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荔灼馨

天玑子民,专注双白。微博指路:荔荔灼馨

绝代叕骄(下)59

滚来更新!本周更新三个孩子的主场。


前情提要:蹇宾和齐之侃计划制造热武器,但是想不好保密方法;齐之侃的武课上,小陶谡和蓟姷一组练拳,小陶谡出手不收力道,把蓟姷打翻在地,因此被齐之侃强行换组,和小齐谔练习。


前文指路:(上)1~(下)56  (下)57  (下)58

————————————————————————————————————————————


第五十九章: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武课是御学一天的课程中的最后一节,下了课,孩子们就可以去沐浴更衣,弄得干干净净后再各自回家。


齐之侃回了柏熹宫,沐浴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对蹇宾说起今日课上之事。蹇宾听罢后哭笑不得:“小叶子这真是……”


“幸得蓟小娘子性子软和,换个刁蛮的,只怕早哭闹起来了。”齐之侃摇头叹息。若是未来太子把大臣家的闺女儿揍哭了,传出去算个什么事儿啊。


蹇宾道:“也罢,回头小叶子来了,我说说他,对着女儿家,下回可不能这么没轻没重了。”


齐之侃问:“那下一回武课,可还要让小叶子同这蓟小娘子一组?”


蹇宾不甚在意地答:“小齐才是武课的老师,看着安排便是。”


齐之侃点点头,心中记下。


“倒还是前头我说的那件事……”蹇宾话音未落,便被从殿外传来的一声“爹爹”打断。


小陶诗跑在最前头,远远地把两个弟弟甩在后面,奔进殿中,一头冲进蹇宾怀里。


“今日上了一天的学,小苹果可想爹爹啊?”蹇宾抱住女儿,亲昵地问。


“想。”小陶诗用力点头。


“想爹爹呀,那小苹果想着爹爹,有没有好好上课?”蹇宾又问。


小陶诗忙说:“认真上了,可认真了,不信的话,爹爹问齐叔叔。”小陶诗朝齐之侃笑。


蹇宾故意道:“你齐叔叔最疼你了,才不会告诉爹爹你那些捣蛋事儿。”


齐之侃闻言,一脸“对啊本将军就是这样的人”的表情,逗笑了父女二人。


小齐谔和小陶谡也终于被荣恩夫人领着进来了。


“爹,齐叔叔。”


“爹,伯伯。”


“臣妇参见王上,参见将军。”


两个小子规规矩矩问好,荣恩夫人亦是行礼。


“有劳华姑姑了。”蹇宾道,“既已下学,孩子们这厢无事,华姑姑可先行出宫探望李夫人,明日再进宫也无妨。”荣恩夫人的女儿如今怀了胎,蹇宾便允许荣恩夫人不住在宫内,可以出宫照看女儿。


“臣妇谢王上恩典。”荣恩夫人行礼告退。


宫侍们关上殿门,殿中便只剩这一家五口。齐之侃抱起小齐谔。蹇宾朝小陶谡招招手,笑着问他:“来,跟爹说说,今个儿在武课上干了什么坏事啊?”


小陶谡看蹇宾神情便知不是责问,心中紧张放下了大半,但总归有些赧然,期期艾艾地答:“我不小心……把蓟姷打到地上了。”


蹇宾调笑:“你小子可真是能耐了!跟女同学一起练习,也敢没轻没重。”


小陶诗跟着告状:“就是,弟弟都把小柚子吓到了。”


小陶谡在两方围攻之下,乖乖认错:“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蹇宾摸摸小陶谡的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此方为人为君之道。回头记得再和人家同学道歉。”他借机给小陶谡上了一课。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太子人选唯有小陶谡,那么蹇宾在孩子们面前也不避讳了。蹇宾时常借着日常的生活教导小陶谡一些为君之道。此番事情他便是要小陶谡明白,即便是君王,也会有做错的时候;绝对不能为了所谓的“王室颜面”,羞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小陶谡点头:“我记下了。”


蹇宾又道:“同学那里如何道歉补救,小叶子自己去想;爹爹这边,小叶子既然犯了错,总也要惩罚一下。”


小陶谡脸色微变,忐忑地看着蹇宾。


小陶诗听了,忙从蹇宾怀里挣脱出来:“弟弟不是故意的,爹爹不要罚弟弟抄书。”素日里小陶诗闹太过,蹇宾会罚小陶诗最讨厌的抄书,磨磨她的性子。


“你们三个里面,就你最需要抄书。”蹇宾一点小陶诗的额头,又是无奈又是宠溺。


小陶诗吐了吐舌头。


蹇宾看了看齐之侃,齐之侃已然会意蹇宾所谓的“惩罚”是什么。他朝蹇宾轻轻颔首。


蹇宾对小陶谡道:“爹爹的给你的惩罚是帮爹爹想一个主意。”


小陶谡略略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想抄书来着。“什么主意?”


