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鸡蛋

我们饼饼的言灵体质哈哈哈哈😂天玑人,惹不起惹不起

肋骨今天也被打断了:

一个非常有病的预警。


外加一个豪华版ooc插件。


“膳房鸡蛋为何屡屡被盗?”


“天璇王闭门不出的背后有何隐情?”


“敬请关注今天的《走近x学》栏目。”


裘振往楚珩的脑袋上捶了一拳,没收了他的夏文城日报。


“上班时间不要摸鱼。”


不苟言笑的上将军面无表情。


“哦……”


头不铁的楚副将委屈巴拉。


今天的菜里也没有鸡蛋。


陵光已经半个月没有上朝了。


一班子文武大臣紧张兮兮,就差揪着裘振问他王上是不是已经暴毙了。


“各位大人不要慌,干好自己的活就行,王上活得好好的,不要瞎几把担心,没什么事散了吧。”


然后大臣们像是帝企鹅那样挤挤挨挨地组团下班了。


今天的裘将军也很官方。


裘振推开殿门径直走了进去。


陵光裹着条厚重的被子缩在床上。


“王上,吃饭了。”


一道人影从被子里嗖地窜出来,围着裘振扑腾扑腾。


忘了讲,陵光现在不太正常。


他觉得自己是只鸟。


具体什么品种不详。


总之只黏着裘振一个。


正经说法是叫印随行为。


但裘振觉得就是把他当妈了。


“妈!”


捶。


“裘振!”


今天的陵光也改口失败了。


吃完饭陵光又躲回床上去了。


就露了一个脑袋出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裘振看。


尽管裘振很不想承认,但是鸡蛋确实是陵光偷的。


他现在正在孵它们。


真他x的令人害怕。


“王上是不是跟天玑王闹了什么矛盾,他自打跟天玑王面基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楚珩发现了关键点。


“……都说了上班时间给我专心一点。”


事实上确实是呢。


一言不合就给对方下咒这种事情太可怕了。


惹,天玑人不可以随便惹。


其实也不是一言不合。


他们因为齐之侃更厉害还是裘振更厉害这个矛盾吵了至少一个时辰蹇宾才动手的。


其实蹇宾自己也不知道他骂的那句“你这只蠢鸟”真的把陵光变成蠢鸟了。


“将军将军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去膳房偷吃【划掉】巡逻的时候看见那个偷蛋贼了。”


某知情人士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动作太快了我没看清,就一道红色人影从窗口一闪而过。”


裘振的内心满是波动,然后捶在了楚珩头上。


“为什么又捶我!”


“品红是紫色。”


“????”


花苑被禁军围起来了。


楚珩上去打听的时候那个大兄弟很艰难地憋着笑告诉他:


“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毛茸茸的鸡崽们跟在陵光屁股后面,在裘振眼里撒野奔跑。


花花草草踩得乱七八糟。


裘振非常庆幸陵光还会说人话而不是咯咯哒。


所以派去天玑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裘振!”


终于改口成功的陵光扑腾扑腾跑过来抱他。


还没走远的楚珩以为自己幻听。


鸡崽们啾啾啾地围在他身边。


生无可恋的裘将军觉得自己像个成语。


鹤立鸡群。


继鱼之后,鸡也要被永久性拉黑了。


回头都炖掉给楚珩喝吧。


危险的想法。





作者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贫穷使我精神失常。

评论

热度(52)

  1. 荔荔灼馨肋骨今天也被打断了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饼饼的言灵体质哈哈哈哈😂天玑人,惹不起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