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下)70-上

爆字数了,所以拆成上下两章发,下章发车~~~


前文指路:(上)1~(下)56  (下)57  (下)58  (下)59  (下)60  (下)61  (下)62  (下)63  (下)64  (下)65  (下)66  (下)67  (下)68  (下)69


————————————————————————————————————————————


第七十章:新年快乐


Evan的父母飞来台湾和儿子还有儿子的男友一家一起过年,两家人在年夜饭上相谈甚欢,瞧两位妈妈的架势,简直恨不得能当场定下婚事,还好两位爸爸没多喝酒,理智犹存,及时阻止。


“孩子们自己有分寸的。”


Evan不住地点头,有些赧然地拉了拉马妈妈的衣袖:“妈。”


易恩瞧见Evan的小动作,忍不住地失落:干嘛哦,有这么不想和自己结婚吗?


但为了不让自己家里人和自己产生同样的想法,减了对Evan的评价,易恩也起身去拉易妈妈:“妈,我们两个目前都还是以事业为重的啦。”


易妈妈转念一想也是,自家儿子算上虚岁也才25,不急。


除夕之夜的年夜饭结束后,易恩跟着家人回家守岁,Evan则送父母去了酒店——Evan在台湾住的房子小,只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目前是易恩在住,让马妈妈住进去也不方便,所以只能委屈二老在酒店下榻。当然,既是团聚的日子,Evan也不会独自回家,他早早地就在父母的房间对面给自己另开了一间房。


尽管常年居住国外,但是马家依然保留了一些中国的传统,例如守岁。Evan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马爸爸专心看除夕节目,马妈妈兴奋地追问Evan有关他恋爱的事。


“所以你们是谁先表的白?”


Evan无奈地回答:“是我。”


“什么时候?”


“去年2月的样子。”


“你也瞒得真紧。那回你回来,还带了一个星星抱枕,是不是就是定情信物?”


“什么定情信物——那只是很平常的一份恋人间的礼物。”


“平常?你管小辰送给你的礼物叫平常?”


“妈——”


“Evan啊,爸妈都不是喜欢干涉你的人,你有喜欢的人,就大大方方告诉我们呗,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们又不是老封建。”


“我只是想稳定一点再……”


“稳定了一年?”


“我们的工作特殊,异地会比较多。”


“……”


好不容易马妈妈中场休息,去了洗手间。Evan长出一口气,瘫倒在沙发上。


马爸爸终于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看了自家难得没形象的儿子一眼:“你妈今晚喝多了。”


Evan无奈:“看出来了。”


马爸爸侧过身:“她也是关心你。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头打拼,难得回家一趟。加拿大和这边的时差又打,我们也不能经常打电话给你。有时候我们想知道你的近况,都只能去看你的粉丝的社交软件。”


Evan闻言,直起身:“爸……”


“知道你们年轻人都是喜欢自己闯一闯的,我说这个没有责怪你的意思。”马爸爸语重心长。


Evan心中却是愧疚的。的确,这两年的工作越排越多,相应的,他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跟父母的交流也是。


“我以后会……”


“所以,我们决定差不多就回国吧。”在Evan把话说完前,马爸爸丢下一枚炸弹。


Evan惊诧:“What?”


马爸爸道:“这只是我和你妈的一个初步想法,就算要回来,也没这么快,你先别急着惊讶。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在你。”


“我?”


“是啊,Evan,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就算是要经常飞来飞去拍戏跑通告,但你也得有一个定居的地方吧。你现在签的公司是内地的,但是小易他们家在台湾。你要自己打算清楚。如果你要和小易走一辈子,也要和小易商量啊。”马爸爸提醒Evan,“小易现在是年纪还小,估计也想不到这些。但你不一样,你已经快三十了,用中国人的古话说,三十而立。成家立业的事,你该有个规划了。”


Evan靠在沙发背上,笑道:“在四年前,我原本是打算三十五岁结婚的;后来……后来就觉得,这个情况下,如果真的要结婚,事情会很多,很麻烦。我说是顺其自然,其实我知道,我有一点逃避的心态。”


马爸爸听出了言下之意:“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从小就是个很有计划的人,把你的计划打破,对你而言的确是一件乱糟糟的事。可是Evan,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自己觉得解决不了,所以逃避了,那不如把它说出来。毕竟这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独立解决的。”


Evan点点头,忽地又问:“爸,你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些?我记得你以前最常说的就是‘自己的路要自己走’。”


马爸爸笑道:“如果只有你一个人走这条路,那我绝对不插手,有些弯路,只有你自己走过,你才会铭记。但是现在你拉着小易那孩子和你一起走这条路,爸爸就必须得提醒你一些事。毕竟人家小易可没有这个义务陪着你绕弯路。”


“绕……弯路?”Evan疑惑。


马爸爸扶了扶眼镜:“你果然没发现。”


“发现什么?”