蹇宾让三个孩子围拢,放低了声音说道:“这件事现在只有我们五人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们,小叶子要负责想主意,小苹果和谔儿可以帮忙,但你们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讨论。”


小陶谡见状,郑重地点了点头。


小陶诗举起四根手指:“我发四我不会说出去。”


小齐谔跟着举手:“加一。”


蹇宾笑了笑,随后道:“那你们听好。现在爹爹需要匠人来造一件东西,过程很复杂,有很多道工艺,需要很多人。但是这件东西究竟是什么、怎么造的、造出来后有什么用途,这会子全都需要保密,不可以让除了我们和匠人以外的人知道。此事该如何妥当安排方能万无一失,你们且去想想。”


小陶诗立刻举手:“我知道,把他们通通关起来去造,造完再放出来。”


蹇宾轻轻弹了一下小陶诗的额头,没好气:“简单粗暴。再想!”


小陶诗捂捂额头,撇嘴。


“行了,你们自己去想,不论想出与否,明晚告诉我。”蹇宾道,“下了学后可去见了你们章叔叔不曾?”


“还——没——”三个娃娃异口同声地拖长了声音答。


蹇宾闻言,遂挥挥手:“去你们章叔叔那儿玩罢,晚膳时再过来,这里还有些事要商议。”


“好。”三个孩子应下后,依次离开内殿。


§


孩子们到孟章住的景溯宫时,孟章正在批改作业。


“章叔叔,你还没忙完码?”又是小陶诗跑在最前面。


孟章做了和蹇宾同样的动作——把小陶诗捞过来,抱起,放在膝上。“没呢,今天大班做了一次模拟考,章叔叔得赶快把试卷批出来。”孟章拿出丝绢给小陶诗掖了掖额首,“天气愈发得热了,在外头跑出汗再进殿,殿里都是摆了冰鉴的,仔细受寒。”他给小陶诗擦了汗,又对小陶谡和小齐谔说:“你们也是,尤其是小叶子,更要注意。”


“知道啦。”小陶谡和小齐谔齐齐答道。


孟章道:“过来我瞧瞧。”孟章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小陶谡和小齐谔的额发,确定这两人没怎么出汗后才放心。


他又道:“我这边的冰鉴摆得少,你们若是觉着热,便叫寺人们再摆一些来。”


三个孩子都知道孟章的身子还在调养恢复中,很懂事地拒绝了。


小陶诗看孟章不断地打下叉叉,遂问孟章:“章叔叔,大班是不是考很差呀?”


提起这个问题孟章就头疼:“好的很好,我批到了好几个满分;差的很差,上课明明都讲过的题目还会错。”简而言之一句话:两极分化严重。


怎么兄长教的政治课就没这个烦恼呢?


孟章作为君王时,他没什么成就感;但是作为老师,他看着自己教出来的学生在每次的考试中考出好分数,他的成就感很高。


所以孟章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吊车尾的那几个人的数学成绩给抓上来——至少期末考的分数别是不及格啊!


如今已是五月,六月和七月是暑假,距离期末考没多少时日了,孟章很急。


他想了想,对三个孩子道:“你们这会儿来得正好。这张卷子,你们也试着做做看。不会的题空着也无妨。”


小陶谡倒是无所谓,小齐谔和小陶诗的脸则是齐齐垮下。下学了还要做卷子!QAQ


孟章把小陶诗往地上一放,抽出三张卷子,领着孩子们去坐好。“不计时,慢慢做,做完给我批。”孟章又给他们找了演算纸。


小陶诗和小齐谔垂头丧气地拿起笔。


§


临近晚膳,三个孩子才把卷子写完。孟章已经批完了所有试卷,并做好了结果分析。


“走罢,先去用膳,章叔叔一会儿再批你们的卷子。”孟章牵起小陶诗。


小齐谔问他:“章叔叔,分数会告诉我们吗?”


