本的初赛决赛,中途还有一场突围赛,也就是复活赛。到时候你会在参与人员之内。”

伟晋皱眉:还有这种操作?

“另外,明天你来录音室,我们要一对一培训,把你的状态找回来。我发现你自从服完兵役后,整个人都不稳定了。”

伟晋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哪里不稳定了?他明明觉得自己成熟了啊。

邱锋泽:“……呵。”

“对了,你说的录音室在哪?就是我们之前常待的那家吗?”

“不是,是一家新的,刚开了半年的样子,叫‘明着唱’,回头我把地址发你。明天早上九点见。”邱锋泽雷厉风行地就把伟晋明天的行程定下了。

“明着唱?这个名字还蛮有个性的嘛……”伟晋看看手机上的地址,自言自语,“不过这个地方……”

伟晋轻轻皱眉。

 

“明着唱”的地方虽然不大,但胜在环境好,里面的设备也是上佳,甚至连装修风格都是伟晋觉得很舒适的那一款。伟晋被邱锋泽拘在里头练了一天,嗓子虽然疲惫,但精神却振奋了起来。

“很好,突围赛你就保持这样的状态,我相信你可以的。”邱锋泽拍拍伟晋的胳膊,衷心为这个知己感到高兴。

“也谢你啦!”伟晋笑着,然后把保温壶里的最后一杯水给喝光了。

和邱锋泽告别后,伟晋看时间还早,便有目的地朝着一个方向晃悠过去。

明杰被人从后面拍肩膀的时候吓了一跳。

“哇,好巧!”伟晋那张熟悉的、放大了的脸歇了明杰条件反射揍人的心思。“哦,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子闳嘞。”

“子闳也在这?”

“对啊,今天我们两家一起吃顿饭,我被我妈打发下来买水果。”明杰说着,结了账,拎着一袋水果和伟晋并肩往外走。“你……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啊,”伟晋扬扬眉,“你呢?最近在干嘛?”

“不错就好。我啊,我就还是老样子咯,和老铁一起写写音乐,子闳的重心还是拍戏。他也是难得今天有空。”明杰三两句带过。

“好羡慕你们哦。”伟晋用台语说这句话,打趣明杰。

“蛤?我们有什么好羡慕的?”明杰莫名其妙。

“竹马感情好啊。”伟晋道,“你们一直相互扶持走到今天,真的蛮不容易的欸。”

明杰揉揉腮帮子:“黄伟晋虽然我很久没怼你了但是你不要忘了我还是你的头号黑粉。你酱紫伤春悲秋的语气会让我非常想拿榴莲扁你。”

伟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行了,我到了,你要一起上来吃晚饭吗?我们都不介意的。”明杰邀请。

“谢啦,不过我晚上还有点事,不打扰你们的家庭聚餐了。”伟晋笑着摆摆手。

“好啊,回头微信聊。”

目送明杰上了楼,伟晋转头,朝着自己来的方向看了看。

“这个‘明着唱’……倒是离明杰家蛮近的。”

 

状态调整回来了,伟晋以突围赛第一的成绩重新回到比赛场上,之后势如破竹,一场比一场发挥得好。这个歌手舞台不乏一些真正有实力之人,最后几场的比赛尤为激烈。伟晋这个从宝岛来的年轻男歌手在这样的氛围中逐渐走进了观众的眼里,拥有了一大票粉丝。最后的决赛,伟晋成功杀入前三,获得冠军。

台上的激动一直延续到了台下。伟晋方才在台上已经哭过了一次,眼眶红红。他快步走向后台,因为今天邱锋泽和他说好会到现场来。在SpeXial的其他兄弟们都因为各自有事不能来看他的决赛时,邱锋泽愣是从台湾飞到了内地给伟晋加油打气,让伟晋很是感动。

到了决赛时,每位选手都已经能够拥有一个单独的化妆间。伟晋回到自己的化妆间时,只见邱锋泽已经等在了里头。

“哇,你有没有等很久?”伟晋一边说,一边回身关上了门。

“Surprise!”门刚一阖上,化妆间里就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响。

“哇啊啊啊啊!”伟晋吓得惨叫,惊魂未定地转过去看,只见他那帮口口声声说着有事来不了的团员们,从化妆间的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有的是从衣架后,有的是从墙角的箱子里,还有的是在化妆台底下——刚才被邱锋泽挡住了,难怪伟晋没有发现。十一人,一个不少。

“天呐,你们怎么在?”伟晋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宏正走上前,像当初那样,一把搂过伟晋的肩膀:“喂,这是你人生中这么重要的比赛,我们怎么可能真的不来啊?你也太好骗了吧?”

易恩嘻嘻哈哈地凑过去:“马马特地从温哥华直飞过来的哦,一落地就直奔现场,飞机还晚点。我们差点以为他要赶不及了。”

执笑得温和:“我们刚才其实就在观众席上,乔装得好吧?”

明杰秀了秀自己的肌肉:“我最近疯狂健身就是为了给你举灯牌。”

以纶举着手机:“来来来,伟晋,我们现在在直播哦,快点和你的粉丝打个招呼啊。”

伟晋才没心情管什么直播不直播的,这样一个巨大的惊喜让他百感交集:“哦买噶,我想过你们可能有人会瞒着我给我惊喜偷偷来,可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全都来了,天呐!”伟晋双手捂住半张脸,仰起头,试图让眼泪流回去:“别拍我别拍我,太丑了啦。”

Teddy拍拍他的肩膀:“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瞒你,都不敢在群里讲话诶,后面还专门建了一个没有你的群,把邱锋泽也给加了进来,商量怎么庆祝你退伍回归。”

伟晋破涕为笑:“庆祝退伍回归你们能憋到现在,会不会太夸张了啦!”

中文不似别的团员那般流利的风田言简意赅地叫出一个词:“值得!”

伟晋再次泪奔。

邱锋泽接过以纶的手机,充当直播主持人:“好了,SpeXial的各位可以都入镜了。各位粉丝,刚才前面的那段是我们本次直播的先导片,专为伟晋抒发情绪之用。现在,SpeXial庆伟晋回归且比赛获得第一欢乐直播,正式开始!”

宏正清清嗓子,众人迅速调整站位。

伟晋看着眼前的镜头,身旁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兄弟,他解颐欢笑:什么乱七八糟的孤独感啊?其实一切,都没有变啊。

“一二三,开始!”

“大家好!我们是——SpeXial!”

 

一个歌手比赛的第一不过是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路还很长,也许是一片光明,也许也会是坎坷不断。但不论如何,伟晋都相信,他的兄弟们会一直挺他到底。他的背后不会阴影,兄弟们就是他身后的阳光。他们会和他一起,走到最后!

 

【End】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