“即使今天我们和小易的父母见了面,两家人坐在一块吃饭,但是小易那孩子,还是很没有安全感。”马爸爸想起饭桌上,易恩看到Evan阻止马妈妈继续谈论婚事的话题的眼神,就像他们一起演的那个古装剧里的小将军,想要抚平王的眉心,却被拂开了手,那一瞬,满目黯然。


Evan却不太能理解:“可是他为什么会没有安全感?我们现在这个状况,的确不适合谈婚事,这个他也是知道的。”


……看来自家儿子的情商有点低啊。马爸爸只好充当一回恋爱导师,为他解惑:“不适合和不想,是两回事。”


Evan若有所悟。


§


马妈妈从盥洗室出来后便觉得困了。人上了年纪便不太能熬夜,瞧瞧时间也快到了十点,马爸爸便让Evan回自己房间。父子道了晚安。Evan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忍不住拿出手机,拨出易恩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被接起:“喂,马马。”


“易恩……”Evan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好像他只是想给易恩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于是他就这样做了。


“你等等哦,我现在在客厅,有点吵。”电话那头传来走动和易家人调笑打趣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关门声——大概是易恩回到自己房间了。


“喂,马马,我现在OK了。”


手机那头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易恩一边腹诽自家男友不会是偷偷喝了酒,然后给自己打电话,结果又睡着了,一边耐心地等待。


良久,手机那头才传来Evan微哑的嗓音:“popo.”


“嗯,我在。”


“你……今天晚上,开心吗?”


这话问得十分奇怪,易恩敏感地察觉,在他走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按理,今个儿是除夕,两家人又坐下来吃了顿年夜饭,是个好日子,他不应该扫兴。可是易恩就是想起了Evan拉马妈妈袖子的那个动作,想起了他阻止了继续谈论婚事;而自己,明明心里头不高兴,却还得帮着他遮掩,免得自己的家人觉得Evan没有结婚之心,对自己不是认真的。


许是方才看电视的时候喝的那小半杯酒在作祟,易恩的委屈一下子便被勾了上来。


但要在这个点对电话那头的恋人发脾气,易恩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自己,他做不到。


所以,易恩沉默了。


于是,Evan知道了他的答案。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他们的房间都没有开灯,黑黢黢的一片。窗外时不时地传来一阵烟花声,更衬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沉滞。热恋时期的恩爱仿佛变成了表象,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的问题成了不能放在光明下的心结。


不知过了多久,被心虚笼罩了心脏的Evan期期艾艾地开口:“易、易恩,你还在吗?”


“嗯,在的。”


易恩回神,在黑暗中自嘲一笑。他刚才是在干嘛?逼婚吗?


Evan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非常郑重地叫了他的名字:“易柏辰。”


易恩皱皱眉:“嗯?”


“其实……我不是不想和你结婚。”


易恩愣住,眉心却拧的愈发紧了。他必须要分辨清楚,Evan的这句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暂时地安慰自己。


“只是我们现在的状况,真的不适合结婚。”Evan艰难地说道。


易恩一窒,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


对于Evan而言,最艰难的一句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剩下的话也没有那么难说了。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结婚的事。你也知道,以前,我的规划是三十五岁结婚。但是我们在一起后,情况变了。我是个喜欢提前做准备的人,但是我仔细考虑过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真的不适合结婚。”


易恩用手捂住手机,死死地咬着牙,用衣袖重重地抹过眼睛,生生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


不就是不结婚吗,没什么了不起的。马振桓你不想结婚,我易柏辰还不稀罕呢!


狠狠地喘了口粗气,易恩吸了吸鼻子,才重新把手机放回耳朵边。


“易恩,我本来没打算这个时候和你提这件事的,因为我觉得,结婚并不仅仅只是两个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它代表的,还有一份责任。”


易恩没有出声,静静地听着Evan说。


“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必须做什么样的事,没有人比我更知道责任代表了什么。你还太年轻,只有23岁;而我,虽然比你大一些,但我确定,我还没有做好承担这份责任的准备。我不想因为我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而害了你。”


易恩忍不住打断他:“所以你是觉得我担不起婚姻的责任是吗?觉得我年纪小,还没成熟是吗?”