“你们若是想知道,告诉你们也可以啊。”孟章答。


说话间,孟章带着三个孩子到了柏熹宫。


蹇宾也方和齐之侃商议完政事。


“他们可闹章弟了?”蹇宾笑问。


孟章答:“不曾,我那儿恰巧有份卷子想让孩子们写。”


蹇宾一挑眉,看向小陶诗和小齐谔,果然发现这两人有些耷拉。


六人落座,蹇宾问孟章:“是今个儿大班模拟考的卷子?”


“正是。我想着三个孩子启蒙早,这卷子应当也能做,便让他们试试,只不过不计时。”孟章道。


蹇宾笑曰:“看来期末考完要开个家长会了。”


孟章非常赞同地点头。


齐之侃看着这二人的样子,不由地为御学里的孩子们点了根蜡。


§


用罢了晚膳,三个孩子回了平安殿,挥退乳母宫侍,对蹇宾的“惩罚”开始想办法。


“关起来,关起来,一定要把他们关起来。”小陶诗拍打着床榻,说得分外有节奏。


小齐谔提出疑问:“可是伯伯说这样简单粗暴啊。”


“那就,不要,简单,粗暴。”小陶诗又换了一个节奏,“来点,复杂,温柔。”


小齐谔看看小陶诗,又看小陶谡。


小陶谡坐在床上,手托着下巴,把脸挤得肉嘟嘟的。“我觉得姐姐说的有道理。”


“看吧,看吧!”小陶诗得意。


可是要怎么复杂温柔呢?这又是一个新的问题。


“关他们的地方不能像个牢房。”小陶诗提出第一点。


“要让他们住得舒服。”小齐谔提出第二点。


“衣食住行都要给他们准备好。”小陶谡总结+提出第三点。


“那么问题来了,”小陶诗一摊手,“怎么把衣食住行准备好?怎么才能算好?不同的人之间要怎么准备?”


小陶谡迟疑地开口:“这些……”


“等等!等等!”小齐谔打断他的话,跳下床,“我去拿本子和笔记一下。”


小齐谔“咚咚咚”地跑去书桌边,取了齐之侃给他订的笔记本和一只削尖的炭笔,然后“咚咚咚”跑回床上。“开始吧。”他把床榻上的小几子挪到身前,盘腿坐着。


小陶诗也坐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第一个问题,怎么把衣食住行准备好?”


小陶谡戳戳小齐谔,提醒:“用爹爹教的天文记。”


小齐谔握着笔,一笔一划地在本子上记录,边写边轻声念叨:“How do we deal with clouth, food, house and walk? ”


“第二个问题,怎么才算准备好?”


“How do we deal perfectly?”


“第三个问题,不同的人之间要不要不同的准备?”


“Is there any difference between people?”


记完问题,讨论继续。


“我觉得不同的人之间不要安排不同。”小陶诗的思维很跳跃,直接跑到了第三个问题,“爹爹不是说了什么都要保密吗,如果安排不同,万一有什么bad guy混进来,一眼就看出来应该要去找谁了。”


小陶谡眼睛亮了亮:“赞同!”


于是小齐谔在第三个问题后写了一个大大的“No!”。


小陶谡说:“衣食住行,最重要的还是住。把这个问题都解决了,其他都好办。”


“唔,像宫侍们的屋子那样,几个人住一间?”小陶诗提议。


小齐谔附和:“我跟爹爹去过军营,那里也是几个人住一顶军帐的。”


小陶谡摇头否定:“可是我们不知道爹爹说的这个东西造出来要多久,万一要几十年,那些匠人不能几十年都挤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一人一间?”小齐谔问。


小陶谡还是摇头:“哪有那么大的地方。”


“那怎么办?不然一人一间,然后地方小点?其实这样也有利于保密。”小陶诗又道。


“可以考虑。”小陶谡点头。


小齐谔赶紧“唰唰唰”地记下来。


“那又有一个新问题,这算住得好吗?”小齐谔边写边提问。


小陶诗和小陶谡静默,然后同时抱住脑袋,大喊一声“脑阔疼”,同步倒在床上。


也只有这个时候两人才像一对双胞胎。


小陶谡感觉他们的思路好像被卡住了,他在床上挣扎了半天,最后伸出手戳了戳小陶诗:“姐姐。”


“嗯?”