“当然不是。”Evan立刻否认,“这个圈子是很磨练人的,你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很成熟了,远远优秀于你的同龄人。”


“那你为什么不想和我结婚,觉得我还不能担这份责任?!”易恩终于忍不住了,质问,“你不想因为你做出错误的决定而害了我,是什么意思?马振桓,你要跟我分手是吗?”


“分手?”Evan诧异,“我没有啊。”


易恩气极反笑:“不分手,又不打算结婚,马振桓,我可以骂你一声‘渣男’吗?!”


“等等等等!”Evan这才发觉自己的表述有误,貌似让易恩误会了,“不是,我的意思是,现阶段,我们还不能结婚,并不是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你结婚。易柏辰,我绝对没有一边不想结婚,一边又拖着你谈恋爱的心思。”


Evan这话倒是让易恩冷静了几分。的确,以Evan的家教和人品,他做不出这样的渣事。“那你说,你是什么意思。”


Evan叹了一口气:“我现在不想结婚,只是觉得,在感情和生活的方面,我们两个其实都没有成熟到,能承担婚姻的责任。”


所以他只是觉得自己在事业上成熟,在感情上还是个小baby?


易恩气结:“马振桓你不觉得你的话自相矛盾吗?而且谁在没结婚前就已经成熟到能承担婚姻了?”易恩不敢太大声,怕被客厅的家人听见,只能压低了声音,厉声反驳。


Evan又叹了一口气:“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第一,如果结婚,是在台湾结还是去国外?如果是去国外登记,需要什么手续?”


“第二,结婚后,我们住哪?我父母在加拿大,叔叔和阿姨在台湾,而我们现在签的公司在内地,如果我们要买房子,买在哪?我们的存款有多少?要买多大的房子?”


“第三,对于我们的艺人身份而言,我们是要隐婚,还是公开?婚礼要不要办?怎么办?在哪办?另外我们后续的工作要怎么安排?”


“第四,我们两个都是男生,结婚后要不要养宝宝?如果要养孩子,是去国外代孕还是收养?代孕的话,以后孩子大了问我们要妈妈怎么办?如果收养,是要男孩还是女孩?两个男人,如果要养一个女儿,会不会有什么不方便?要怎么解决?另外,这个社会虽然提倡平等,但是毕竟异性恋才是主流,作为一对同性恋的孩子,我们会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还有,养孩子真的很花钱,你看我回来之后给小叶子他们买的玩具,都好贵的!以及奶粉钱教育费什么的,我们都准备好了吗?”


末了,Evan长叹一口气:“popo,你现在还觉得,我们准备好承担这个责任了吗?”


易恩:“……”


易恩颤颤巍巍地问道:“你、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都是真心的?不是糊弄我的?”


糊弄?Evan蹙眉,认真中带了点小脾气地答:“当然是真的!易柏辰,我很认真地考虑过了!”


易恩:“……”


方才的泪痕还没干透,易恩的心情却已经和几分钟前截然不同,甚至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振桓你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再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opo?”手机那头的Evan一脸懵逼。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易恩咳嗽了几声,然后对着手机说道:“马振桓,我发现你真的很可爱内!我现在简直想飞过来亲你一口。”


“蛤?”Evan头一回发现自己高IQ的大脑居然跟不上易恩的思路了,“不是,易柏辰,我在很认真地跟你讨论这个问题诶!”


“我知道我知道,”易恩赶快安抚,“你刚才说了这么多,我帮你总结一下吧。”


“嗯?”


“说的文化一点哦,其实就是你想要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婚姻与未来,但现实是还没有这个能力,也就是你前面说的:‘在感情和生活的方面,我们两个其实都没有成熟到,能承担婚姻的责任。’所以我们要再一起努力。对不对?”


Evan想了想:“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OK,看来我的理解没错,”易恩使劲憋笑,“那么再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我们现在没房没车没存款,养不了父母养不了自己更养不了孩子,所以结不了婚!——对不对?”


Evan:“……”他艰难地答,“差、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恩再一次笑倒在床上,“我的妈呀!马振桓,怎么我突然觉得我们谈恋爱谈得好‘薪酸’哦?”


Evan羞红了一张脸:“易柏辰你再笑我就挂电话咯!”


“不笑了不笑了……”易恩清清嗓子,一骨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喂,老马,这种事又没什么好丢脸的,有什么不敢说的?多少小夫妻都是这样子一步一步走到婚姻的,我们也不例外啊。存款不够,我们就暂时不结婚,先一起打拼就好。这么简单的事,结果被你闷在心里,还搞得这么负责,扯到什么成熟不成熟上面去。我真的差点以为,你要跟那些狗血脆皮鸭文学一样,跟我谈分手咧。”


“狗血脆皮鸭文学?那是什么东西?”极少混迹粉丝群的Evan一脸茫然。


“咳咳……没什么,你不用了解,你不会感兴趣的。”易恩拒绝三连。


Evan只好道:“好吧。不过分手是不可能的,只要我还爱你,就永远不可能分手。”一辈子不分手的承诺太沉重,Evan很理性,对于永远未知的未来,这样的保证他做不了,但是——“只要我还爱你,或者说,我们还相爱,那么不管路有多难走,只要你愿意一起努力,我就不会分手。”


易恩伸手扇了扇发红燥热的面颊:“我也是啦。”


“所以……你现在不生我气了?我们这一个话题,算是说清楚了?”


“生气?当然不生气!我真的没想到你连我们以后要怎么养小孩都考虑了,我怎么可能还生得起气来?”易恩此刻简直恨不得站到珠穆朗玛峰上面去,大声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叫马振桓的男人有多爱易柏辰,让所有觊觎他家老马的人,通通速速退散!“原来你想得这么长远,比起我这个只想领一张证书的人来说,嗯,的确,我不够‘成熟’,嘻嘻!”


“喂,popo,够了哦。”Evan口气无奈,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得厉害。


“没够,今晚这通电话,我可以乐到明年。”易恩趴在床上,两只脚丫子一晃一晃。


Evan莞尔一笑:“那你乐吧,我要洗澡睡觉了。等你乐完了,我们明年见。拜拜!”


“喂马振桓——喂!喂?”


虽然被挂了电话,易恩却一点没被影响好心情。他仰面躺在床上,把手机捂在胸口。隔着厚厚的冬衣,他还能感觉到左胸里激烈又欢快的跳动,咚咚咚,咚咚咚,仿佛跳得愈急,他的爱意便愈浓。


怎么办?他的男朋友这么好,这么好,真的要一辈子都舍不得放开他了!


易恩从未像此刻这么清晰地意识到,他想在余生的日子里,让“马振桓”“易柏辰”这两个名字永远绑在一块,一条微博里一起发,一张证书上一起写,到了最后,一座墓碑上一起刻。好像只要这样,即便是死亡,他也不怕了。


没有开灯的房间不再压抑,神秘的黑暗与发酵的酒精反而激起了心底里的那点子欲念,且如星星之火,愈燎愈烈。


想见他!想见马振桓!等不到明年了!


易恩猛地从床上坐起。他刚刚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来着?对,他想飞到酒店,飞过去狠狠地亲马振桓一口。


那还等什么? 


§

洗完澡,擦着头发的Evan刚迈出盥洗室,就听见自己手机的微信提示音有节奏地响起。拿起一看,好嘛,十八条,全是易恩发的——


【马振桓,开门】


【开门开门~~你在干嘛?不回我消息!】


【快点,我不敢敲门,怕被你爸妈听见。】


【你再不开门,看监控的保安一定会觉得我是坏人。】


【喂喂喂,人呢?】


【你不会真的还在洗澡?】


【马振桓,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撩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呐?开门!】


【你有本事撩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哼哼!】


【你有本事撩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呸——】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马振桓!马振桓!】


【别躲里面不出声!】


以下,“你有本事撩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此句循环发送×6。


——够了。Evan心想。我快唱出来了。


Evan看消息期间,又发一条。


Evan拉开门时,正好第二十条消息过来。只见门外,易恩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呢大衣,斜靠在墙壁上,刘海凌乱地散在额间,像只可怜巴巴的流浪小奶狗。听见开门声,他只有气无力地斜了Evan一眼。


这是等到没脾气了?Evan一边猜测,一边赶快把人拉进来。他这时才想起来一个问题:易恩怎么突然过来了?


没等Evan想出个所以然,进到房间的易恩瞬间从小流浪狗变身小狼狗,反手就关上门,微微踮起脚,把Evan推摁在门上亲。


“唔——”Evan愣是把桃花眼瞪成了杏眼,惊吓不小。


易恩啃啃Evan厚薄适中的唇,然后毫不犹豫地撬开牙关,长驱而入。


Evan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旋即大煞风景地把身前的人推开。


被强行中断的易恩咂咂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Evan一边防着小狼狗再次扑上来,一边赶快问他:“今天是除夕,你不在家里,跑到这里来,不太好吧?”


“我跟我妈他们说过了——我刚才电话里有说我要过来!”易恩理直气壮。


Evan回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易恩指的“有说我要过来”是哪句话——他顿时涨红了脸:“易柏辰!”