“你觉得对你来说,怎么才算住得好?”


小陶诗想了想,一条一条数给小陶谡听:“首先房子要大,有卧房书房这些的;然后要有玩的地方,像现在这样有上学的地方也可以;再然后要有人专门负责照顾我,因为我自己不会梳头发洗衣服;最最重要的是,要和爹爹还有齐叔叔章叔叔住在一块——我一点也不喜欢爹爹和齐叔叔不带我们自己跑出去玩那么久。”说到最后,小陶诗撇了撇嘴,显然对年初蹇宾和齐之侃单独出远门、把他们丢给孟章照顾的事耿耿于怀。


小齐谔举手:“同意,一定要和我爹还有伯伯住在一块。”


小陶谡灵光一闪:“啊!我想到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什么?”


“这些匠人一定会有家人的。如果把他们的家人接过来一起住呢?这样会不会好很多?”小陶谡兴奋地说。


“呃?把他们全家都关起来?”小齐谔单纯地打了个直球。


小陶谡一噎:“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可以划出一块地造一座小城,里面一部分是负责造爹爹说的东西的,剩下的就像普通的城郡一样,有酒肆茶楼这些。把这些匠人和他们的家人放在一个城里,即便每户人家住的地方不是很大,但应该也能算住得好了吧?”


小陶诗听得连连点头:“可以可以,这样的话,衣食住行就全部解决了,他们都不用出城,可以做到保密!”


小齐谔却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问题:“这样的话如果别国要来干坏事,第一个攻打的可能就是这个城诶。”他跟在齐之侃身边耳濡目染,更多地会从军事角度考虑问题。


小陶谡立马道:“这个好解决,放在王城附近就是。若真有那一日兵临城下,那估计整个天玑都保不住了,这座城被不被攻下,也没什么意义。”


小齐谔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低头,执笔在纸上补充起来。


大体方向有了,剩下的就是细节完善问题。三个孩子越讨论越亢奋,到了最后若不是乳母反复说再不睡便要去请蹇宾,三个孩子才不得不偃旗息鼓,否则,只怕连这专门的小城的规划他们都想讨论出来。


自然,亢奋着睡下的后果就是,第二日三人差点齐齐起不了床。


§


当墨卿馆里的上课铃准时被敲响时,孟章拿着一叠卷子,踩着点进了大班的教室。


“昨天模拟考的成绩出来了,报到名字的上来拿试卷。”孟章站到讲台上,“首先先表扬这几个同学,在昨天的模拟考中取得了满分。”


“谢萍。”


“蒋睿桢。”


“蓟丰礼。”


“楼文彬。”


“穆宁丹。”


孟章按照姓名的笔画顺序依次报出五个满分同学,三男两女。在他们领试卷的同时,底下的其他同学按惯例鼓掌。


孟章道:“剩下的同学我按名次念,分数就不报了,你们拿到试卷后自己看。”


念了三个名字后,孟章突然说:“卫陶诗。”


底下的大班学生一脸懵逼。


孟章仿佛突然发现地“啊”了一声,然后道:“老师昨天让卫陶诗他们也做了这份卷子,批完了之后忘了把他们的卷子挑出来。大家拿到试卷后看左上角那个标了红圈的小数字,那是你们的名次,后面报到的同学,记得把自己的名字减去,嗯,没有并列,那就相应地减去一到三,才是你这次模拟考在班上的实际名次。”说完,孟章笑眯眯地把小陶诗的试卷拿出来,放到一边。


同学们面面相觑。


忘了拿出来?身为一个数学老师,编写试卷名次的时候没有发现名次和班上人数对不上,这话小班的同学都不会信好不好?章老师如果不是故意的,头都给砍下来给老师当凳子坐!