“干嘛?”飘在天上的易恩半分不惧,“马振桓,如此值得庆祝的一个日子里,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痛快点啦!”


Evan扶额:“我爸妈在对面。”


“又不在这个房间里。”


“你真的确定?”


“我们已经交往快一年了,还止步于接吻与拥抱。”


“……你今天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Evan微微皱眉,“你是不是喝酒了?”


易恩坐在Evan的床上,晃荡着双腿,闻言,脑袋一歪,笑得甜腻:“你猜。”


那就是喝了。不过估计只喝了一点,不然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Evan不是柳下惠,被突然放开的恋人这么撩拨也无动于衷。他脑中只剩最后一点理智在告诫他:“我怕你明天起不来。”


易恩蹙眉,突然跳下床,叉腰,气势汹汹地对Evan道:“是你明天起不来见伯父伯母。”


二人相顾无言。得,碰到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酒也醒了,理智也全回来了。


Evan叹了口气,在床沿坐下:“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我们首先要达成一致,不然其他都是空谈。”性生活不和谐什么的,简直是大杀器。


易恩也跟着坐了下来:“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主观上,我们都认为自己是攻。”


“对。”Evan赞同,并且补充:“而且我们的理由都不能说服对方。”比方说他有身高优势,易恩却坚持年下小狼狗矮攻是流行。


易恩一拍巴掌:“那我们就公平一点,用实力来解决吧。”


“可以。”Evan思量着,莫不是要掰手腕?那他赢定了。


谁知易恩拿出了手机:“来,我先教你打xx荣耀,然后我们PK,赢的就是攻。”


“……”


Evan面无表情:“还是我教你打TV game吧,然后我们PK,赢的是攻。”


Evan和易恩互瞪,互不相让。


都说现实的gay圈是无1无靠,四处飘0,怎么到了他们这,就成了“两攻相遇,必有一受”了呢?查过资料的二人同时想道。


于是Evan指责易恩:“你明知道我不玩手机游戏,太坏了!”


易恩也不甘示弱:“你明知道我没玩过TV game,你不也一样!”


Evan卷起袖子:“那好啊,掰手腕都玩过吧?我们掰腕子决定吧。”


易恩怒:“滚蛋!”


Evan挑眉:“这是我的房间。”


易恩愈发理直气壮:“这还是我男朋友的房间呢!”


“……好吧。”Evan顿时没了脾气。


气氛陷入尴尬。


最后还是Evan退了一步,出了主意:“最公平的,石头剪刀布吧。”


纯粹碰运气?


易恩:“一局定胜负?”


“赢的是攻。”


“一言为定!”╳2


两人对视,火花四溅,噼里啪啦。


“剪刀……”


“石头……”


“布!”


TBC


————————————————————————————————————————————


关于结婚的那个话题,Evan原本以为自己会和女孩子结婚,所以正常规划35岁结婚,一切按部就班地来;但现在他和易恩在一起了,所有的规划全部被打乱,Evan重新一规划后发现原来未来的现实问题会有那么多,他又是个习惯把压力自己扛的人,所以站在易恩的角度,感受就是Evan没有和他交心,故而易恩没有安全感。而Evan决定暂时不考虑结婚的问题,其实归结起来就一句话:婚前恐惧症。Evan想要给易恩最好的一切,不仅是物质上的,还有舆论、精神等方面的,但现在他的实力还做不到,因此他暂时不想考虑结婚的问题,等最现实的问题解决——存够了钱——那么Evan绝对会立马行动起来。易恩不同,易恩到底年轻了些,才23岁的小伙子,想的结婚就是两个相爱的人组成一个家庭,他没有像27岁的Evan那样考虑得那么细那么现实,所以一开始他会觉得Evan就是不想和自己结婚。但是话说开后就好了,Evan考虑的那些点,以后都会有两个人一起努力。马爸爸也是这个意思,恋爱和结婚的问题,肯定不能只有一个人在解决。讲完电话后易恩内心其实就觉得:哎呀原来我男朋友连未来要在哪里结婚哪里买房子怎么养小孩都考虑过了!根本就不是我想的“不愿意结婚”嘛!所以,二人和好。

和好后,嗯,终于准备发车了。桓易车已经码完,IE车预计今天能码完,所以明天或者后天发车,请各位观众准备好相应的车票,有序上车~~~~


顺便,发完车后,现代篇就真的暂时结束了,要转回古代篇了,我们的双白已经下线好久了。古代的时间线会直接跳转到三年后,就是准备打天下了。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