除了已经被报到名字的八个同学,剩下的人觉得这简直是一场公开处刑。


羞愧。


果不其然,喊了两个名字后,孟章再次“啊”了一声:“这是卫陶谡的。”


又三个名字后——“哦,这是齐谔的。”


同学们:“……”


发完全部的试卷后,看着学生们的表情,孟章终于满意,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下面开始试卷讲解。”


§


小陶诗、小陶谡、小齐谔依次在蹇宾面前站成一排。蹇宾坐在上首,齐之侃坐在他身侧。


蹇宾的手上正拿着三个孩子昨晚整理出来的“英文”报告,看完后递给了齐之侃。齐之侃翻了一遍。


蹇宾以眼神示意齐之侃:小叶子他们不得了啊,连科研园和家属大院都搞出来了。


齐之侃回以一个欣慰的眼神:总算小叶子未曾辜负阿蹇的期望和教导。


蹇宾微微颔首。


两个大人私底下的眼神交流完毕,然后齐齐看向面前的三个小人。


蹇宾再看一遍他们提交上来的报告,面色仿佛阴晴不定:“首先,这份报告谁写的?语法错误挺多。”


负责撰写的小齐谔举手,垂头丧气:“是我写的。”


“谔儿写完后,你们可再查一回不曾?”蹇宾看向另两人。


小陶诗摇头,小陶谡举手:“我粗略地看了一遍。”


蹇宾了然,道:“以后下学后,先到我这边来补习‘天文’,御学里的作业留到晚膳后写。小班的作业量不大,以你们的水平,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寝前定能写完。若是我没空,就去找小齐。”蹇宾看了齐之侃一眼,齐之侃颔首。


“是。”三人异口同声。


“然后是你们的方案……”


三个孩子的心瞬间提起。


“……不得不说,很不错。”蹇宾绷紧的表情终于放松,朝三个孩子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三人相视,忐忑不安改为面露喜色。


蹇宾点评:“法子很新颖,是我和小齐都没想到的;所思所虑也比较周全。不过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你们自己有没有想到?”


小陶谡举手发言:“是不是不能做啊?”


蹇宾点头:“若是要在王城附近建这样一个城,你们可有考虑过在哪建?”


三人对视一眼。


小陶谡支支吾吾地道:“其实……是想过的。”


蹇宾微挑眉梢:“哦?说来听听。”


小陶谡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深吸一口气,答:“避暑山庄,王城南面的避暑山庄。”

 

“小叶子可细说说?”


小陶谡说了他们这样考虑的理由:“爹爹和齐叔叔从来都没去过避暑山庄,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改成小城。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


蹇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天玑老祖宗们留下来的避暑山庄,小叶子说改就改,还真是大方啊。”


看着小陶谡又紧张地低头了,齐之侃悄悄拉了一把蹇宾:别以为他不知道阿蹇早就看避暑山庄不顺眼了,何苦在这里装模作样吓孩子。


蹇宾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儿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要去揉揉抱抱——嗨呀他的小叶子果真聪明又可爱,从前怎么尽未发觉呢?奈何齐之侃提醒了,蹇宾只好收敛自己逗儿子的恶趣味。


小陶诗出声帮腔:“用避暑山庄是我们三个一起想的,爹爹别怪弟弟。”


蹇宾看着女儿浅笑:“可是避暑山庄风景甚美,爹爹原本打算待到你们的暑假,不用上学后,带你们去住一段时日的。这样一来,你们可还要去?”


三个孩子又互相看了看,然后小齐谔道:“要去的……”


小陶诗接上:“不过去过一次就差不多了……”


小陶谡最后点明:“所以可以去玩一次,看看避暑山庄到底长什么样,要怎么改建。爹爹教过的:‘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


“……噗!”蹇宾和齐之侃齐齐笑出了声。


蹇宾朝三个孩子招招手:“都过来。”


齐之侃抱过小齐谔:“你们倒是默契。”


蹇宾揉着一双儿女的脑袋:“这次的事你们做得甚好,爹爹很为你们三个骄傲。”


听到这句话,三个孩子终于露出毫无负担的欣喜笑颜。


“好罢,此事便这么定了,”蹇宾一锤定音,“待你们暑假,爹爹带你们去避暑山庄住。避暑山庄是王室的,所以你们都有份,届时该如何改建,你们也试着给爹爹一个章程,可好?只一点,你们可别住到了山庄里晓得了它的好处,便不舍得了。”


“小苹果才不会耍赖皮呢!”小陶诗第一个响应。


“反悔的是小狗。”小齐谔附议。


小陶谡则是窝在蹇宾的怀里,奶声奶气地道:“爹爹教过的,说得出就要做得到。”


蹇宾与齐之侃相视而笑,格外欣慰。


TBC


————————————————————————————————————


下周应该会更家长会还有天璇那边的事了。


立个flag:接下来会疯狂走剧情,争取七十章完结


评论(13)

热度(64)